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航空樞紐 助旅業再起飛

評論版 2021/10/01

分享:

航空業屬戰略產業,重要性毋庸置疑。新冠疫情前,香港航空業佔本地生產總值(GDP)接近5%,香港國際機場每日有超過1,100班航機升降,每月接載約600萬名旅客到全球超過220多個航點;航空貨運方面,雖總量只佔香港貿易量大概2%,但總值卻佔香港貿易總值超過40%。由此看來,不論客運或貨運,航空業絕對關係着本港經濟的命脈。

航空業與旅遊業唇齒相依、息息相關。航空不僅是出行的大交通,更是旅遊業重要的上游產業,是旅遊市場和產業鏈上不可或缺的一環。2019年,有4,900萬名跨境遊客乘飛機進出香港,但於2020年全年驟降88%;今年1至8月,客運量更較疫前同期狂瀉98.6%,疫下困境可見一斑。

打造「機場城市」 拓客源至大灣區

疫情重創業界,要讓旅遊業破冰,航空的復甦至關重要。航空一日不見曙光,旅業就仍深陷不知盡頭的黑暗隧道,看不見希望。現時內地航空業已恢復至疫前8成,因此通關復航於本港航空業、旅遊業都迫在眉睫。惟有盡快通關,才能改變香港沒有區域航綫的窘境,才能讓香港融入國家內循環,旅業才能和航空一同重啟。

盡管短期而言,航空業和旅遊業面對極大困難,但在中長期而言,航空業發展仍是機遇處處。透過香港機場的新建設,例如三跑和航天城,再加上《十四五規劃》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國策支持下,香港可活用本港基建和特色地標,透過香港國際機場及大灣區內的交通網絡,拓展客源至整個大灣區,驅動國際及國內雙循環,打造「機場城市」,從而進一步鞏固和強化國際航空樞紐地位。

三跑增運營能力 貢獻5% GDP

預計明年底竣工、2024年全面啟用的三跑工程,據研究能於2030年貢獻本地GDP的5%,大幅提高香港機場的綜合運營能力。當3條跑道全數啟用後,機場每小時處理航班數量由現時的69架增至102架,客運量由每年處理7,500萬人次增至1.2億人次,貨運及航空郵件總量由500萬公噸增至900萬公噸。早前中央宣講團蒞臨香港,再次表態支持三跑建設,並且建立粵港澳3地空管協同合作機制,為三跑的發展注下強心針。

將在明年陸續落成、佔地25公頃的SKYCITY航天城,集零售、餐飲、娛樂、辦公大樓、物流中心及大型表演場地為一體,是將香港機場從單純的出入境運輸樞紐,升格為「航空都市區」的重要一環。機管局計劃在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旅檢大樓及航天城之間,興建一條長約850米的「航天走廊」,與附近的幾大基建(港珠澳大橋、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亞洲國際博覽館、青馬大橋)一起形成香港獨特地標群。與杜拜國際機場相似,升級後機場功能更加豐富,將成為市民可享受休閒、娛樂、度假的「機場現代度假區」,配合機場周邊的酒店群,為旅客帶來全新體驗。

而大嶼山本身豐富的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賦予這片區域更多延展空間:亞博館擴建後,將可容納逾2萬人,為會議展覽、文化演出甚至體育活動提供場所;運房局打算利用機場北面的臨海位置,將其打造成水上灣畔設施,提供遊艇會、水上中心等一站式海濱服務;加上大嶼山現有的旅遊資源,如香港迪士尼樂園、昂坪360、大澳漁村、郊野公園、行山徑、沙灘等,將合為一體,利於本港旅業發展綠色生態遊、文化創意遊、親子遊及商務會展旅遊等高增值領域,有助旅遊業復甦。在此基礎上,香港國際機場將演進為綜合性的航空港,整個大嶼山則轉型成為多元化的機場旅遊「城中城」。

「雙經濟」交滙點 航空城地理優越

此外,航空城所在地理位置得天獨厚,集「機場經濟」和「橋頭經濟」於一身,是世界上罕有的「雙經濟」交滙點。機場既連接全球各地航空,又通過港珠澳大橋直抵其他灣區城市,暢通無阻的立體交通網絡--渡輪服務、跨境巴士、高鐵及港珠澳大橋等,不斷擴大一小時的交通半徑,大大吸引灣區市民在香港國際機場轉乘飛機。若政府適時簡化入境手續,加強對外宣傳,並考慮發展低空飛行(直升機服務)、遊艇等多樣化通航交通,以香港國際機場為圓心的航空都市區,將一躍成為輻射大灣區8,600萬人的窗口城市,區內「一程多站」的網絡雛形已可窺見。

誠然,機場城市的搭建並非一朝一夕,但本港極佳的航空發展基礎,已為未來航空、旅遊乃至香港整體經濟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在疫情這一分水嶺下,政府須向業界提供持續不斷的支持、逐步開放的政策、恰逢其時的引導,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把握「大灣區綱要」、「十四五規劃」、「一帶一路」的發展機遇,通過「機場城市」的打造,成為國內大循環的「參與者」和國際循環的「促成者」,讓航空及旅遊業界打破困局,迎來曙光,獲得未來恢復及發展源源不竭的動力。

機場城市的搭建並非一朝一夕,但本港極佳的航空發展基礎,已為未來航空、旅遊乃至香港整體經濟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資料圖片)

撰文 : 姚柏良 中國旅遊集團研究院港澳研究總監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