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校長春風化雨36年 退休做司機義載輪椅人士出行圓心願

副刊版 2021/10/08

分享:

去年疫情高峰期,大家經常困在家中,天天面對四幅牆感覺苦悶。但對於行動不便要坐輪椅的人士而言,不論有疫情與否,也需長期留在家裏。前校長黃廣威(Raymond)明白他們的苦況,3年前退休便當上義務司機,載着輪椅人士四處遊逛。「他們因行動不便很少出街,可以出去已很開心了。我曾載他們到兒時的生活地區,以及一些有紀念價值的地方,讓他們懷緬過去及『圓夢』,以正向的態度面對逆境。」

採訪當天,Raymond一身運動便服的打扮,還經常露出燦爛的笑容,跟一般「既定」的校長嚴肅形象,可說是南轅北轍。跟Raymond交談下來,更發覺他很幽默、爽快直率,直言做老師並非是「我的志願」,純粹是父母之命。1982年Raymond於浸會大學數學系畢業,當時應徵懲教署主任及老師,兩份工作同時獲聘,他覺得懲教署是公務員屬鐵飯碗,較為穩陣,但當時Raymond的爸爸卻另有見解。「爸爸話好似陪人坐監,不是太好,我當時尊重他,便選擇做老師。」

於是Raymond便在新法書院當起老師,他自言起初加入教育界並沒有宏大的理想,只是當打一份工,但後來入職大半個月後,卻變得充滿熱誠,更視教育為終身職業。心態上的大轉變,全因兩班頑皮的學生。「我被學校編排教全學校最曳的兩班,我問當時的外籍上司為何有這安排,她說因為我個性豪爽,外形硬淨,應該可以應付他們。」

這位上司果然慧眼識英雄,只是大半個月後,Raymond已令學生的行為有所改善,更令他深明教育的重要性。「我覺得老師要明白學生行為的背後意義,故此我跟他們打成一片、同聲同氣,跟他們溝通多了,學生自然會信任老師。」

與學生同入急症室

Raymond跟學生的溝通時間,甚至是24小時,全年無休。「我把屋企的電話號碼公開給所有學生,方便隨時打俾我傾偈。在一些大節日如平安夜及新年,我會邀請學生上我屋企玩,因我不想他們在街上四圍遊蕩,家長可隨時打電話去我屋企,知道他們的行蹤。」

黃校長屋企的電話經常響過不停,但其中一次的午夜來電,卻令他畢生難忘。「有晚跟太太去酒店食自助餐,我食了一打生蠔,回到家便不停腹瀉。」大約凌晨5時,家裏的電話突然響起,原來是一位學生的哥哥。「學生為情自殺吞了30多粒藥丸,已送到醫院洗胃,暫時無生命危險,但情緒仍很激動,哥哥問我可否立即到醫院見弟弟。其實我肚子很痛,但仍決定去醫院探他。」學生跟Raymond傾談後,情緒開始受控,Raymond便立即走到醫院地下的急症室,證實患上腸胃炎。Raymond笑說當時情況很狼狽,但為了學生辛苦一點也是值得。

Raymond在新法書院工作了29年,曾做訓導主任,以及負責設計4間分校的電腦科課程,後來更升為校長。2012年Raymond轉職到另一間中學,由於學校只開辦了數年,同時他又要重新適應新的工作環境,故此相當忙碌。

學生作文談論新校長

但Raymond不論如何忙碌,每日會準時早上7點半,站在學校門前跟學生講早晨。但估不到這個小小的舉動,卻引起學生的注意。「有一位學生某天向中文老師交作文功課,文中的主角竟然是我。文章的上半部分內容,是說我這位新校長每天在門口跟學生打招呼,只是扮親民,認定我不會維持太久。」不過文章的下一半,卻令Raymond喜出望外。「學生敘述某一個10度以下的清晨,自己已在早上7點半前回到學校,以為是全校最早一個,但估不到校長已站在學校門前,學生說估不到校長可以維持大半年,直言對他刮目相看,十分佩服。」

在新學校任教了約7年,Raymond當時剛好60歲,踏入退休之年,雖然學校提出延遲退休計劃,但Raymond直言教學工作一直忙碌,跟家人相處時間很少,已計劃在退休後多陪伴太太以及周遊列國。他果然坐言起行,退休後的一年便去了8次旅行。

參加「義載周到」計劃

Raymond退休後的生活,當然並非吃喝玩樂,更開始積極做義務工作。「當時有朋友在WhatsApp group問,大家有沒有興趣做義務司機,協助一些行動不便坐輪椅的人士出街。因為我好鍾意揸車,更想到可以幫助人,於是便決定參與這義務工作。」

這個義載服務名為「義載周到」,是一個名為「建‧祝義工隊」籌辦的,目的是為輪椅人士提供服務,免費義載他們到處參觀及遊覽、探望親友,甚至是覆診等。Raymond於2019年加入做義載司機,曾載過多位輪椅人士到不同地區,其中他最難忘是一位坐輪椅的爸爸。「當時我載着一家四口上山頂,原來這裏是爸爸及媽媽以前經常拍拖的地方。汽車到達山頂後,爸爸十分興奮,更不用輪椅,堅持撑着拐杖行一條小路。其實路程很短,坐輪椅只需要1分鐘,但爸爸一瘸一拐的走了10分鐘。我看着一家四口挽着手行上山的背影,我也很感動,因為可以為他們完成心願。」

還有一位患有末期癌症的病人,Raymond說他曾book了兩次義載服務,但都因身體突然不適被送到醫院,結果要取消。後來第三次終於成行,目的地是赤柱。「他帶着太太一起漫步,我感覺他想在臨離開前跟心愛的人重遊赤柱,我能夠為他完成最後的遺願,真的很有意義。」

除了當上義務司機外,Raymond更參加一個名為「建祝+ social career義務導師計劃」,運用自己三十多年的教學經驗,為基層小朋友提供網上補習服務。「其實不少住劏房的新移民小孩,甚至一些來港的難民小朋友,中英文都不好,我們為他們提供補習,希望協助他們早些融入社會。」

Raymond現在大約用三分之一的時間投入義工服務,他認為退休人士可以善用自己的時間及知識,幫助社會有需要的人,讓人生下半場繼續精采下去。

---------------------------------

無心插柳 買樓收租

黃廣威校長自言自己並不善理財,舊同事更笑說他缺乏財政獨立能力。「我當年跟女朋友(現在太太)拍拖兩個月後,便一起開了個聯名戶口,我地兩個都可以入錢及取錢,更一直用到現在。」Raymond說一直都有儲蓄,但從來未想過買樓投資,但卻在無心插柳下成為業主及有樓收租。「80年代初我首次置業,是沙田某大型樓盤。我當時沒有想過買樓,只是某天跟太太經過一個樓盤,發覺環境幾好,於是便買下來。後來我才發現按揭利息高達19厘,供樓費用差不多佔去我三分之二的人工,當時供得很吃力。」

Raymond一直認為買樓是用作自住,但後來卻遇到一位學生,就促成第二層樓的出現。「我有一位學生畢業後做地產經紀,他向我推介樓盤,當時正值金融風暴後,經濟很差,我知道他有兩個小朋友,卻很久沒有開單,於是我便替他買了一層樓。」就因Raymond無私的幫忙這位學生,讓他現在可以有樓收租,作退休的生活費用。

﹏﹏﹏﹏﹏﹏﹏﹏﹏﹏﹏﹏﹏

圖片:湯致遠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責任編輯:招美寶

未退休前,黃廣威(Raymond)以校長身份接受過不少有關教育的訪問,但退休後,他自言不想被人感覺宣傳個人,起初不願意做這個退休訪問,但後來義工同事說希望以他的故事做例子,鼓勵更多退休人士做義工,故此這個訪問才能成功進行。

Raymond做義載司機時,事事都親力親為,除了載輪椅人士到目的地外,有需要時還為他們影相拍照。

Raymond做義載司機時,事事都親力親為,除了載輪椅人士到目的地外,有需要時還為他們影相拍照。

Raymond在浸會大學修讀數學系,隨後便到新法書院教書,從事教育工作達36年。

Raymond除了做義工外,還會不時抽時間照顧孫女,十分忙碌。

Raymond做校長時經常與學生打成一片,感情相當好。

Raymond說退休人士要抽時間運動,自己閒時最愛打保齡球。

退休後,Raymond跟太太經常周遊列國旅行,曾到過克羅地亞的杜邦力古城。

去年疫情嚴峻,「義載周到」除了義載輪椅人士外,還會把口罩派發到不同地方送給基層市民。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