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在黑暗

副刊版 2021/10/15

分享:

「如果我能看得見,就能輕易的分辨白天黑夜,就能準確的在人群中,牽住你的手。」(見註)

東京殘奧女子四百米決賽,中國失明選手劉翠青,帶着完美跑姿於賽道上風馳電掣,在領跑員徐冬林帶領下衝過終點,以56.25秒時間刷新世界紀錄,讓中國自豪的同時,也讓全世界失明人士感到驕傲。

黑暗中奔跑是甚麼感覺?是恐懼!

七、八年前,跟子華和Philip到外蒙古旅遊,住在大草原,像海洋般的綠草一望無際,前後左右方圓數里也見不到任何障礙,大家童心未盡,提議閉目狂跑看誰跑得最遠。心裏肯定知道前面只是一片草原十分安全,只是跑上很短時間,便害怕起來,原來,在黑暗中跑步,要克服的,是恐懼。

進化到有站立能力的人類,需要精密平衡系統,才能以雙腿走路,其中包括感應身體位置,迅速把資料傳送到小腦後,再指令不同肌肉作出調整,而視力是感應過程最重要的合作夥伴,尤其在奔跑時,反應調整的要求更高,失去視力卻仍能飛奔,艱苦訓練的同時,也要克服那份恐懼。

劉翠青僅僅牽着引導繩,跟着徐冬林擺臂節拍配合着步速,用感覺來代替視力,她看不見前路,更看不到終點,只是憑着勇氣和信念,一步一步向前,就是過了終點那刻,也不知道勝負,只知道盡力地跑。

人生借鏡,難道視力健全的人,真的能看清前路,看到終點嗎?

註:歌詞來自《你是我的眼》。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1/12/03
合併
2021/11/26
蠢工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