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賣火紅月餅

副刊版 2021/09/30

分享:

昨天提到有香港月餅品牌,在去年中秋節翌日大劈價,以四分一價錢清倉,其實反令人覺得毫不矜貴。今天再舉一個強烈對比的例子:

今年在上海的中秋,最令人想擁有、最令人想在社交圈想炫耀的、最火紅的,不是那些老牌子或五星級酒店推出的月餅,而是「宛平南路六百號月餅」。上海本地人曾有這樣的說法,要判斷一個人是否是真正的老上海,要有兩個條件:一、這輩子都未登上過東方明珠和金茂大廈(老上海都對這兩個遊客地標不以為然);二、從小就知道「宛平南路六百號」是哪。

原來,宛平南路六百號是一所於一九三五年建立、上海市唯一一座精神病學專科三級甲等的醫院,附屬於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上海人一說「六百號」,就知所指何處,例如:一聽「你是否剛從六百號出來?」此句,就知帶有調侃意味。這所精神病醫院今年中秋推出了六款口味的流心月餅:牛奶芝士、青蘋青梅、咖啡巧克力、蜜桃鐵觀音、荔浦香芋和黃金紫薯。每個月餅還印上了「上海市精神衞生中心1935」的字樣。這盒原價賣七十八元(人民幣,下同)的月餅,竟一度炒至一千二百八十八元。今年中秋,上海人認為能送到或收到一盒由此精神病醫院推出的月餅至為夠體面。

精神病醫院出月餅,當中口味又創新,這都是勾起人好奇心的元素,但我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它限量一千份,而且不對外公開發售,只對內部供應,必須具備內部人員的飯卡才能在食堂買得到。這下子,就令到其他人心癢癢了,愈買不到愈想買,網上亦有網民提出扮有精神病去看病,然後問醫生借卡去買餅。

這是Scarcity Principle(稀少性/匱乏性原則)之一例,愈罕有,愈珍貴,愈覺得必然好過其他選擇,愈要千方百計想得到手。這與昨天所說之例,賣不去的月餅幾大棟——劈價但求促銷成反比。愈做到賤價唾手可得,愈沒人想要,這個道理,大品牌理應明白。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