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共同富裕國策 解深層次矛盾

評論‧世情 2021/09/24

分享:

在8月中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10次會議上,中央強調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合理調節高收入,取替非法收入,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使全體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目標紮實邁進。

內地重視收入分配 減貧富懸殊

中國在近10年裏,致力成功滅貧減貧,經濟快速發展讓大部分人擺脫貧窮,但貧富懸殊仍然嚴重,新冠疫情令經濟停擺,更令貧富差距擴大,上層階級收入沒有受大影響,基層工資卻停滯不前,甚至下降。現時內地堅尼系數較20多年前有所回落,卻仍在0.46到0.47較高位徘徊,雖然比很多發展中國家為低,但仍高於歐洲經濟體。

近年內地高度重視收入分配,精準扶貧被列為「三大攻堅戰」之一,將共同富裕納入「十四五」規劃更是勢在必行。現時內地國民收入與財富差距有所上升,去年財富排名前1%居民佔總財富比例升至30.6%,高收入群體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低收入群體的10.2倍;而根據2017至2019年數據,中等收入群體收入平均按年上升6.3%,大幅低於低收入群體(9.3%)、高收入群體(7.9%)以及全國(7.1%)水平。低收入戶收入改善主要由於扶貧政策做得精準,但中等收入群體收入升幅減慢,有機會導致收入兩極化,加劇貧富懸殊。

中國地大物博,城鄉差距、地區差距以及行業差距均顯著存在,但隨着2008年以來,低保、惠農、社保和戶籍制度改革政策出台,令城鄉差距逐漸收窄;在不同行業方面,信息技術類型工資最高,農林牧漁業工資則最低,私營與非私營企業的行業收入分化亦較大。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由初期影響經濟民生,到後來各大央行以大規模貨幣及財政政策刺激市場,推動了各地股市和樓市,致使全球GDP雖然出現負增長,財富總值卻上漲7.4%,家庭財富快速增長,但亦加劇財富分布不均。

內地在改革初期,勞動話語權較弱,資本的話語權較強,為了「做大蛋糕」,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為基本走向;到現時隨着老年化社會到來,人口紅利漸遠,勞動短缺、資本過剩,勞動話語權上升,提高勞動人口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份額,令中產能感受到經濟繁榮,對國家整體而言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相反,在部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政策向富商及高收入人士傾斜,政府亦缺乏大刀闊斧改善貧富懸殊的決心和勇氣。中國能在此時此刻砥礪前行,堅決推行「共同富裕」穩定社會大方向,足證偉大的管治決心。

平衡資本市場 紓港房屋短缺

香港堅尼系數較內地更高,多年來的政策並沒有足夠力度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這源於特區政府嚮往小政府大市場、積極不干預等政策,政府支持高地價政策,亦是造成堅尼系數高企的原因之一。中央督促特區政府要務實及堅定不移解決貧富懸殊、房屋等深層次矛盾,特首亦在今次施政報告公眾諮詢重提「分拆運輸及房屋局」。

土地及房屋問題這個老大難,歷屆政府也抓不住根源所在,在本港這個根深蒂固的資本主義社會進行大改革難度極高,但現時中央出手令本港政局平穩,來屆政府施政必會更順暢。在這30年一遇的大環境,平衡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以及殖民時代遺留的資本主義市場,才是問責官員最應處理的政治思想問題。

(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香港堅尼系數較內地更高,多年來的政策並沒有足夠力度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資料圖片)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主席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