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債限玩火 會否衝出「灰犀牛」?

評論版 2021/10/18

分享:

人們古時以為天鵝都是白色的。古羅馬詩人曾以「黑天鵝」(black swan)比喻不可能的事物,直到17世紀末,歐洲人才在澳洲知道黑天鵝原來真的存在;這個詞今天引伸為機率極低但影響極大,往往事後孔明才覺得合理的意外事件。相反,「灰犀牛」(gray rhino)則比喻為大而無當,人人都能察覺到,只是選擇視而不見的風險。

美國政治鬥爭威脅牽連全球經濟。共和黨把持參議院一半議席下,給拜登民主黨政府製造麻煩。他們以不滿拜登「大花筒」為由,逼得國會上周正式同意,僅將美國債務上限小幅提高4,800億,至28.9萬億美元。

這個額度預料只夠華府維持發債至12月3日,意味兩黨未來一個多月還要鬥下半場。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去信拜登揚言,自己不會再幫助說服共和黨人支持提高債限。

在野黨藉債限 向執政黨叫板

美國債限危機正是一隻灰犀牛,人人看得見,知道牠脾氣壞,憑邏輯就能夠預知牠受刺激會橫衝直撞,破壞力非常強大,只是選擇相信這機會很低,所以長期以來對這威脅隻眼開隻眼閉。

債務上限(debt ceiling)是美國內部自定的法律界綫,限定了美國財政部能發行多少債券。美國憲法規定,華府發債權力由國會授予。美國立國以來,每次發債都由國會分別批准,直到1917年美國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為了給予政府更大融資彈性,國會設立債務上限,容許華府在這限度內自由決定發債事宜。

接下來的歷史發展,美國成為了需要不斷借錢還錢的國家,債務上限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高,多年來實際上就是形同虛設,也不成問題的一回事。

不過,隨住美國近年政治鬥爭每況愈下,債限已變成在野黨向執政黨叫板的一大工具。國會近10年在鬥爭與妥協下,也不時搞出一段時間內暫停債限,限期過後再重設的花樣,惟萬變不離其宗。本輪債限於2019年暫停兩年,今年8月重設至28.4萬餘億美元;若非國會上周拍板小幅提高,預定今日(10月18日)就會爆煲。

相比偶爾發生的華府停擺,債限危機影響要惡劣得多。華府停擺是國會未能及時通過撥款法案所造成,公務員無糧出下,通常只會導致圖書館、國家公園等公共服務關閉,較嚴重的也只是街上垃圾無人清理,而警隊消防救傷等應急部門仍會捱義氣運作。

債務違約信心危機 恐經濟衰退

債限危機的衝擊則是世界性的。美國政府一旦無法再舉債,不僅會產生華府停擺相同的場面,還會令當局無法發放社會福利金、軍隊薪金、子女稅額抵減金等,直接影響數以千萬美國民眾。更重要的是,財政部不能發債,意味只能以現金償還到期債務,這勢必導致美國債務違約。

美債向來被視為最安全的投資,債權人遍及世界各地官方與私人機構,違約恐會觸發信心危機,導致美元大跌、金融市場巨震,隨之可能經濟衰退、民不聊生。

債限導致美債違約的情況,史上從未發生,不過光是債限危機逼近,已能造成嚴重和長遠影響。2011年債限危機,標普史無前例將美國債務評級,由最高AAA降一級至AA+,觸發當年「黑色星期一」大跌市。債限危機會刺激債息上升,增加華府借貸成本。智庫「兩黨政策中心」(BRC)推算,當年債限危機令接下來10年借貸成本合共增加189億美元。

債限危機也喚起外界關注美國債務問題。特朗普減稅,拜登計劃大興土木,加上軍工複合體以針對中國為旗猛索經費,近年美國債務佔GDP比率已從不到110%,急升至超過130%。這雖仍遠遠談不上全球數一數二,但其現時28.4萬億美元債務規模卻遠超各國。只講利息就已經是天文數字,而簡單說假如加息一厘,就意味要多付2840億美元,相當華府2022財年6萬億美元預算近5%。

大宗商品價飈 撑美元美債需求

也許讓美國淡定的是,商品價格正在撑起美元和美債需求,有助美國舉債度日現狀維持下去。大宗商品價格在新冠疫情以來急升,彭博商品現貨指數近日已升破2011年紀錄高位,屢創新高;鑑於絕大部分國際貿易均以美元結算,這意味各方都要儲備更多美元,美元美債需求只會增加。

事實上,美元1971年脫離金本位後一度風雨飄搖,地位也是靠商品價格挽回。國際油價自1973年石油危機起一路狂飈,客觀上協助穩住了美元體系,使大家繼續參與買美債、養美國、挺美元這個遊戲。陰謀論因此認為,石油危機乃美國幕後擺布中東國家炮製,而沙特阿拉伯與美國有密約,將賺來的石油美元「再循環」到美國。

然而,世上沒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變的;借錢還錢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這道理誰都懂,問題只是信心會在哪一天突然消失。胡鬧債限危機,看扁這頭灰犀牛不會真的衝過來,在牠面前恣意挑釁,其實就是玩火。

美黨爭倘懸崖勒馬 亦兩敗俱傷

債限本來無一物,美國政客為了黨爭卻一再故意製造危機,庸人自擾之餘,更威脅拉全世界落水。盡管今次很大機會一如既往,到最後關頭就會懸崖勒馬,免得即使打倒了政敵但自己接管的卻是廢墟,不過他們這樣操作,等於在提醒世人必須把雞蛋分散,不能單靠美元。

世界在變,美國地位也在變。10年前債限危機過到關,今年債限危機也應該過到關,10年後債限危機又會怎樣?誰也說不清。灰犀牛一旦發惡奔跑起來,誰也擋不住。

美國近年政治鬥爭每況愈下,債務上限已變成在野黨向執政黨叫板的一大工具。(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