港法治仍穩固 融入國家發展關鍵

評論版 2021/09/18

分享:

國家「十四五」規劃宣講團近期訪問香港,筆者參加了部分宣講活動。這個由國務院港澳辦、國家發改委、科技部、人民銀行等代表組成的宣講團,在國家發展步入新時代新階段之時,為香港提升自身競爭優勢、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參與「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指點迷津。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人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周誠君談到香港獨特優勢時,特別強調香港在自由市場、法治社會和與國際社會接軌等方面,更易被海外投資者接受。由此可見,中央官員對香港所長的認知非常準確,亦點明了香港安身立命、繼而發揮所長的根本所在。

法制「二元屬性」 助力雙循環

作為中國境內唯一實行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香港所擁有之「二元屬性」,是在當前地緣政治風雲詭譎中繼續扮演「超級聯繫人」角色、更好助力國家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底色。西方社會正是深知這一「二元屬性」對香港乃至整個中國的重要性,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特別是藉着「修例」風波以及隨後《香港國安法》的制定,曾經對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進行過猛烈質疑。

例如,在去年11月發布所謂《香港半年報告書》中,英國外交大臣藍韜文就聲稱,因應《香港國安法》的「潛在風險」,考慮不再讓英國法官擔任香港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今年3月,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Lord Reed)表示,如果香港司法獨立被削弱,他將不會再來香港出任法官,也不會提名其他英國法官來港擔任法官;今年6月,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何熙怡(Lady Hale)對《香港國安法》的實行表示疑慮,繼而決定待7月底任期屆滿後,不再續任非常任法官。無論這些批評或質疑是否毫無根據,但無疑均加深了國際社會對香港能否繼續保障法治和保持司法獨立的懷疑。

2017年9月,當時剛卸任英國最高法院院長的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廖柏嘉(Lord Neuberger)在港大演講時,曾將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制度比喻為能夠在煤礦中預警有毒氣體的金絲雀。他表示,如果非常任法官願意繼續服務終審法院,則可論定香港司法獨立及公正性完好;相反,如果全部人因為關注司法獨立而掛冠而去,那則是一個警號。

因此,當上月底韋彥德發表聲明,認為香港很大程度保持司法獨立,將會繼續與英國最高法院副院長賀知義(Lord Hodge)繼續擔任海外非常任法官,顯然是為外界對香港司法制度的信心打了一劑強心針。

不過,雖然上述「金絲雀」的比喻非常形象,但筆者卻並不全然認同。無論是將這些海外非常任法官比擬成「金絲雀」,或是將香港終審法院形容為「煤礦」,都不能體現出海外非常任法官這項獨特制度設計的特點。

善用海外法官制度 鞏固外界信任

根據基本法第9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應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並可從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由此可見,從其他普通法地區聘用海外非常任法官這個制度安排,是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的,亦是香港充分享有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的體現;同時,這一聘用要求是「可以」而非「必須」,意味香港完全有權利根據實際需要,聘用海外非常任法官。當有一天香港決定不再聘任海外法官來港審案,那也無損香港司法獨立和公正。

當然,此制度毫無疑問有助香港這個中國唯一普通法地區,與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保持緊密聯繫,繼續成為普通法世界的一部分。同時,聘任海外法官其實是雙向選擇,獲聘任的海外法官也有權選擇接受與否,由於海外非常任法官通常是來自領先普通法地區、備受尊崇的法律權威,他們願意接受任命,也無疑是對香港司法機構乃至司法體系的高度認可。因此,保留並有效運用海外非常任法官制度,對於維護香港司法獨立形象、鞏固外界對香港法治的信任、促進香港長治久安,具有重要意義。

亞太仲裁中心地位 港獲中央認可

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首次提出,支持香港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國家「十四五」規劃再次以中央政府「頂層設計」的方式,明確這一政策支持。要知道,內地很多城市近年一直在打造仲裁中心,上海和北京先後分別成立金融法院和互聯網法院,以及深圳和西安分別設立第一、第二國際商事法庭等,都凸顯了中國推動社會主義法治建設、提升良好營商環境的雄心。但是,只有香港是中央政府唯一確認的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正是中央政府對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擁有的普通法制度、廣受認可的司法機構,以及卓越法律從業人士的信任、肯定與期待。

說專業的話,做專業的事。近日香港律師會理事選舉隨着5名「專業派」律師大獲全勝而塵埃落定,這個超出預期的選舉結果,為法律界撥亂反正、走出「政治化」陰霾邁出了關鍵一步。香港法律界選擇「站在法治的一邊」,才能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繼續維護香港法治和律師專業。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4年11月會見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時所說,法治是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重要基石,香港法治愈穩固,發展前景愈光明。

保留並有效運用海外非常任法官制度,對於維護香港司法獨立形象、鞏固外界對港法治信任、促進香港長治久安,具有重要意義。圖為終審法院代表公義的泰美斯女神像。(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洋 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合夥人、香港仲裁推廣諮詢委員會委員、香港調解督導委員會委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