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殘障人士 邁向無障礙社會

評論版 2021/09/25

分享:

東京殘奧會早前閉幕,中國香港代表團取得2銀3銅的佳績,讓社會各界即時提高對殘疾人士的關注。香港自1972年參與殘奧會,至今共取得131枚獎牌,按獎牌數目而言,香港在殘奧會比在奧運會取得更多獎牌。然而,無論殘奧運動員有多出色的表現,他們所得到的關注和重視程度似乎遠不及奧運代表團的成員,似乎有被忽略。幸好,今屆有免費電視直播或轉播殘奧會賽事,讓大眾能留意到殘疾運動員的付出、背後的辛酸及他們的故事,真心感受到殘疾運動員有股堅韌的毅力才能有這樣的成績。

殘奧選手奪牌 惟生活多不便

殘奧運動員們背後的故事很勵志、也鼓舞並感動人心。殘奧會選手所付出的努力或許甚至比奧運會選手所付出的為多,他們不單要時刻訓練以獲得在世界舞台上的競爭資格,更要克服身體上和生活上大大小小的障礙,甚至是一些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動作,他們都要花更多精力和時間去完成。在我看來,考慮到這些運動員身體上的殘障,殘奧會可以說是體育成就的頂峰。香港為殘障運動員的出色表現感到自豪,但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為殘障人士所做的又是否足夠?

據政府統計,殘疾人士佔全港人口約8.1%。殘疾人士泛指身體活動能力受限制、視障、聽障、言語能力有困難、精神病/情緒病、自閉症、特殊學習困難、注意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等。那麼,這很可能低估了殘疾人士的數目。香港乃人口急速高齡化的社會,約逾4成70歲或以上的長者有殘障情況。

據世界銀行數字,全球約15%人口患有殘疾。據推算不出20年,香港約三分之一人口為65歲或以上人士,亦意味着殘疾人口的比例會相應增加。

香港地少、城市環境擠迫,也有不少舊建築和狹窄的街道,就算健全人士要從一個地方步行到另一地方也不容易,對殘疾人士來說更為困難。屋宇署在2008年發出暢通無阻的通道設計手冊,但2008年前建成的建築物就不受約束。

相信只有少數人會認為香港的設施對殘疾人士友善。我們在約3年半前才推行低地台小巴試驗計劃,服務要經電話預約和一位同行人士陪同。約5架專營巴士便有1架不適合肢體傷殘人士乘搭,另外亦只有0.5%的士可供輪椅人士使用,例如鑽的的士,為輪椅使用者提供點到點接載服務。相比之下,倫敦全數的士和58%的英國的士均為無障礙的士,適合輪椅使用者。而香港的電車由於設計關係,輪椅使用者就只得看的份兒。

通用設計理念 改善陳舊設施

其實,不只是殘疾人士,任何推着嬰兒車、使用拐杖又或拖着行李喼的人士都應該試過在香港的狹窄街道行走是多麼的困難、洗手間的門太細、大多數商場洗手間的廁格太狹窄、一些舊建築只有樓梯上落等問題,這些事宜或許大家都遇上過。

在眾多公共交通工具中,港鐵的無障礙設施相對較多。現時,大多數的港鐵車站都已配備升降機,確實照顧到有需要的使用者。雖然仍有意見認為車站入口的幾級樓梯為行動不便人士帶來困擾,但這些梯級的設計是為了防止大雨期間雨水湧入站內的情況。為解決這問題,港鐵一些車站配有輪椅升降台或輪椅輔助設備,而車站職員亦會使用活動摺板,讓輪椅使用者上落列車時更為安全。

我們不少設施都是在很早時期建成,符合當時英國的標準,對殘障人士卻未必友善。但過去的設計又或當下空間不足的問題也不應成為窒礙我們作出改善的藉口。其他城市都改變法律、指引和設施以盡量容納每位人士,我們作為亞洲國際都會,就更需要在這方面取得更大的進展。

或許香港可以考慮採取通用設計的理念,打造適合所有人的實際環境、學習和工作環境,無論任何年齡、體型、殘障狀況都能使用的設施。問題是有些發展商很多時候都只以利潤作最大目標,希望利用每吋空間以賺取最大利益,而未納入法例規定的個別友善設施則未必有考慮。

是我們的社會缺乏改善設施的意願,還是社會欠缺對殘疾人士關懷的意識以致我們推動無障礙環境的步伐緩慢?又或是我們的規劃只為多數人,而非少數人作考慮?盡管香港近年的無障礙環境已有很大改善,但前方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殘奧會選手不單要時刻訓練以獲得在世界舞台上的競爭資格,更要克服身體上和生活上大大小小的障礙。(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