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直擊 西九M+ 11月開幕 首展香港:此地彼方 揭露房屋問題

副刊版 2021/10/23

分享:

籌備多年,西九文化區的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M+,鐵定於11月12日(星期五)開幕!佔地65,000平方米,包括33個展廳、1,500件作品,不單只是文化人,一般市民也希望一睹其豐富的館藏。

開幕展由6個專題展覽組成,當中包括位於地下大堂展廳的「香港:此地彼方」。記者直擊,發現自五、六十年代至今,香港的房屋問題一直未解決,建築師張智強的《變形蝸居》,會否是解決良方?

藝術家眼中的房屋問題

M+香港視覺文化策展人彭綺雲表示,今次的「香港:此地彼方」展覽,有關香港的房屋問題,某程度上以不同的藝術家及其作品,觀看同一件事,態度是開放的。就好像建築師張智強在其筲箕灣的居所,大概是城中最著名的蝸居。他經過多年的摸索和實驗,最終將這個自幼居住的32平方米單位變成《變形蝸居》。

《變形蝸居》:M+委約他製作《變形蝸居》一比一的變奏版,展示一系列的移動牆壁,如何模糊建築的結構和家居的界限,讓蝸居也可以擁有廚房、浴室、廁所、用餐區、睡房等多重空間。張智強以人每次只能做一件事的假設為出發點,只要將不銹鋼的牆壁移動,便能騰出空間,專注做一件事。他的設計,會否為香港的房屋問題,提出一個解決妙方呢?

《漂流家室》:2009年,香港建築師兼藝術家黃國才,曾經建造了一間袖珍的水上房屋,並將之駕駛到西九文化區海濱長廊外的維多利亞港上「入住」。這艘船屋以香港住宅單位常見的建材製成,包括有袖珍版鐵閘。黃國才以作品及整個「入住」行為(如在這期間打了一場水上高爾夫球和釣魚),嘲諷香港高昂的樓價和狹窄的生活空間。

《建築密度》:居港25年的德國攝影師Michael Wolf(吳爾夫),2019年於長洲家中去世。他最為人熟悉的作品,是拍攝香港高密度大樓的系列《建築密度》,展現出建築環境中的抽象圖案及堆疊重複的美感。就好像2005年的作品《建築密度#8b》,畫面是彩虹邨色彩繽紛的外牆。彩虹邨於1959至1964年間建成,屬最早落成的公共屋邨之一,8座7層高的大樓容納近43,000人,是其時最大型的屋邨。

---------------------------------

香港從此地到彼方

「香港:此地彼方」展覽,將會從60年代說起,透過「此地」、「身份認同」、「地方」、「彼方」4個章節,多角度呈現香港多姿多彩、獨一無二的視覺文化。

1.「此地」:本地藝術史速成班

展覽策劃之初,M+便決定以「九龍皇帝」曾灶財的墨寶揭開序幕。曾灶財的墨跡曾經遍及大街小巷,他剩下的塗鴉應否收納進藝術館,抑或繼續浪迹街頭都曾經引起爭議。M+香港視覺文化策展人彭綺雲表示,曾灶財不是傳統一般的藝術家,但他卻是視覺文化的重要人物,因此以他的作品揭開序幕。

這部分還包括呂壽琨60年代掀起的「新水墨運動」,以他獨創的禪畫為中心,兩旁放置了王無邪、梁巨廷、周綠雲等人的作品。及後,一群藝術家如司徒強、楊東龍、黃仁逵開始作抽象實踐。

到了90年代末,香港的視覺藝術發展走向概念化,畢業於中大藝術系的李傑是當中的佼佼者。

2.「身份認同」:混雜多元文化的城市

來到第二個章節「身份認同」,透過平面設計和建築作品,可見香港的「混雜」特性。

像鍾華楠設計的太平山頂觀景台,是為了吸引遊客而興建的,其外觀狀似中國古時的瞭望塔,當中的幾何結構卻相當現代化,足證本地建築項目也可以擁有宏大目光,但可惜已於1993年拆卸。

近似的例子還有1970年日本大阪萬國博覽會香港館,由費雅倫(Alan Fitch)設計,一眼看去恍若懷舊的中式帆船,符合外界對於東方的幻想,至於直綫的運用則深具現代主義風格,再一次印證香港的多元魅力。

3.「地方」:香港建築面面觀

這裏所展出的香港建築相關藏品,是從「地標」、「生活狀況」與「基礎設施」三方面支撑起整座城市的日常運作。

「地標」聚焦於擁有歷史價值、象徵新時代的殖民時期建築。以香港大會堂為例,她不是一幢密閉的大樓,而是開放予公眾的空間,集展覽廳、演奏廳、婚姻登記處、圖書館於一身。

香港地少人多,人盡皆知,將這種「生活狀況」推向極致的,非九龍城寨莫屬,其人口稠密的程度冠絕全球,格雷格.吉拉德(Greg Girard)的攝影作品《九龍城寨--屋頂上的小孩》正正呈現了這種狀況。

「基礎設施」都是推動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石。有些供應電力,如堅尼地道電力變壓站;有些則提供住所,如香港最早期興建的公共屋邨彩虹邨、私人屋苑太古城等等。

4.「彼方」:他人眼中的香港

不少流動影像作品都以香港為場景,千百人眼中卻有千百個香港。彭綺雲估計,約有200多款機動遊戲是採用了香港的街景。

戴修(Hugh Davies)的多熒幕錄像裝置,便旨在研究全球電子遊戲如何汲取香港電影、建築等視覺文化的養份,再將這些元素融入遊戲設計之中。

從「此地」一路走到「彼方」,相信沒有其他作品比江記(江康泉)的《海市鏡花》更適合為展覽畫上句號。《海市鏡花》是一段全長6分44秒的動畫,描繪城市與身體之間的關係:大街小巷就如血管,人類則如血液,行走其中,輸送流動。而動畫中大膽鮮明的用色,與江記此前的漫畫《香江模糊記》一脈相承,均是源自我城的霓虹夜色。

﹏﹏﹏﹏﹏﹏﹏﹏﹏﹏﹏﹏﹏

圖片:湯致遠、何小雲、M+提供

作者:何小雲、柯家紈

責任編輯:黃依情

張智強《變形蝸居》的設計,「窗外」還刻意打造了「街景」。

M+大樓是由世界知名建築事務所Herzog & de Meuron與TFP Farrells和奧雅納合作設計。

蝸居也可以同時有浴缸和企缸,厲害!

這個《變形蝸居》有很多儲物空間,衣櫃及鞋櫃也不缺。

早上只要將睡床收納,便多了空間。

黃國才的《漂流家室》,後面的牆上還播放當年的行為展演錄像。

居港25年的德國攝影師Michael Wolf(吳爾夫)2005年的作品《建築密度#8b》

當今天曾灶財的墨寶或被油漆遮蓋、或已剝落褪色,這道2003年的作品——《門》,更見珍貴。

M+香港視覺文化策展人彭綺雲的後方,是曾灶財的《九龍地圖》,是他直接在九龍地圖上揮筆,「世祖」下方寫上他4名家族成員的名字和「采邑」,宣示他擁有九龍半島的主權,有人將他的行為視作對英國殖民管治的反抗。

一個人的身份、素養是如何構成。生於1970年的石家豪,就以一套16幅的彩色鉛筆圖畫及文字,解構他的《石家豪的文化生活》。當中對他有影響的,除了正路的村上春樹、貝聿銘、米開朗基羅、莊子、小王子等,想不到連金庸筆下的金毛獅王謝遜都有份。

鍾華楠設計的太平山頂觀景台

費雅倫以中式帆船為靈感,設計萬國博覽會香港館,而館內就展出呂壽琨的作品——《太古無法》(圖右)。

這是進入地下大堂展廳的入口處,牆上已有台灣董陽孜的書法作品。

江康泉(江記)的錄像裝置《海市鏡花》,融合了他對本土文化的興趣、日常生活的經歷和科幻想像,令人目不暇給。

江康泉(江記)的錄像裝置《海市鏡花》,融合了他對本土文化的興趣、日常生活的經歷和科幻想像,令人目不暇給。

這個M+委約創作的《懸浮城市》,是指由信德中心至金鐘一段不用在地面行走的架空天橋。彭綺雲指這是香港特有的現象,透過天橋及經過不同業主的大廈,就可以製造一個Cities Without Ground。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