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絕育僅治標 禁餵飼增罰則治本

評論版 2021/09/23

分享:

都市野鴿群聚造成滋擾,漁護署決定試驗對野鴿餵飼避孕藥,冀長遠控制野鴿繁殖。但為野鴿絕育僅治標,治本之道是應禁止市民餵飼野鴿,透過加強宣傳教育,並應提高罰則以收阻嚇作用,才有望減少人鴿衝突。

漁署展2年試驗 放避孕飼料

為免野鴿氾濫,漁護署日前宣布,已在中西區、九龍城和西貢3個區展開為期兩年野鴿避孕藥試驗計劃,委託承辦商每天在特定時間於野鴿聚集地點,餵飼塗上尼卡巴嗪(Nicarbazin)的飼料,評估避孕藥對減少野鴿的成效。

野鴿群聚,遺下一地雀糞,並在民居築巢,造成環境衞生問題,更可能有散播禽流感風險,對居民造成滋擾,以致近年多區經常發生虐殺野鴿事件。

私下透過設陷阱捕殺或毒殺野鴿絕不人道,且屬違法行為,漁護署今次參考意大利、西班牙和新加坡的經驗,以避孕方法入手是值得肯定。根據外地經驗,此舉令野鴿數量在一年後下跌50%,缺點是須長期餵避孕藥飼料,否則一停藥,野鴿數量便會反彈。

事實上,世界多地也同樣面對野鴿氾濫成災,大家都各出奇謀應對,包括豢養獵鷹,或以超聲波來驅趕野鴿(見表)。

但這些方法都是治標不治本,都市野鴿變成社會問題,究其原因是人類胡亂餵飼,令野鴿食髓知味,天天飛來,最終失去覓食能力。意大利威尼斯聖馬可廣場餵鴿曾是遊客必做的打卡動作,但野鴿在廣場和附近聖馬可大教堂隨處便溺,雀糞不但難以清理,更有礙觀瞻,其中尿酸更侵蝕古建築的雕像和外牆,迫使當局在2008年禁止餵鴿,違者最高可被罰款700歐元(約6,388港元),再餵以避孕藥飼料,令野鴿為患得以緩解。

在香港,野鴿問題跟野猴和野豬闖入民居一樣,肇因是一些愛心氾濫的市民胡亂餵飼有關,令牠們變得不怕人,為求覓食而滋擾居民。因此當局須加強宣傳教育,勸喻市民切勿亂餵野鴿和野生動物。

星出重拳 餵鴿初犯罰近3萬

本港現時沒法例規管餵飼野鴿,當局只能以地上遺下飼料,向相關人士控以違反《公眾潔淨及防止妨擾規例》發出罰單,但罰款僅1,500元,難起阻嚇作用。新加坡去年修例,對初犯餵野鴿和野生動物的罰款由500坡元(2,880港元)增至5,000坡元(28,800港元),再犯加倍至1萬坡元(逾5.7萬港元),以增阻嚇力。

市民出於愛心,大可收養流浪貓狗,但切勿餵飼野生動物,因對動物、對市民以至整體環境,都有負面影響,尤其是當前新冠疫情未止,倘再爆發禽流感,將對公共醫療系統構成重壓,為己為人,請勿餵飼野生動物。

漁護署展開為期2年的野鴿避孕藥試驗計劃,但要減野鳥繁殖,還須市民自制,切勿餵飼野生動物。(漁護署圖片)

撰文 : 黃清輝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