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 中德關係不突變但會變

評論版 2021/09/20

分享:

不管地震會否發生,板塊都在悄悄地慢慢移動,中德關係目前看來就是如此。德國大選9月26日(下周日)舉行,在位已16年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退位讓賢,而且默克爾所屬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可能失去多年來最大黨地位,不會繼續主導德國政府。中德關係雖料不會在這次德國大選後突變,但多年現狀的基礎恐不復存在,長綫微妙轉折就要到來。

民調顯示,今屆德國大選主要是基民盟、社會民主黨、綠黨三黨之爭。現最大執政黨基民盟近月被指應對水災不力,支持率罕有遭到執政聯盟夥伴社民黨超越。社民黨有望自2002年大選以來重新成為最大黨,繼而領導新一屆德國政府。

有別於美國大選,德國大選予人感覺頗為沉悶,因為選舉議題向來聚焦民生內政,總理問鼎人鮮有談及對外關係,但外界還是對他們的立場略知一二。

基民盟綠黨候選人 民望皆低迷

基民盟年初選出拉舍特(Armin Laschet)領軍,他的對華態度最溫和。這位州長管轄的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是德國經濟火車頭,因此他在主要政黨領導人之間,可說最為重視中國市場。拉舍特年中曾表明反對與中國新冷戰,並認為毋須因為人權議題,改變德國目前對華政策。

相反,綠黨領袖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相對最為強硬,主張就價值觀和現實政治,加強與中國、俄羅斯較量碰撞,只是仍然不支持跟中國脫鈎。

但拉舍特、貝爾伯克兩人都民望低迷。拉舍特缺少默克爾的政治魅力,在黨內本已面臨不少質疑,加上這微胖大叔早前視察水災時,被鏡頭捕捉到露齒大笑,形象進一步插水,連累基民盟選情。貝爾伯克則從未擔任州或聯邦政府官員,現在直接角逐總理之際,她的公職履歷被爆涉嫌誇大,令選民對她卻步。

財長肖爾茨被看好 社民黨得利

社民黨近日於是漁人得利,異軍突起。社民黨領袖,現任副總理兼財長肖爾茨(Olaf Scholz)原本不被看好,黨內左翼認為他太溫和、太中間派,與默克爾無甚分別,如今大家則念記起他去年在疫情下,推出1,300億歐元(約1.2萬億港元)刺激計劃,救老百姓於水火,態度與一向強調審慎理財的默克爾微妙不同。肖爾茨8月給傳媒拍照時,雙手放到肚前,手指放鬆,拇指和食指構成菱形狀,模仿默克爾的招牌動作,意思盡在不言中。

今次選戰期間,肖爾茨幾乎沒表達過對中國的想法,但可以預料,他的立場會介乎拉舍特與貝爾伯克之間。肖爾茨前年曾率團訪華,與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舉行中德高級別財金對話,並簽署3份合作文件。他8月對俄羅斯的表態也可作為參考:他批評俄方武力改變歐洲邊界,認為歐洲需要一致表明這不可接受,但未有承諾會強硬面對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只稱德國須與歐盟合作,自己會呼籲俄羅斯接受歐盟進一步整合。

盡管大選未塵埃落定,而勝選政黨議席也很可能不過半,須與他黨談判合組政府,政策走向仍有一定變數。但總的來說,除非綠黨貝爾伯克爆冷當上總理之外,相信中德關係短綫料無大波瀾。德國人讓默克爾領導了國家16年,可說也習慣安於現狀,不求日月換新天。如今只是默克爾不想任期超越她的政治恩師、前總理科爾(Helmut Kohl)才自覺足矣,不再連任。

經貿優先對華政策 德恐難維持

不過無論如何,德國政府多年來經貿合作優先的對華政策,長綫恐不會維持下去。

默克爾「以貿易改變」中國(Wandel durch Handel;Change through Trade)主張行不通,已是德國國內以至整個西方的基本共識。中國人也會同意這一點,畢竟中國經濟體量已是德國4倍、日本3倍,並還在增大直逼美國,中國崛起志不在成為西方心目中的理想形象,而是作為東方古老文明重整世界秩序。所以,中西關係正在經歷長綫深刻變化,中德關係自然也如此。

首先,中德經貿關係正從原本的合作夥伴,逐漸演變成競爭對手。過去,中國向德國打開龐大市場,德國則向中國輸出精密機器。但現在中國製造業也向高端發展,中國鐵路設備、再生能源設備等產品正出口到歐洲和世界各地,削弱了德國傳統生意門路。德國方面對華經貿的主要受益者,可謂已收窄至汽車一個行業。

德國人看來愈來愈注意到,雖然汽車業非常依賴中國,例如歐洲最大車廠福士(Volkswagen),前年就有近40%客車銷售來自中國,但中國作為德國最大貿易夥伴,其實只佔德國出口市場約8%。加上中國電動車開始進軍歐洲,中德商業競爭勢會更加激烈,意味德國調整長綫對華政策的顧慮也會愈來愈小。

近半德民眾 視中國為競爭對手

接着,中德意識形態分歧愈發凸出。中國的日益自信,至今未獲西方人普遍理解;德國作為對華政策較為親和的歐洲國家,其民意實際上卻有不同取向。泛歐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簡稱ECFR)綜合今年民調數據顯示,認為中國是競爭甚至衝突對手的德國民眾,比率達47%,在12個歐盟主要國家間最高。

可見德國長綫對華政策,勢會隨着默克爾時代結束而逐漸改變。懸念只在於會變成怎樣,因為德國人乃至歐盟也未知應該如何回答,既要一邊防着中國,又要從美國戰略自立,避免跟隨美國邁向與華脫鈎這道平衡難題。

歐盟原本有意將政治與經貿切割,卻未料到中國會堅拒。中歐全面投資協定談判終於完成後,歐盟借新疆議題制裁中國,中方反制裁,歐洲議會遂擱置審批協定。Politico新聞網曾披露,歐盟認為經貿就純粹是經貿,中方為顧全協定不會有大反應,但實情是,中方明知反制裁勢導致協定冰封也照做,因為中方覺得政經是分不開的,歐方已違反協定精神,擱置也罷。

歐盟視中國為「談判夥伴、經濟競爭者、系統性對手」,這定位到底代表甚麼,這恐怕是德國新總理任內必答題,這也說明中德乃至中歐關係長綫難免波動。或者值得慶幸的是,德國歷史觀始終不同美國;美國將中國合理發展空間與謀求世界霸主地位混為一談,德國作為一戰前曾受英國打壓發展空間的國家,也許會相對客觀看待中國今天處境,以及德中關係。

今屆德國大選主要是社民黨的肖爾茨(左)、綠黨的貝爾伯克(中)、及基民盟的拉舍特(右)之爭。盡管大選未塵埃落定,但無論如何,德國政府多年來經貿合作優先的對華政策,長綫恐難維持下去。(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