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華趨務實 京減排展更大決心

評論‧世情 2021/10/04

分享: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中美關係近日難得出現務實一面,美國拜登政府圍堵遏制中國大戰略雖然未變,但其對華「競爭、合作、對抗」政策組成比重似乎有所微調,「合作」變得相對突出一點,使得中美關係整體稍趨實事求是,能夠做的首先做。

中美元首通電 兩國合作創條件

中美元首9月通電話,同意為中美關係向前發展創造條件。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其後在聯合國大會表示不求「新冷戰」;美國也放棄引渡孟晚舟,讓軟禁近3年的華為副董事長重獲自由。

此舉拔掉了中美之間一根刺。盡管還有多根刺,美方也可謂朝滿足中方「兩份清單」(糾正錯誤對華政策和言行清單、中方關切重點個案清單)的訴求邁出一步,並做到了此前拜登氣候特使克里(John Kerry)訪華時,中方要求的「為雙方應對氣候變化合作創造良好氛圍」。

氣候變化關乎全人類命運;中美作為最大兩個碳排放國,就此聯手是中美潛在合作最顯而易見,也最迫在眉睫的一個方面。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拜登通電時談到氣候變化,表明中方積極主動承擔相符自身國情的國際責任。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宣布,中國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並重申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目標。

習:中國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

中美皆有應對氣候變化意願,但策略和側重點素有微妙不同。美國等不少發達國家人均碳排放量遠超中國;發達國也透過進口產品、減少生產,把不少隱含碳排放換轉成發展中國家的排放統計;發達國自工業革命後先排放先富起來,亦應負起歷史責任。因此中方一直主張,應對氣候變化須堅持共同但有區別責任原則。

美國與西方則把焦點放到中國龐大燃煤需求,也對中國碳中和目標比西方晚10年有意見。中方則強調,發達國從工業化到碳達峰,普遍用了一百、兩百年時間,而中國由改革開放到碳達峰,只計劃用50多年;從碳達峰到碳中和,歐盟擬用71年,美國43年,日本37年,而中國給自己定的目標只是30年。

行動勝於言語;中國現在一邊力爭尋求打造公平、有效的國際應對氣候變化體系,另一邊在自身力所能及、力所能控的範疇,也更明顯地行動起來。這除了對外停止援建煤電項目,還對內加強落實「能耗雙控」,努力要本國能源消耗強度、能源消費總量雙雙受控。

眼前,中國遇上的節能減排挑戰不小,但也不失為更好推動經濟綠色轉型、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機會。

中國其實早有節能政策目標。自「十一五」(2006至2010年)規劃開始,就將單位GDP能耗(能源消費總量與國內生產總值比率)降低,作為約束性指標。「十二五」(2011至2015年)期間提出合理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十三五」(2016至2020年)更將指標細化為全國單位GDP能耗要比2015年下降15%、2020年全國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50億噸標準煤以內。「十四五」(2021至2025年)亦定出單位GDP能耗降低13.5%、加快形成能源節約型社會目標。

落實「能耗雙控」 地方執行存落差

中央認為,降低能耗既是為了改善環境、應對氣候變化,亦與地區產業結構、技術能力、發展階段密切相關,是衡量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指標。

不過,各地方政府執行起來存在落差。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經濟從新冠疫情復甦勢頭特別強勁,工廠紛紛擴張產能,導致能源消耗大增。一些地區更把2030年碳達峰目標,理解成現在是「攀高峰」時機,推行高耗能和高排放項目。國家發改委8月發出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睛雨表,顯示9省能耗強度不跌反升,能源消費總量控制方面亦有9省呈一級預警。

多地隨後察覺到第四季快要到來,而今年能耗雙控目標仍然遙遠,加上內地電價與煤價之間存在矛盾,電廠因為煤價過高而發電意慾下降,種種因素聯動,結果出現了近日一些地區一刀切「拉閘限電」,要求高能耗工廠停產,增加了經濟放緩壓力,同時影響了民眾日常生活的風波。

限電風波 揭中國仍依賴燃煤發電

限電風波背後折射出,中國發展和經濟增長仍然相當依賴燃煤發電的問題。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GDP有39%,來自耗電需求特別大的第二產業(包括採礦、製造、電力、建築等行業,但未包括交通運輸業)。

國家能源局指出,今年1至8月,全國風力和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雖分別按年大增近34%及25%,但仍只有295.3及275.1吉瓦(Gigawatt,相當100萬千瓦)。相比之下,主要靠燃煤的火力發電裝機容量達1,276.1吉瓦,佔全國裝機容量56%。

這也反映了,中國要真正走上生態優先、綠色低碳的發展道路,除了需要改善地方官僚作風、糾正一些對新發展理念的認識偏差,使之更積極謀劃長綫綠色低碳轉型,而非追逐短期效益以外,還須從頂層設計着手,進一步周全和完善新發展布局,讓綠色新經濟深入紮根至所有生產環節,同時協助減輕高能耗產業,以至整個社會民生的低碳轉型陣痛。

舉例說,中國電動車行業近年雖在政策鼓勵下發展迅猛,成為全球最大電動車市場,然而這並未觸及電力仍然主要依靠燃煤得來問題。電動車的普及,至今只是將化石燃料的消耗由汽車本身轉至發電廠,未能有效減低整體排放,反而加劇煤電資源緊張。業內近日則傳出風聲,稱當局考慮以涵蓋多個行業的碳排放交易制度,取代新能源車積分機制。可見,中國綠色改革就要進入深水區,接下來相信會有更多系統性政策出爐。

當然,要成功應對氣候變化,不可能只由中國去完成。中國近日舉動可說已展示了非常大的決心;美國拜登政府對華略趨務實,會否展示更大誠意,率西方國家更大程度負起他們應有的責任,並更積極協助發展中國家綠色轉型?克里有意短期內再次訪華,而11月聯合國氣候大會快要到來,拭目以待。

中國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問題,除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宣布,中國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外,對內則加強落實「能耗雙控」。(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