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參選 必須回答的十個問題

評論版 2021/09/28

分享:

反對派陣營中,縱然許多人對前年錯判形勢而導致今日窘局心有不甘,可是當中仍有不少人依然雀雀欲試,想參選今年底的立法會選舉;相反,全面放棄參與其實是個容易為自己找下台階的決定:不用輸,卻能夠把逃避當成發洩,並順道作政治表態。

然而,打算參選立法會的泛民,至少需要解答以下10條核心問題。留意這些問題並非單純與意識形態(如是否愛國?)有關,又或簡單如:「你是否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而是要求民主派清楚說明其理念和底綫。

明確與黑暴割席 譴責美干預

問題(1):「是否願意和黑暴割席?」--從通過《港區國安法》到完善選舉制度,中央一直強調反修例運動所引發的騷亂,不單會動搖本港根基,更會把香港特區變成境外勢力的反中基地。既然現時的主調是「由亂到治、再由治到興」,新一屆立法會肯定不能容許任何人再度作亂,包括在競選期間便已開始引發騷亂。從這個角度分析,打算參選的泛民自不能避免公開與黑暴割席,並需要全盤否定2019年及之前2014年的抗爭手段,乃至強烈譴責所謂「違法達義」之虛妄。再直白一點,就是先否定自己曾經承諾「核爆都唔割」,再從過去那種「暗割」狀態,轉為清楚表明堅定愛國立場。

問題(2):「會否譴責美國干預香港事務?」--外交部上周五發布「美國干預香港事務、支援反中亂港勢力事實清單」,留意當中列舉之102項事實,皆是以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作起點,再帶出美國其後種種行動,包括通過法案、實施制裁及發表聲明。也就是說,中央已把反修例運動定性為美國政府在背後策動的危害中國國家安全行動。在此敵我分明的情況下,泛民參選便必須就以下幾點表態:首先,是否同意外交部發布的清單內容皆為事實?其次,對清單中列舉有份勾結外國勢力的反對派「同路人」,參選者有何評價?最後,未來若當選議員,具體上會如何阻止美國繼續干預香港事務?

問題(3):「是否認同選舉制度變得較以往完善?」--留意泛民今趟如參選立法會,還有一種破舊立新的意味。基於反對陣營一直不認同中央這次修改選舉制度的方式與方向,故參選者一旦在公開場合以至選舉論壇上批評選舉制度沒有變得更好,就如同不接受中央決定,而有機會因此被取消參選資格。

贊同愛國者治港 接受新模式

當然,泛民可提出如何令選舉往後變得更好,但前提是先要同意今次所採取的新模式,亦即至少需要公開贊同「愛國者治港」原則及所衍生的全部改動,例如選舉委員會增至1,500人確實增加了民主成分、立法會地區直選界別減少至20席令制度更完善、議會由選委佔最多議席有利管治等等。

注意以上3條題目是所有泛民參選人的必答題之餘,亦由於牽涉作為愛國者之基本政治理念和原則,故其答案可以游走的空間極小--不割席?不譴責?不認同?那就不符參選資格。然而,在這個基礎上,民主派尚有7條關於政策執行的問題務須公開表態:

支持一地兩檢 口岸基本設定

問題(4):「會否按照人大831框架推動政改?」--既然標榜自己屬於「民主派」,泛民參選者似乎必須堅持「重啟政改」為其首要任務。在愛國者治港原則下,泛民要啟動政改諮詢,唯一方法就是先向特區和中央政府承諾,自己必然接受人大831框架,然後才有望商討其他細節,繼而開始「政改五部曲」。

問題(5):「是否接受一地兩檢為未來口岸的基本設定?」--反對一地兩檢乃泛民多年來對抗特區政府之主打招式,以至在高鐵通車前,一度是泛民全體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全港街板之共同口號。隨着特首本月初到立法會答問時強調:「將來如有新口岸或舊口岸的優化和提升,我可以說『一地兩檢』是基本盤」,泛民便必須有個華麗轉身說法,轉為支持一地兩檢,否則便可能因為否定特區基本政策方針而失去參選資格。

問題(6):「有哪些政策議題願意與建制派合作?」--泛民參選人既然要獲得5個界別各兩位選委提名才可入閘,自然要提供具體合作方案,與每個界別的選委交換,也就是不能再停留於楚河漢界式的藍黃矛盾意識形態;加上提名民主派之政治風險,較提名建制派要高許多,故這些合作方案肯定要對選委有相當吸引力。

問題(7):「怎樣區別自己與中間派有甚麼不同?」--即使取得足夠提名,原先定位反對派的參選人,仍要與傳統溫和泛民及中間派的老將競爭,新人在知名度較低而不能再鬥激進的情況下,如何成功突圍並爭取曝光,是能否當選的關鍵。

問題(8):「如何處理與中聯辦及港澳辦之關係?」--想修補與中央的關係,便必須加強溝通,除了「食飯摸底」外還須正式會面示眾。一眾泛民準備好參照當日民主黨高層走入中聯辦開會兼拍照了嗎?

依靠雙循環 寫好大灣區政綱

問題(9):「對於香港融入大灣區抱持甚麼態度?」--在政治世界,溝通必需要有實質行動作支持才有意義。既然香港的未來在大灣區,疫後亦依靠雙循環,泛民選擇加入議會,其大灣區政策綱領寫好了沒有?

問題(10):「在理念層面認為政府應扮演甚麼角色?」--最後,泛民必須思考「行政主導」在當下政治生態之實質政策內涵是甚麼,今後不能純粹以反手抽擊監察政府,而需要確立一套有助管治,並能短期內執行的具體政綱。

從政治現實出發,不論黨內表決和選民取態如何,也不及泛民釐清自身之基本政治原則來得重要。不好好想清楚以上10問,泛民往後只會撞得焦頭爛額,甚至可能較其前輩的境況更加淒涼。

既然現時主調是「由亂到治、再由治到興」,新一屆立法會肯定不能容許任何人再度作亂。(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