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艇精英陳至鋒 我划故我在

副刊版 2021/10/05

分享:

「我玩划艇時,並不認識這種運動。只覺得贏了比賽後,刷了存在感,感覺到自己存在的真實。」這是被喻為香港賽艇界新星陳至鋒在訪問時的第一句話。

的確,人們給事物賦予甚麼樣的價值,就有甚麼樣的行動。自此至鋒專注於賽艇,甚至如願做了全職運動員,一路走來,他最感謝的人除了是讓他入賽艇校隊的中學體育老師外,就是一直支持他的母親,他說:「是她叫我決定好目標後就不要害怕,只要勇敢地全力以赴。」

今年22歲的至鋒,先要數一數他近年的威水史,他是2021世界室內賽艇錦標賽輕量級男子23歲以下2,000米賽事亞軍、2020年Concept 2室內賽艇(滑軌)輕量級男子19至29歲21,097米(半馬)項目打破世界紀錄成績、2019年亞洲錦標賽和趙顯臻聯手奪得輕量級男子雙人雙槳艇金牌……

如此亮麗的成績背後,除了汗水外,也少不了淚水的印記,別看現時面前身形高佻、肌肉結實的陽光男孩,言笑侃侃,原來自小是肥仔一名。「我是由細肥到大,人稱肥鋒,加上十分寡言,沒有同學仔喜歡和我玩。媽媽怕我有自閉症,常找老師叫人和我玩,或者讓我參加各項運動校隊,老師們都不勝其煩。所以我都有去過足球和籃球隊試玩,可惜體能未能過關,甚麼隊都入不到。」他笑說。

難忘破學界紀錄

直至升上中學後,媽媽同樣重施故技,而他極想入到校隊,只為一個原因。「我見校隊的運動衫好靚,只要入到任何一個校隊都有衫攞㗎。」但結果同樣地一個校隊都沒有入選,「其實一直好想入籃球隊,而負責籃球隊和室內划艇隊的老師是同一人,他問我不如玩划艇,我當然說好,於是便在划艇隊跟操。」他尷尬地說。

直到有次學界比賽,有隊員受傷不能出賽,他以後備身份代之,即在學界賽奪得第四名,翌年更以破學界紀錄姿態摘下C Grade 1,000米金牌。

他說這是史無前例的興奮事,更直言自己小時候患有哮喘,所以導致體能差,直到玩室內賽艇後,情況才慢慢改善。自此他便專心一意玩此運動。只是他亦曾在中三的學界賽一度失手,但在老師建議下,嘗試真正的「落水」練習,感受不一樣的賽艇經驗。

「戶外賽艇與室內賽艇的難度差別很大,在水上要考慮風速、水感、突發等因素,其實是好有挑戰和更好玩。」經過一輪的戶外賽艇訓練後,他的技術得以提升不少,繼而在學界賽再奪銀牌,並獲得加入港青的機會。

自責令團隊失獎牌

2014年亞洲青年錦標賽是至鋒的港青首戰,因個人失誤而令其四人艇失掉獎牌。「那次是在決賽與韓國爭銀牌,是我在最後100米把槳插落水底,被後上隊伍反超前而跌到第四位。」賽後他說沒辦法原諒自己的大意失誤,半年內都不願、不敢、不能坐上四人艇。

「這次失誤帶來的打擊和刷存在感一樣,來得震撼,的確是意志消沉。好彩教練和隊友都對我不離不棄,安慰我慢慢來,不玩四人艇就專注個人速度訓練,最重要是繼續保持住狀態。」他說。

至鋒經過大半年時間去努力慢慢克服內疚後,在2015及16年連奪兩屆亞青單人雙槳艇金牌,中學畢業後隨即投身全職運動員之列。雖說是順利過渡,但當中少不免有世俗的掙扎,單親家庭長大的他,和媽媽感情至深,在作出人生大決定的同時,也會顧及媽媽的意見和感受,豈料他還未說出決定前,媽媽已經叫他做全職運動員。

媽媽尊重至鋒決定

「自我在學時玩賽艇開始,媽媽已經很支持我。老實說,我不是讀書叻的人,從小媽媽不着重我的學業,但就對我的操行、紀律、責任心等有要求。她知道我是不能運動和學業兩兼顧的人,倒不如專注做好一樣。所以她很尊重我的選擇,並且常會鞭策我在比賽中的訓練是否有努力做到最好。」他說。

就是媽媽常給這種做到最好的「愛的鼓勵」,令到他常笑謔自己可能有強迫症。「因為我是那種只要一坐上賽艇機,Set好時間、距離、賽程,便一定要划到歸零為止才會停止。」

他說這種對自我要求不斷提高所導致的壓力,都會令到自己有點透不過氣來,例如他今年便無緣代表港隊出賽東京奧運。「愈是好想好想,就反而會練得不夠好。我明白這是我性格急躁所致,玩了划艇多年,自問耐性進步不少,但心理質素方面還是需要時間訓練提升。」

﹏﹏﹏﹏﹏﹏﹏﹏﹏﹏﹏﹏﹏

後記

有感於自己在成長路上,遇着許多很好的明燈引路者,而造就了今天的自己。所以近日陳至鋒參與了「恒生-體院精英運動員全方位發展計劃」(Community in Action),在上周四回到母校葛量洪校友會黃埔學校,跟一眾師弟師妹分享運動員點滴。

此計劃是安排運動員以第一身經驗,與青少年互動交流,向學生宣揚積極堅毅的精神,喚起他們對運動的興趣。「每種運動都需要有人去傳承,而且從小引發興趣去學更好。隔了多年再回母校,可以見到許多以前教過我的老師、班主任、校長,真的好開心。」

看他很用心地在台上分享做運動員的苦與樂,他不諱言未來會走教練路綫,持續學習,培育下一代做運動員。

作者:郭秀芳

責任編輯:李越樺

陳至鋒回到母校葛量洪校友會黃埔學校,與眾師弟師妹分享運動員的苦與樂。(被訪者提供)

在水上賽艇,遇到的突發情況,好考運動員的應變能力。(被訪者提供)

陳至鋒在台上發問,台下的師弟師妹相當踴躍搶答。(被訪者提供)

當日回母校,陳至鋒所得的禮物都不算少,有師妹送贈親手繪的畫作留念。(被訪者提供)

一坐上賽艇機訓練,他便會全神貫注把賽程完成為止。(被訪者提供)

左是他 4 年級的肥仔樣,右則是他肌肉男的現況。他還笑問記者此相會否 18 禁不能刊登。(被訪者提供)

和媽媽的感情要好,他說現時住在體院宿舍,不能常常見面,但定會晚晚通電話說日常。(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