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新界北 3大深層次問題

評論‧世情 2021/10/12

分享:

在剛發表的施政報告,土地發展是一個重要課題,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覺這份報告很虛、不夠實呢?報告中「研究」出現了50次,「探討」出現了8次,這些都是「虛」字。眾所周知,土地及房屋問題困擾了香港20多年,記得1997年首屆特首選舉,候選人為顯示了解社會問題,於是去探訪籠屋;現今官員仍是去探訪籠屋,現在更多了劏房,20多年來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更加嚴重,籠屋儼成布景板,單是這點已顯示了深層次問題。

筆者在中文大學深圳校園教書,內地學生及朋友常問,為甚麼在深圳一邊的羅湖已是城市,往香港一邊的羅湖望去,卻是綠油油的山,甚至有牛,但香港常喊着不夠土地建屋?他們又說,香港有籠屋、劏房,牛住的地方也比人好,真是不可思議。

沿用鐵路+加物業模式 樓價難減

發展新界北相信沒有解決樓價高的問題,因為特首在被問及造價時,說土地有價,仍然會用鐵路加物業發展的模式,這是一個舊思維,也是令香港產生嚴重社會問題的根源。特首曾說港鐵是一座大山要處理,但到現在沒有好好處理,反而更加重用來發展。

發展鐵路本身是對的,但以物業發展支付鐵路建造成本,便會使地價高企,想令樓價達至更多人可負擔的水平便成天荒夜譚;近來港鐵更聯同發展商投地,更會令地價上升,非香港之福。可惜的是政府沒有對症下藥,令問題核心揮之不去。

後知後覺 欠前瞻管理

另一個深層次問題,是沒有前瞻性管理。如果政府可以早10年、甚至20年前發展新界北,那便是走得比別人快,或至少讓人覺得與深圳同步。可以說,官員理應更早了解多個「五年計劃」,如果多了解,便可能會把政府總部、立法會大樓等建在較北的位置。當年已有聲音指出,把特首辦、立法會、政府總部放在一起,會有莫大風險,這點在2014和2019年表露無遺。現在深圳發展了40年,已相當成熟,但香港要到2021年才醒覺要發展新界北,這便是後知後覺、被動的管理。

第三個深層次問題,是欠缺細節,這點無論在去年的保就業計劃、最近派發消費劵令長者排隊、以至勞福局局長稱會考慮強制把強積金轉到公共年金,無不是細節上出了大問題。施政報告表示,新界北都會將可容納250萬人居住、提供65萬個職位,但這些是甚麼職位?入息是多少?比起深圳有甚麼不同?企業也許會問,為甚麼要多付近一倍薪水,在香港設立公司,而不在對岸的深圳?

欠缺細節 未帶來實在願景

如果施政報告可以說出,於2041年在新界北創造65萬個職位,這些職位的入息中位數與全港相若,而40至50萬個單位的平均面積也比全港平均好,價格是可負擔的水平,同時也說明如何處理港鐵角色,以及政府收入基礎的解決年日,這便帶來了更實在的願景。現時的施政報告如何落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單是仍然要依靠港鐵去發展,已令很多人心涼了半截,教人如何相信明天會更好呢?特區政府和官員就是說得太多虛話,浪費了20多年的光陰,令香港付上沉重代價。

如果施政報告可以說出,新界北都會65萬個職位的入息中位數與全港相若,40至50萬個單位的平均面積也比全港平均好,價格是可負擔的水平,這便帶來了更實在的願景。圖為新界北坪輋及打鼓嶺一帶農地。(程志遠攝)

撰文 : 李兆波 中大商學院亞太工商研究所名譽教研學人、中大(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客座講師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