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與丹東

副刊版 2021/10/06

分享:

《長津湖》果然走勢凌厲,假期開始三天就收超過十億元(人民幣,下同),預計票房已調整為四十億元。電影都是政策市,既要重整電影市道兼政治宣傳,這戲來得正合時。

流行所及,自然也帶起不少韓戰的話題與記憶,結合到當前國際政治爭鬥,也有着強化新一代民族激情的效果,因為「抗美援朝」這敘事,拿到現在剛好合用。

另一樣是令丹東這邊境城市忽然也熱門起來,那是當年中國軍隊開往前綫的通道,過了鴨綠江,因要強調是志願軍,連解放軍徽都得拉掉。

一直好奇邊境之旅的文化混搭及多次南北跨境,試想下,西南面雲南瑞麗和緬甸,傣族文化;又或者新疆和中亞接壤。東北而言,有兩處必須駐足,一個是接蒙古的滿州里,西伯利亞鐵路途經,看到中俄關係。另一個較有故事的邊境城市,自然是丹東。和平日子走在街上,大多數人都忘了那場戰爭,除了細心去看那鴨綠江斷橋。一九○九年的鐵橋建築,灰鋼鐵骨格非常美麗,韓戰期間,美軍曾炸斷一截,現留作舊迹,還能看到當年的炮火彈孔。

韓戰這場在國內一般被光榮化的戰爭,多年來催生出很多神劇,上一輩的觀眾都應記得《上甘嶺》、《英雄兒女》、《奇襲》等作品(相比中越戰爭就較少作品流傳,不過也有《高山下的花環》這被譽為寫人而言至今最佳的國產戰爭片)。在此背景下,會發現丹東另一個新經濟,原來是做影視基地,有個大梨樹影視基地,協助不少戰爭片的拍攝,當然也成了旅遊點。

三年前,不知吹甚麼怪風,傳言北韓也要改革開放,吸引大批投資者與熱情到丹東炒樓,其時把丹東比喻為剛改革開放的深圳,遍地機會咁話。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