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DJ轉變做禮儀師 葉韻怡豁然看生死

副刊版 2021/09/29

分享:

常說生命的意義不在於長短,而是如何在有限的生命裏,活得逍遙自在,進而能逐步提升自我生命的價值。香港電台DJ葉韻怡亦有感於此,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有關於生死命題的配音工作,從而引發了對自我生命的反思,半年前入職為禮儀師,學習如何為「去者善終,留者善別,能者善生」。

在葉韻怡的生命中,遇上不少偶然的機會,每次她總能把握到,成就了今天的她。回想工作的最初,只是在香港電台為某早晨節目作幕後準備,後來管理層認為她的聲綫不俗,便安排她試做外勤記者,負責採訪娛樂新聞,到後來她就當了唱片騎師,主持點唱節目《黃昏點唱樂園》。有一天,她的辦公桌上有幾封不明來歷的信,信封沒有郵票只有郵戳,信封內的信紙薄如蟬翼像紙巾般,她好奇怎麼還有人用這樣的紙寫信點唱,一讀之下才發現信件是來自監獄的在囚人士希望點唱。

最後,她決定在節目中讀出點唱信,隨後數周,她收到來自在囚人士的信愈來愈多,信件在辦公桌上堆積如山。於是,她便找監製商量開創一個新節目,專為在囚人士點唱。自2000年10月開始,葉韻怡便在香港電台第一台主持節目《萬千寵愛》,節目主要讀出在囚人士的來信,並接聽囚友家人的電話。節目名稱意思是希望大家寵愛自己,亦喜歡她為大家揀選的歌曲。在節目以外,葉韻怡多年來經常到全港各監獄探訪,懲教署更委任她為「更生天使」。

師父給的首次考試

正如現在當上禮儀師一樣,是由6年前她為港台電視部探討殯葬主題的節目做配音而起,「那個節目採訪了此行業不同工作性質的人,如做棺木、紙紮、仵工,當然少不了禮儀師,令我莫名地對這行產生了好奇心。」她說。及後她又有機會結識了永福殯儀的負責人羅偉立,這位90後,是行內少數會推動殯葬業革新的人,積極讓大眾對此行不再忌諱如深。二人話甚投契,令葉韻怡萌生起入行意念,經過和家人商量後,便決定跟羅偉立學師。「暫時這行都不是有太多正統的課程訓練,好像青協和HKU SPACE有舉辦類似課程,而許多入行者都是用師徒制,即跟師父,順理成章地我便是跟羅生了。」她解釋。

有趣的是葉韻怡有意跟羅偉立入行,但羅偉立卻沒有即時說好,只叫她某天準時去到一個地方後再算。「原來那天他約我到殮房,並問我怕見遺體嗎?我當然說還可以啦!首先羅生叫我先和遺體打個招呼,跟着叫我觸摸遺體,可以摸下遺體的手部,再來是除下手套來接觸。那刻我的確是有點遲疑,卻很快便照做。」

她吁口氣續道:「遺體沒有想像般的冰冷,話雖如此,但只碰觸一會,手已經有點被凍痺的感覺。第二天接到羅生的電話問昨夜睡得好嗎?有否發噩夢?出乎意料是沒有,亦沒有甚麼影像殘餘留在腦中。羅生笑說我及格了,可以入行了。」

代入喪親者的悲傷

她笑言入行前最難的一關都通過了,往後的訓練都可以坦然面對。「老實說,那些繁複的殯儀流程,如火葬、土葬、殯儀館出殯、醫院出殯、遺體出口等的政府法例及死亡文件處理,都只是需要按部就班,多做多看便會熟習。

「殯儀業所要顧及的細節事項的確多,還有要因應不同的宗教禮儀、陰陽宜忌等,也可以從中慢慢汲取經驗。然而我個人反而會想花更多的心機去訓練對喪親者的心理輔導技巧。因為現代人對死亡還是存在着許多的忌諱,需要有同理心,代入喪親者的悲傷和不捨。羅生常教我們如講錯一句話,或會令人幾晚睡不着覺,影響人家的心靈,更不要隨意做一些有機會惹人生氣的表情或動作,要保持對遺體的尊重,嚴肅地完成這件事。」她說。

盡力滿足家屬要求

對葉韻怡來說,入行以來的深刻事要算是首次到一個家庭領過世長者的遺體,「那次是收到亡者的女兒電話,需要我們代為負責遺體接送。我去到現場先要檢查遺體狀態是否一切如常,如手指有點彎曲的話,便需要為亡者調節一下關節,避免入了冷藏櫃冷凍後,便不能再還原。跟着要為遺體進行基本清潔,同時會向家人要求一件亡者平日適合的衣服,預備一架輪椅讓亡者安坐其中,之後便會安排靈車接送其遺體到冷藏櫃,整個過程都是盡量低調和安寧為主,這是對亡者和家屬私隱的尊重之餘,亦避免會影響到左鄰右里的情緒。」她一口氣地解釋。

數數手指,入行約大半年有多,學習到殯儀的箇中技巧亦不少,由最初觸摸遺體、按摩、清潔到開始為遺體化粧,她都自覺自己是不斷在進步中,「我明白到每位家屬都希望能見到親人臨終時可以最佳『面貌』示人。記得有一次亡者的女兒好想見到媽媽出殯時的頭髮是全黑的,我用盡方法來嘗試。」

原來死人的頭髮因沒有了生命力,毛囊萎縮,會愈梳愈掉髮,何況還要用化學劑來漂染。「幸而,我丈夫是做髮型師,和他多次在家研究,嘗試用不同的染髮劑作試驗,連自己的頭髮也成為實驗品。結果給我們試到用了些較天然的染料,再混合一些潤滑霜,得出來的染髮效果不錯,可以成全其家屬的小小願望。」她笑道。

為自己定下葬禮安排

就是這份同理心,令葉韻怡對於每次的殯儀籌劃都細心地去安排。「畢竟我還是起步階段,總不能這麼快就變成老油條。明白到以往這行業都給人一種『唔憂做』的感覺,因為人人死都要幫襯嘛。羅生的教導是不要做到麻木,殯儀工作不只是一堆手續,跟着就收錢這麼簡單,我們賣的是服務,要明白客人的需要,才是往後這行業要走的方向。」

現時,她忙碌於當禮儀師和電台DJ之間的工作,每天面對這麼多生榮死哀的場面,並直言每次都有感動位,無論亡者的死因是甚麼,死亡難免都是令人傷感的多。「我早已和丈夫仔女說好自己的葬禮安排,在有生之年,為自己的後事好好預備,也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這樣我才會更正面和感恩地面對生命的每一天。」

﹏﹏﹏﹏﹏﹏﹏﹏﹏﹏﹏﹏﹏

圖片:陳國峰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郭秀芳

責任編輯:梁靜詩

葉韻怡投身禮儀師行列,看生死本是自然,感恩活着的每一天。

她為喪禮打點一切,如花圈的擺設。

葉韻怡說如何裝飾棺木的程序都要訓練。

有些亡者火化後未排到骨灰位,會安放在殯儀店內的租賃位,她也會幫手打點。

殯儀店的第三代負責人羅偉立(右),是葉韻怡做禮儀師的師父,亦師亦友。

傳統的上一代愛揀壽衣,因此殯儀店亦具備各種不同款式的壽衣供選擇。

在喪禮上,連收取帛金等細微事都要兼顧。

香港人環保意識漸高,所以這類型的環保棺木亦開始有市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