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入侵市區 港府應怎管理?

評論版 2021/10/23

分享:

西班牙有著名的奔牛節,香港則不時有野豬在市區奔走。早前社交媒體廣傳一段視頻,一群20多隻的野豬在港島的一條馬路上奔跑,似乎在追趕一輛的士。

港鐵機場奔走 攻擊行山市民

用手機在市區捕捉野豬的身影幾乎成為我們一項運動,眾多朋友紛紛在社交媒體上載野豬漫遊全港各地的片段。有市民在去年拍攝到幾頭野豬在中環中國銀行總行外的水池暢泳;今年年中有網民看到小野豬在港鐵鰂魚涌站登上列車;也曾有視頻顯示身形龐大的野豬蹬着後腿、前腿趴在大型垃圾桶上方並探頭在垃圾桶內「搵食」,片段更登上外國報章。

野豬們何時變得不再可愛且令人感到討厭,甚至造成威脅呢?是打從牠們侵入了港鐵堅尼地城、黃竹坑和鰂魚涌等站?是牠們闖入香港國際機場停機坪?又或是牠們走到市區的街道上與路人一起競步時開始?

或許是自從牠們開始襲擊市民?今年7月就有行山客在鰂魚涌被野豬咬傷。數星期前,一名老婦在山頂附近遭野豬襲擊導致手肘、骨盆被撞碎,據報她需要接受5小時手術、治療花費了約50萬港元。雖然野豬攻擊人類並不常見,但後果卻可以很嚴重;現在或許是時候重新檢視針對野豬的管理措施。

野豬並非在家飼養的寵物,雖然有些人非常主動餵飼街上的野豬,這亦更吸引牠們走進市區。成年野豬的體長達2米、肩高近1米、體重可達200公斤,小孩、長者又或身形較細小的朋友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自然會感到害怕。野豬是雜食性動物、長有鋒利的牙齒、行動迅速、游泳能力強、一般在夜間活動。牠們吃得很雜,既會吃植物、也會捕食小動物、甚至在燒烤場和垃圾桶尋找食物。牠們身上也帶有不少寄生蟲、細菌及傳染病毒。

積極控制數量 勿步羅馬後塵

本港沒有確實的野豬總數,而據漁農自然護理署2019年開展的研究推算,全港郊野地區約有1,800至3,300頭野豬。若以市民目擊牠們的頻率作估計,相信野豬的數量上升了。野豬的繁殖力強,約7個月至12個月大就具備繁殖能力,每年可生產一至兩次,每次能生產4到12隻小豬,平均每年6隻。這樣的話,野豬數目或可以每12個月便翻一番。

這並非香港獨有情況。野豬曾是鄉郊問題,現在牠們已入侵到市區,所到之處造成一定的破壞。牠們為巴塞隆那、柏林又或休斯敦等城市都帶來不少麻煩。據國家地理報道指,不少研究人員認為野豬是地球上最具破壞性的入侵物種之一。

羅馬有近5,000至6,000頭野豬、牠們成群結隊地走入市內吃垃圾,情況可以用猖獗去形容,以至這成為今年當地市長選舉的議題。自2018年起,羅馬當局每年捕獲及撲殺約1,000頭野豬。

澳洲野豬氾濫,數量逾2,400萬,被視為對農業造成禍害亦嚴重破壞環境。野豬某程度上對人類和地球生態都有害,主要原因是全球因野豬活動而出現的碳排放約為490萬噸,相當於110萬輛汽車的碳排放!為控制野豬數目,澳洲當局處理野豬的措施包括設置陷阱、使用毒餌、甚至射殺。

香港沒有狼和其他自然界的天敵來控制野豬數量,面對的問題就更大了。香港在管理野豬方面又有甚麼對策?漁護署現有的野豬管理措施包括捕捉及避孕或絕育、又或把野豬搬遷到遠離民居的郊野位置、以至安樂死及人道毀滅等。

以往,曾有兩支由民間志願人士組成的野豬狩獵隊,在接獲當局通知後會負責捕獵野豬;但其後受到一些維護動物權益人士反對,狩獵隊在數年前解散了。時移世易,相信今天愈來愈多市民支持控制野豬數目,尤其當身在市區卻受到野豬騷擾、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的情況時。是維護動物權益或人類安全更重要?在香港變成羅馬的情況之前,我們是否應更積極地控制野豬數量?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