矯枉過正

副刊版 2021/10/25

分享:

前陣子在此提及,有品牌在北美把「whitening/lightning」(美白)、「fair complexion」(白晳膚色)等字眼,從產品宣傳剔除,以應對當地反種族歧視聲音。這引發一些思考和問題:一、為何以中性語調講產品功能都會冒犯他人?二、為何有人會那麼容易感到被冒犯?三、若產品真有此功能,日後應如何說才叫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

有些事,先要搞清楚邏輯,一個人追求白晳一點如膚色,不等如會討厭或歧視有色人種,若想美白都會被視為冒犯他人的話,那以後做人甚艱難,讚一個人靚或高,或會令周邊自覺不夠美或不夠高的人感覺被歧視,那就乜都唔使講,閉嘴最安全了。

近年,又有人太想在性別上呈現自己政治正確,結果搞到滑稽騎呢兼不倫不類。二○二○年,美國密蘇里州有眾議員帶領一眾同僚祈禱,最後以amen(阿門)結束時,畫蛇添足加多個「awoman」,結果被嘲多此一舉兼錯誤解讀amen的意思。《經濟學人》剛出版的十月號期刊提到,有人說「女人」(woman)一詞帶有性別色彩,建議用「bodies with vaginas」(有陰道的身體)、「birthing people」(生育的人)、「menstruating people」(來經者)代替云云。矯枉過正到如此滑稽,看到我眼凸兼失笑。

以下純粹個人看法,亦沒考量是否政治正確的問題:我身為女性,從不會因「女人」一詞感到被冒犯,女人就是女人,只是事實描述,等如男人就是男人一樣。現時西方社會有些人追求凡事要政治正確,我認同《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一篇文章的呼籲,是時候要rethink political correctness(重新思考太過政治正確所帶來的問題)了。種族或性別歧視,是人類更深層次的問題,若只在那些不相干的名詞上日鑽夜鑽,鑽到不倫不類,實無助解決真正的核心問題。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