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國醫療器材公司管理層 退休後當生態導賞員關注海岸垃圾

副刊版 2021/10/28

分享:

有人認為退休後人生焦點驟失,但部分銀髮族亦在此熟齡之年圓夢。今年62歲的葉穗強(William)正於退休後從事生態導賞員一職,笑言「就算不帶團,自己都愛周山跑,有人作伴聊天,分享知識更好。」他更與朋友成立「美麗海岸關注組」,定期與義工清理海岸垃圾,出心又出力。

關於退休,葉穗強(William)有個有趣的個人觀察。「男人不似女士,身邊總有一班閨密相伴。男人退休後多了時間留家,老婆仔女可能不太習慣多了個人,反而遭受排斥,拗撬亦較以前多。」

友人猝逝 珍惜餘下光陰

今年62歲的William 10年前已退休,90年代他與家人移民新加坡,後來輾轉於當地多間美國的醫療器材公司工作。「如售賣超聲波機、心臟儀器等等,由起初的Sales Marketing到退休前的亞太區市場推廣總監,由日本、韓國以至澳洲新西蘭等27個國家的市場都是我負責,兼向美國公司提交報告,所以1年有200多日都在出差中。」

在新加坡的職場中,William不斷被獵頭公司挖角當管理層,他說是「高處不勝寒,久不久就要搬下位」。但於2011年決定退休,源自友人的遭遇。「那是另一間公司的行家,他出差時在北京的一間酒店猝逝,我即時『叮』一聲覺得生命很無常。那時我身在韓國,北京我也待過幾年,就用我的人脈看能否幫點忙。」

接待外國遊客 分享知識

適時William的太太有意回港工作,他就藉此良機隨妻返港退休。「我拿住部相機,在香港山頭影雀仔蝴蝶,同時也愛行山『Kill標』,即登山到達最高點,在俗稱『標高柱』的三角網測站旁打卡,逐個山頭攻陷。後來有組織舉辦生態導賞課程,就報讀兼而入行。發現賺到生活費,索性認真點考導遊牌及領隊牌,接待外國遊客,從郵輪客到媒體考察團都有,主題包括行山遠足、地質公園,以至客家村的文化古迹等等。」

William自言是「野孩子」,童年時家住彩虹邨,已常去飛鵝山及西貢等地遊玩,後來也當上童軍教練教獨木舟、風帆等。「搵了幾十年錢,退休後想重拾興趣,就去做生態導賞員。」

據William所說,其實不少外地遊客特意來港行山。「很少城市如香港般,一覺醒來搭一程車,就可行山,晚上再回酒店用膳,不斷重複也不厭。我陪他們遠足,自己身體也好了,而在蒐集資料的同時,能分享知識更為重要。」William笑言與老婆各有興趣和空間,磨擦反而少了。

作為「山野達人」,William說不少家樂徑都適合長者步行遊覽。「其實漁農處做得很好,如九龍水塘已鋪妥石屎路,其他如大潭水塘、城門水塘、石梨貝水塘等也很易行,而且遊人多,上落波幅不大,一天遊最是合適。」

成立「美麗海岸關注組」

William疫情前以接待外國遊客為主,2017年前帶團,「覺得香港的海岸垃圾問題嚴重,外國人見到好肉酸,就與友人成立『美麗海岸關注組』,並教育大眾保育海洋的重要性。」

他說平時邊行山邊撿垃圾較易,但岸邊垃圾一旦湧入大海就難處理,尤其大風沖了入紅樹林內的,就更為麻煩。今個月中,他們發布了在年中進行的「新界東北海岸垃圾普查」,前後共8次,動用20名義工橫跨33公里進行垃圾調查,記錄垃圾數量、類別和品牌類型。調查以執拾輕量垃圾為主,共收集到逾600個膠樽,當中一半印上簡體字品牌。「這些都是看得見的,但有的卻沉在海底如工業廢材、大型家具甚至是鬼網等等。」

義工們也發現一個塞在樽子的雞泡魚,William說也是生態慘劇。「因牠受驚才會令身體膨脹,但反而卡在樽內。另外,也發現漁民廢棄的鬼網,有十多隻細蟹被困其內。」而東北海岸綫及其他郊區,因較少遊客到達,部分更是無人荒島,本地以及洋垃圾隨海流沖到岸邊,隨時堆積數十年而無人發現,而吉澳、印洲塘等都是海邊垃圾的重災區。「成立組織的目的,正是喚起大眾的注意,並作一點監察的作用,如義工發現可mark下位置,通報相關部門處理。」

---------------------------------

自家天台 變身有機農莊

至於如何準備退休,William說培養興趣最重要,那就能待空暇時慢慢鑽研。「不少人覺得退休後無所事事,故退休前的5至10年看有何興趣,打點根柢,在財政尚見寬裕時就添加器材。如我愛攝影的,當年買10多萬的長鏡頭、兩萬幾的腳架面不改容,我視之為『玩具』,現在就可以用。另外,也想辦法有被動收入,就算是現在帶團,多多少少也賺到點生活費,否則坐食山崩。」

另外,長者不多不少也會關注養生問題。William現與太太住在流浮山的3層村屋,700多呎的天台上正是他們的小農圃,種着苦瓜、絲瓜、蘆薈、番薯、木瓜等時令瓜菜。「還有自種的杞子,晨早用十多粒泡茶喝,明目兼有維他命C,抗氧化一流。」

﹏﹏﹏﹏﹏﹏﹏﹏﹏﹏﹏﹏﹏

圖片:馮柏偉、被訪者提供

作者:馮柏偉

責任編輯:招美寶、馮柏偉

今年 62 歲的葉穗強(William),退休前是某美國醫療器材公司的亞太區市場推廣總監,退休後重拾童年時「野孩子」的夢想,從事生態導賞員一職。

William的女兒居住澳洲,退休前他和老婆也愛駕着campervan 周圍闖。

海邊還有不少工業廢料,如William坐着的這個車軚。

2011年退休前,William在新加坡職場的留影。

因William懂說英文,故主力接待外國遊客,包括介紹香港地道的蛇舖。

William行山同時愛「Kill標」,即登山到達最高點的三角網測站旁打卡,逐個山頭挑戰。

生態導賞員中,William不斷蒐集資料,本身也是學習的過程。

William在做「新界東北海岸垃圾普查」中,發現600多個膠樽,部分包裝上是簡體字。

雞泡魚卡在樽內而死亡,教人痛心。

成立「美麗海岸關注組」,William(右)正是其副主席,在上周的「新界東北海岸垃圾普查」中留影。

William將自家村屋的天台闢成小農圃,出品的農產品天然有機。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