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今昔

副刊版 2021/10/18

分享:

估不到山西成為全國焦點,得靠這次水災。它一早該得到更多的目光,而非只成為像笑話一樣的,一提起山西,就想到煤老闆。

但山西確是煤礦富戶,同時作為百姓窮鄉,收入差異極大。它提供了差不多全中國四分之一的煤產量,供應十多個省份。可是,過度開採和不規範採礦,是長期被忽略的問題。其實,坊間有不少獨立報道調查寫過,但幾十年的問題,從經濟到環保,影響之廣,根本不是報道之力可解決。譬如基本的挖礦洞地點,表層和礦層間要保持的中空,挖了,就定會引致水土流失,有時是周邊地貌乾涸、有時是破壞原水道系統,極可能和水災有關。

說山西該早名聲在外,是指它其實古文化豐富,而且多是保留下來,上千年的古建築。平遙古城現正舉行年度電影節,已成了現在中國最有規模的民間電影節。但古城有二千年歷史以上,就算放進近二百年近代史,它還可說是中國金融業先驅。因為清代晉商黃金年代,平遙是北方通中亞東北以至南方的物流樞紐,去到平遙,北京就不遠了。生意愈做愈大,真金白銀不方便帶那麼多,才開始用票號,見票交易,成為早期的銀行系統。所以,去平遙旅遊,最吸引是看鏢局銀莊。

其他文物點就更多,雲崗石窟的各種佛像,混雜西域至波斯風味;純中國傳統,必看木塔。山西的全國重點保護文物最多,有多達五百座元代建築,三座僅存的唐代木建築也在此。之前仿效梁思成走山西古建之旅,才真被打動。他爬上應縣木塔量度的事迹已成傳說。他意思是,想不到這表面上封塵的破舊中,埋藏了那強大的能量和精神,當然還有美。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