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師斥7位數開拳館 被批太有野心:單純做自己喜歡的事

副刊版 2021/09/30

分享:

在大眾眼中,律師的形象都是溫文儒雅、穩重,穿着打扮也相對比較正式。但是,歐陽晴(Crystal)將會顛覆你的想像,她不只是一位事務律師,亦是泰拳拳館創辦人,將興趣發展成生意。拳館開業至今已接近3年,面對外界的偏見,即使被批太有野心、太好勝,她也堅持前進,做自己喜歡的事。

位於中環一間拳館內,一頭金色短髮的女生,身穿運動裝束,戴上拳套向沙包出拳、踢腿,功架十足。站在我們面前的,是個有10年經驗的事務律師,亦是這間泰拳拳館Kru Muay Thai的創辦人--歐陽晴。她形容自己是怕悶、愛刺激、愛挑戰自我的人,更不願被人標籤為特定形象,她說:「我不是只能做一樣事情的人,Why not both?」

「做律師的滿足感很大,每一個案件都有它的故事,我喜歡幫客人解決麻煩問題的感覺。」Crystal說。盡管當律師要承受的壓力再大,但辛苦與快樂並存。不過,在她而言,律師行業也是一門生意,由於本地律師人數不斷增加,市場已逐漸飽和,面臨同業競爭也愈來愈大。眼見律師金飯碗已不再吃香,使她不禁認真思考未來事業去向。

轉任離岸律師逃過失業

直至5年前,機緣巧合下,她被一間離岸律師事務所挖角,重新考牌成為離岸律師,現於英屬維爾京群島(BVI)掛牌執業,參與商業範疇的訴訟。當前年遇上新冠肺炎爆發,本地律師行業同樣受到重挫,令她更加確信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疫情下,大家都沒有想到,大眾眼中如此尊貴的行業也會面對裁員,當時身邊不少行家都失業了。但幸運地,我居然仍有機會被挖角,因為少人從事相關類別。」

現時她主要負責文件處理,晚上再跟當地同事開會,因此白天時,她有更多空閒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閒時喜歡打泰拳以紓緩壓力的Crystal,有緣地遇上一位志同道合的泰拳師傅,於是兩年前,二人合夥將興趣發展成副業,各自投資7位數,創辦了泰拳拳館Kru Muay Thai。至今拳館已創立近3年,多達逾千名學員,她指目前每月平均都有利潤,因此她對該拳館的前景十分有信心。

月薪超過10萬,Crystal當時的確有很多不同的投資選擇,但今時今日,她仍然無悔走上創業之路。她一直希望趁年輕放手冒險,能夠親力親為去建立事業王國,但她強調這不代表要放棄自己本身的事業。「每個人的人生理念、追求的東西都不同,在其他人眼中,買樓、買車、買酒是一件開心事,但我選擇犧牲物質上的享受,寧願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打造女性接受的泰館環境

近年,很多女士都選擇打泰拳修身,可是,拳館通常予人感覺都是充斥着陽剛味,換句話說就是汗臭味。但Crystal把拳館市場定位以女性為主要目標,因此她將心比心,將運動環境打造得明亮、設備齊全、整潔舒適。由於選址中環心臟地帶,吸引了不少中產白領客、專業人士等。

雄心壯志的她,期望用泰拳改變上班族的生活習慣,但過程中也曾受盡不少冷言冷語,就連親戚也勸喻她,女生不用太好勝、太辛苦,這使Crystal更想證明自己也能做到。「市面上,絕大部分的館主都是打拳出身的人,他們可以成為生招牌,但是我只是一個喜歡打拳的人,並非專業拳手。我聽過有些聲音,指我不明白拳手的世界,又說我身為一個女仔,為何要那麼辛苦,何不安穩打份工!我自問並非很有野心,只是單純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

曾經營食肆比開拳館更辛苦

但原來,拳館並非她首次創業,數年前她曾經營一間Cafe約4年時間,但後來因為該區重建,咖啡店被迫結業。正因為有着那次的創業經驗,驅使她現在做事變得更有組織、更有效率。「我不認為那是投資失敗,從中我成長了不少。如果問我現在辛苦嗎?我會回答完全不辛苦,因為我做過飲食。對比起做律師和開拳館,做飲食絕對是最辛苦的。」更笑指短期內都不會考慮再做食肆生意。

近日,她因跟拍檔拆夥,彷彿經歷了平日自己常處理的商業糾紛案件,花了接近一年時間,最終決定由她一人獨資經營。她更回想起一宗其曾經參與過的商業糾紛案件,因為那一次,徹底改變了她的好勝心。她說:「一個爸爸與兩個兒子建立家族生意,但爸爸去世後,兩兄弟就有紛爭。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我的客人跟我說:『無論官司結果如何,我仍會跟弟弟回家陪媽媽吃飯,因為家人的關係是一輩子的。』這讓我現在偏向先嘗試引領雙方和解。」

﹏﹏﹏﹏﹏﹏﹏﹏﹏﹏﹏﹏﹏

圖片:曾耀輝攝、受訪者提供

作者:曾嘉善

責任編輯:何小雲、曾嘉善

歐陽晴不只是一位事務律師,亦是泰拳館創辦人,她形容自己是怕悶、愛刺激、愛挑戰自我的人,更不願被人標籤為特定形象。

Crystal把拳館市場定位以女性為主要目標,因此她將心比心,希望運動環境明亮、設備齊全、整潔舒適。

至今拳館已創立近3年,多達逾千名學員,她指目前每月平均都有利潤,因此她對拳館的前景十分有信心。

閒時喜歡打泰拳的Crystal,有緣地遇上一位志同道合的泰拳師傅,於是兩年前,二人合夥將興趣發展成副業,各自投資7位數,創辦了泰拳拳館Kru Muay Thai。

她一直希望趁年輕放手冒險,能夠親力親為去建立事業王國,但她強調這不代表要放棄自己本身的事業。

數年前她曾經營一間Cafe約4年時間,但後來因為該區重建,被迫將咖啡店結業。正因為有着那次的創業經驗,驅使她現在做事變得更有組織、更有效率。

在她而言,律師行業也是一門生意,面臨同業競爭也愈來愈大,眼見律師金飯碗已不再吃香,使她不禁認真思考未來事業去向。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