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傻經典? 逃過二戰審判的日本戰犯

評論‧世情 2021/10/19

分享:

昨天談到日本人愛吃咖喱,昔日軍隊有份推廣,軍中伙食咖喱不可少,咖喱送飯,士兵吃得飽。士兵吃飽後上戰場,進行侵略戰爭,日本法西斯的種種罪惡行徑,中國人可不能忘記,需時刻警醒自己。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趁靖國神社秋祭,雖未有前往參拜,但亦奉上祭品,軍國主義陰魂不散。

而在二次大戰後的東京審判,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訊由盟國起訴,要為日本侵略行為負責的28名甲級戰犯。戰犯中唯一平民大川周明,卻因為在法庭打人一巴掌而重獲自由,打的還是戰犯中的戰犯東條英機,究竟怎麼一回事?後世還有一種講法,大川其實詐癲扮傻逃過刑罰。

有一本書《A Curious Madness:An American Combat Psychiatrist, a Japanese War Crimes Suspect, and an Unsolved Mystery from World War II》,作者為Eric Jaffe,台灣譯版名叫《逃離東京審判:甲級戰犯大川周明的瘋狂人生》,詳細講述了這件事。東京審判,有人稱為「日本的紐倫堡審判」,目的就像紐倫堡審判清算納粹德國罪行一樣,審訊日本的戰爭罪行,戰犯包括日本戰時首相東條英機及軍方將領等,還有大川周明,雖然是甲級戰犯,但他的身份是平民。

大川並非政治人物,亦無軍職,但在思想界被稱為「日本法西斯主義之父」,鼓動日本社會走上軍國主義、軍事擴張道路,盟國相信他是日本高層的智囊,對侵略戰爭起推波助瀾作用,因而作出檢控。

《逃離東京審判》書中寫道,1946年5月3日,大川周明被帶到法院提審時,完全就是個瘋子模樣。他坐在被告席後排中間位,正對法官席,前面坐着東條英機,東條招牌式的禿頭和圓框眼鏡異常顯眼。所有被告中,只有大川周明與眾不同,沒有那種場合該有的拘謹,他穿寬鬆睡衣的模樣,甚至讓人覺得可笑。

法庭書記誦讀各人長達55條罪狀時,大川顯得有些焦躁、坐立不安,不時低聲亂語,又解開「睡衣」鈕釦滑下肩膀衣角。書記唸到第22條訴狀,大川突然起身,臉上帶「邪惡笑容」向前方東條英機禿頭拍了一掌,令東條錯愕(請【按此】觀看「大川庭上打東條英機」視頻),轉身看了一下,再轉回頭面色尷尬,庭內一陣騷動,法官宣布休庭,憲兵把大川拖走時他仍喧鬧不休。

第二天開庭,法官指示為大川進行心理評估,帶他離開法庭以便其他庭訊進行。大川在等待室又打了一位美國人一巴掌,還稱自己發現從空氣中攝取營養的方法,所以很久沒有進食。

大川這些言行讓媒體如獲至寶,事件成了國際媒體頭條新聞。後來專家鑑定指他精神有問題,不宜受審,就此逃過刑責,1948年東條英機等7名戰犯在巢鴨監獄接受絞刑後,大川獲釋回家,活到71歲過世。

庭上拍打東條英機 真傻定假懵?

作為甲級戰犯,他究竟是難以接受失敗的事實,幻想破滅以致神智恍惚、舉止失常,抑或詐癲扮傻逃過審判?若干年後,大川回憶說,他對旁聽者把一場審判秀當作公義之事相當惱火,一時衝動就往東條英機腦袋拍一巴掌,藉此粉碎法庭內可笑的肅穆云云。

不過,美國中情局有關大川周明的個人紀錄如此寫道:「甲級戰犯所謂精神錯亂乃是偽裝。」《逃離東京審判》一書作者的祖父Daniel Jaffe是美軍精神科醫生,他有份判定大川精神異常,無法繼續受審,這次鑑定亦成為歷史爭議。有陰謀論則說,其實是美國為主導的軍事法庭放過大川,因為以大川的學術根底,擔憂他在法庭上雄辯滔滔,宣揚右翼學說,抨擊美國的諸種惡行云云。

廣東話中,「裝傻」意思的很多,普通話說的「裝」,對譯廣東話是「詐」,裝病、裝聾作啞,廣東話說成詐病、詐聾扮啞,「詐假意」就是假裝,還有詐傻扮懵、詐癲扮傻、詐癲納福之類。堂堂一個懂8種語言的大學教授、思想家,能力高又充滿熱情,卻運用在日本軍國主義道路上,到了生死關頭,又不面對事實選擇逃避,在法庭以瘋子行徑竟然可以騙過專家鑑定,扮傻避過制裁固然無賴,但我們做人有時詐傻扮懵,只要沒有傷害他人,卻不失為一種處世之道。

日本有一位作者創造「傻瓜力」指數來衡量快樂,愈傻愈快樂。傻瓜之所以是傻瓜,並非智力有問題或詐傻扮懵,而是EQ高,情緒管理得好,所有事從容面對。以傻人的方式生活,騙一下自己和別人,大家都舒服的話,有何不可?

榮耀也罷,屈辱也罷,都以平和心態面對,少一些無奈與感慨,多一份從容淡然,「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靜觀天邊雲捲雲舒。」讓生活成為一泓平靜的水,人生是一朵自在的雲。傻,不過不是蠢。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