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一心遏華 賭上美歐關係北約?

評論‧世情 2021/09/27

分享:

三國時代官渡大戰,袁紹、曹操大軍相持,曹操奇兵夜襲袁軍糧倉烏巢。袁紹聞訊,認為只要拿下曹軍大營,糧草燒了又如何?遂重兵強攻佔有地利、早在固守的官渡曹軍,只派輕騎援烏巢。結果曹操大破烏巢,袁紹軍心大亂滿盤落索。不久袁紹病亡,曹操則統一北方建立霸業。

今天,美國總統拜登一心一意要跟中國進行名為「競爭」的對抗,似乎不惜一切,其他利益都變得次要甚至可棄。拜登倉惶撤出阿富汗風波未平,隨即再次做出令美國同盟體系地動山搖之舉,賭上了美歐關係和北約。

夥英輸澳核潛艇 搶法軍售飯碗

拜登密夥英國向澳洲輸出核潛艇,搶走「最古老盟友」法國對澳常規潛艇軍售飯碗,這場外交風暴,雖隨拜登與馬克龍通電暫時降溫,但美歐關係深層變化看來難免加速。

外界以為拜登珍視盟友,是現屆華府和特朗普一大分別,誰知這是誤讀。拜登其實可比特朗普更「特朗普」,只差不是向全天下開火,而是冷酷計算,需要誰,不惜代價全力拉攏,不需要誰,一腳踢走絕不留情。

從阿富汗到法國,拜登為達目的可說不擇手段,同盟一夜之間合離,既來得真率,也去得殘忍,只講實力和利益,都為「與中國競爭」服務。法國再重要,也只能賣澳洲常規潛艇,美國才有本錢赤裸裸雙重標準,挑戰核不擴散底綫。此事上,法國與歐盟不夠班,更沒有資格說不。

這種無情的現實政治,也正是與拜登密謀的英國傳統強項。英倫與歐陸諸國一海之隔,素來坐山觀虎鬥,外交頭號目標就是避免有國家強得威脅自己。故英國向來不講感情,既曾夥西班牙遏制法國,轉頭擊敗對方奪得海上霸主;又曾阻礙德意志整合,同天主教法國打壓日爾曼新教「教友」;後推翻拿破崙,又再聯法抗德……

英對法落井下石 惟自身亦不濟

今次風波,英媒評論也不乏明目張膽撕開「價值」外衣,落井下石嘲法國只會哭哭啼啼,「現實從來都是殘酷的」,捅刀是「上課」。「我們為了自己損你,這就是國家利益,你懂了嗎?」

英國看不清自身當今也是實力不濟,只是狐假虎威,終或鳥盡弓藏;法國正這樣鄙視英國。法國對美英澳只未召回駐英大使,為何?法外長狠批英「永遠是投機分子」,是車輛「第五個輪子」。換言之,英國只是跳樑小丑,是多餘閒角,不值一懟。

美國與脫歐自稱「全球英國」密謀捅刀法國,或令北約加速蛻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是美國傳統上最重要同盟,是位處邊陲的美國,介入世界中心歐亞大陸重要支點;美國獨大,保護集團各國換取對方聽話。問題在於拜登現在劍指中國,北約卻離中國太遠;歐陸更「太有個性」,遠不及英國「忠心」。拜登行動說明,如有需要,就算是北約夥伴,他也不會留情。

也許值得馬克龍慶幸的,就是歷史證明了他正確。馬克龍兩年前直言北約腦死亡、歐洲需要從美國覺醒。如今有力證據竟在白宮主人換成拜登下出現,反映馬克龍戰略洞察能力不虛,問題非特朗普下台就能解決。歐陸軍事第一強國法蘭西也遭如此虐待,東歐小國就更千萬勿要對美幻想;法國經此一役,必率歐陸重審北約角色。

法精英更忌恨 續尋求歐陸自強

法國更早有退出北約先例。英法國策在1956年蘇伊士危機後分道揚鑣,英國倒向美國,法國則求自立。法國1959年不滿美英「特殊關係」,退出北約指揮系統,並禁止美軍在法儲存部署核武,只保持承諾在西歐受華約國家攻擊時協防,這一退就是50年。現在歐美爆發信任危機,馬克龍政府雖不支持退出北約,但正聯合德國推動調整北約戰略概念,意思是集團不能由美國說了算,盟國利益不得遭到綁架。

法國「反叛」基因,可說源於不甘心英語國家主宰世界。法國政治語境習慣統稱美英「盎格魯撤克遜」(Anglo-Saxon)。這是維京人後裔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1066年從今天法國諾曼第,渡海征服不列顛前,島上原住民族的名稱。故法國人認為現代英國其實是他們「養大」的,更看不起英國不像法國般自力更生,連核武都是由美國賜的。無奈法國200年前拿破崙覆滅後就一路往下,說英語的白人才是世界霸主。

事實上,當代法國在世界新博弈中心印太地區的條件,要優於英國,拜登卻選擇忽視這一切。法國海外領地分布比英國廣,自詡「幅員最廣闊國家」,更是澳洲東西兩面「最接近鄰國」(東面是南太平洋新喀里多尼亞,西面是南印度洋「法屬南部領地」群島)。遑論法國代表着歐盟龐大集團,也是歐盟唯一擁有核武器、核潛艇和現代航母一國,因此理應最有動機,也最有能力在美國印太棋局扮演重要角色。

美英澳陰謀雖不致歐美翻臉,但勢加深法國精英忌恨「說英語白人」,使之更堅定推行「新戴高樂主義」,不再唯跨大西洋聯盟獨尊,尋求歐陸自強成為第三極,充當中美之間的緩衝,只是這也絕不容易。單說要建立匹配硬實力,歐盟另一龍頭德國,因二戰原罪,對扮演更大軍事角色有力無心;其他小國說起馬克龍的歐洲建軍主張更怕怕,畢竟士兵蓋棺返國,民眾恐會先怪本國政府而非歐盟。

美歐能否續聯動 對華最大施壓?

也許,歐盟短期內會先抓住氣候變化大會機會,力爭將中美拉到較接近歐洲的軌道。歐盟會如何處理和美國的貿易與科技標準協商機制,以及歐洲內部近日一些主張加強對台關係的聲音,都值得觀望。

說回拜登,他這種按個別議題需要,彈性建立臨時小聯盟應對中國的游擊式套路,其實在上任前已由他的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提出,只是沒想到操作起來卻令夥伴如此心寒。美歐今後還能否聯動對中國最大施壓,抑或只會各自搞些象徵式動作?

再講,中國的崛起是經貿崛起,美國賞賜澳洲核潛艇又如何?澳洲最大貿易夥伴就是中國,難道要澳洲在中國「威脅」下,「保護」和中國的貿易航道?

美國總統拜登一心一意要跟中國進行名為「競爭」的對抗,似乎不惜一切,其他利益都變得次要甚至可棄。(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