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駿傑與張之珏亦師亦友 走出抑鬱陰霾演舞台劇《老公——你好悶呀!》

副刊版 2021/09/23

分享:

最近經常在媒體露面的魏駿傑,正如他自己所說,都是因為有舞台劇上演,才頻頻接受訪問,平時他都想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

《老公--你好悶呀!》(Barefoot in the Park)是魏駿傑第三齣演繹美國著名劇作家紐西蒙(Neil Simon)的作品,之前的演出都是在演藝學院讀書時代。

幾十年沒有做過舞台劇,原本魏駿傑怕達不到恩師兼導演張之珏的要求而推卻演出,但想起恩師對自己恩重如山,一直未能報答,這次正是報恩時。

86021這個演藝學院的學生號碼,縱使過了幾十年,魏駿傑今天仍然記得。「當年3,000幾人報名,我記得只是收了26個學生,我是第21個。經過3次面試,每次淘汰一批人,2,000人、1,000人到幾百人,我是過了第三輪,最後我的application form被人丟入垃圾桶。」正是張之珏將他的申請書從垃圾桶中執回來,向King Sir鍾景輝推薦。「其實這個𡃁仔,第日應該做到電視。」事實上,張之珏沒有看錯。

魏駿傑1986年入演藝學院,1990年畢業,同期還有詹瑞文、梁榮忠和陳錦鴻。1992年加入無綫電視,第一部電視劇是《老襯喜相逢》飾演關秉仁,但最為人熟悉是《陀槍師姐》裏面的程峰,由1998年的第一輯,到2004年的第四輯,魏駿傑都有參與演出。2006年離開無綫後,他回國內拍劇。

今年53歲的他,自言幾十歲怎會還是飾演小生呢?!因此在《老公-你好悶呀!》裏,他飾演一個怪房客,住在一對年輕夫婦的樓上,之後衍生許多問題。「我是做一個非常好的綠葉,襯托主角更紅。在外國,這套劇最後謝幕的,不少次是怪房客及女主角。」因此,魏駿傑說,劇中的6個人,個個都重要,就好像張之珏在劇中飾演一名搬運工人,無對白的,演繹都不容易。

有機會再做舞台劇,令魏駿傑的戲癮又發作,明年張之珏答允他製作一齣賺人熱淚的舞台劇,還魏駿傑的心願,他在這裏賣個關子。

疫情下抑鬱以張之珏作榜樣

事實上,答應參演《老公-你好悶呀!》,可以說是將魏駿傑從抑鬱自殺的邊緣拉回來。話說2019年的社會運動,已令他感到很沮喪,因為他不認同暴力事件。「開車送阿女返學,去到坪石,已經要返轉頭,因為街上有堵路,打電話返學校告訴老師,相信明天也返不到學。」

之後緊接疫情發生,又未能返國內拍劇,很長時間未有疫苗,魏駿傑怕自己會染病,那阿囡怎辦?「超市8點開門,我就在門口排隊等開門,戴住口罩衝入去買五、六日的餸,那些肉多到好像世界末日咁,之後衝回家,困多5日,唔抑鬱才怪!」

作為藝人,魏駿傑說很需要健身室。「健身室又關埋,我以往一周去三、四次,每次兩、三個鐘,但要我戴口罩做,就無心機,只是上天台跳下繩。」

魏駿傑說他很少失眠,但社會運動加疫情的夾擊,令他經常失眠,因為有自殺的念頭,才發現自己出現抑鬱的症狀。「幸好有個女,我落唔到手。」他打電話給醫生朋友,給他建議是:「做運動、看電影、出下汗!」「我做晒了,都是抑鬱!」「那上來拿藥吧!」吃藥後情況好一點,但不知是否有副作用,出現不正常的疲累、心情差、無胃口。

這時候,張之珏可以說是他的救星。雖然他遠在新西蘭,但不時會傳來一些相片給魏駿傑。「我想起他以往的經歷(親人自殺),但仍然造就了今時今日的張之珏,他的經歷比我嚴重得多。我沒理由撑不下去,因為他都得。」

魏駿傑說了不止一次要多謝張之珏。「由演藝學院到現在,他一直都教緊我,未停過,我很感恩有這個阿Sir。」他寄語年輕人,要以張之珏,還有King Sir作為榜樣,學習他們的無脾氣。

「你只要接觸過他們便會明白,我真是佩服。無論世間上有幾多波濤洶湧、危機四伏,是擦身而過還是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都能夠處之泰然,很厲害,我都在學習中。」魏駿傑

---------------------------------

賣樓賺不多也是賺

近日魏駿傑成為話題,還包括他以$1,850萬賣出西貢的獨立屋,而持貨6年只賺134萬元。「有人說6年賺咁少?但我是買樓住,又不是蝕賣,但許多香港人就覺得買樓賣樓,梗係要賺幾百萬啦!」賣了間屋,他覺得租樓住比較彈性一點。曾經有想過移居馬來西亞,但見當地疫情控制一般,因此卻步,寧願返北京,因為經理人公司在北京。

除了物業買賣外,魏駿傑其實也有買過股票。「我2008年開始買股票,利豐買了3日或一星期便賣出。試過用幾十萬買,一日賺$118,000,那時候許多人買利豐發達。」他不斷自學,也會「做功課」,聽專家意見,3本簿仔日日寫,半夜睇美股,留意會否影響第二天的港股,又會看公司年報。「但當女兒出生後,就無時間,一次過賣晒啲股票。」

---------------------------------

育兒「身」教不是「聽」你教

女兒Jessica可以說是魏駿傑的命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是虎爸嗎?他說是超級無敵虎爸,但轉頭便說只是說笑而已。「我可以罵到她哭,但你問她:『全世界誰最錫她?』答案得一個。我拿到個平衡,所以個女仍然愛我。」或許愛的表現,正是因為魏駿傑為女兒做了很多事,令她很感動。

自言是天才廚師的魏駿傑(覺得自己入錯行),家裏的午餐晚餐都由他一手包辦。「我識煮200個餸,可以一、兩個月都不重複。」他的廚房,便張貼了一張餸菜清單,怕選擇太多忘記煮這些餸菜給女兒食。咕嚕肉、麻婆豆腐對他來說,已經沒有挑戰性了。炸子雞、清湯牛腩、上湯或芝士龍蝦、椒鹽賴尿蝦,原來全部都手到拿來。

「那次張之珏來我家吃飯,我煮了5個餸。無論我煮哪一個餸,Jessica已食了100次、200次,她每一啖入口,都話好好味。張之珏說:『看得出一個爸爸付出之後,女兒會怎樣回應。』」

魏駿傑說他沒有學過烹飪。「其實個個都得,只要有愛便得。」他說煮餸就如砌Lego一樣,跟足一定可以。「我的工人姐姐就最幸福,不用煮餸,只是幫我切配料,但切得不好,都會給我罵,因為這樣會影響味道及觀感。」

有時魏駿傑都想偷懶一下,就好像最近忙於排戲,便問女兒不如去西貢食海鮮。「勝記是唯一一間我會去食的西貢食肆,其實已經年幾無食過,但女兒話,食幾千蚊一餐,咁浪費,不要去食了,於是,又要煮!」

魏駿傑說女兒的節儉是來自自己的身教。「不要想『教』小朋友,做返自己就得啦!」魏駿傑隨手就可以細數他如何慳家。「我穿緊的衫,$78三件。這條打網球索汗的毛巾,就用了12年,無爛為何不要呢?她看到你咁慳家,自己為何要揮霍呢?」

還有現代人經常換的手機,魏駿傑都是等到電話發熱,怕會爆炸,才會換個新的,還要換個平一點的。「因為Jessica真的很乖,我都想買東西給她。她的電話用了4年,我有問她,不如幫你換個新的。她說不要浪費,等升上中學先,還要Form 2才換,即是要等多兩年。」魏駿傑說自己不好物質,因此女兒也不愛shopping購物,總勸爸爸不要買。

魏駿傑也想女兒學到做事認真,對功課、測驗、考試認真,並且要有責任感,不能遲到。「約人我永遠早半小時到,就好像2:30pm排戲,我2pm已企在導演後面,讓自己有時間get read。」

﹏﹏﹏﹏﹏﹏﹏﹏﹏﹏﹏﹏﹏

《老公--你好悶呀!》

演出日期:10月7-17日(已加開4場)

演出場地: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門票:$480/$680/$880/$1,280,設午場(3pm)及晚場(8pm),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圖片:湯致遠攝、張之珏、被訪者提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李越樺

魏駿傑家裏有3隻唐狗,都是領養回來的,這隻只有3個月大,叫Max。

魏駿傑指張之珏與King Sir都無脾氣,如果時下年輕人能學習到,不保證會發達,但肯定會順利。

《老公——你好悶呀!》是講一對新婚夫婦(黃建東及蔡頌思\梁非同)與母親及房客的故事。區嘉雯飾演女主角的母親,張之珏是一名搬運工人,而阮德鏘則是一名電話技工。

為了演今次的角色,魏駿傑要減8-10磅,但他有信心10月7日公演,可以達標。

買家看見魏駿傑家中的裝修布置,非常喜歡,希望他能保留下來。

魏駿傑說前一陣子替家中髹白油,也是自己一手一腳完成。圖為他一展廚藝的開放式廚房。

患上抑鬱症的魏駿傑,不想女兒知道,只能在她睡了才躲起來哭。他終於明白甚麼是「對人歡笑,背人垂淚」。

在魏駿傑的手機裏,有許多他的煮食「傑作」,包括他說勁美味的椒鹽鮑魚。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