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港島 貼地處理新界民生

評論‧世情 2021/10/29

分享:

近日香港各執法部門連環展開多項行動,嚴厲打擊水路走私活動,掃蕩多個相關場所拘捕多人,並在屯門貨櫃場破獲走私集團倉庫,遊走於珠江口的跨境走私活動,事隔多年後再現香江。

今日的走私集團發展出更高效率的營運手法,從香港出船,運載內地因「新冷戰」而出現入口限制的貨物出境,回程又運載香港管制比內地嚴格的煙草產品回港,令原本只有少數不法分子參與的走私活動,變成影響大量新界區居民的嚴重治安問題。

疫情+新冷戰 水路走私復熾

因香港和內地在檢疫和關稅區制度的差異,本港市面過去多年來一直存在「螞蟻搬家」式的「走水貨」活動,惟自去年因疫情封關後,陸路往返內地的路綫受阻,「供應鏈」斷裂。

無獨有偶,在「新冷戰」的外圍環境下,中國與西方各國逐漸增加不同貨物的出入口限制,例如澳洲龍蝦原本每年94%出口額都是運往內地,如今存貨要在香港大幅劈價出售;再加上經濟停擺令失業率上升,幾大因素拉扯下,令水路走私有利可圖,日益猖獗。

用以水路走私的快艇(俗稱「大飛」)雖然載貨量不高,但勝在速度快,短時間內能往返兩地邊界數趟,而且每次走私皆是多達十數艘「大飛」共同行動,運載貨品總值動輒以千萬計,單是中秋前夕在將軍澳佛堂澳的一次水警海關聯合反走私行動,便已檢獲了市值達1,300萬元的各類貨物;本月初在屯門貨櫃場破獲的1,700噸走私凍肉案,凍肉的總值更高達5億元。

影響新界治安 危及執法人員

較少人留意但不容忽視的是,大批香煙也被走私到香港。根據香港海關數據,今年首7個月便檢獲破紀錄的2.44億支未完稅香煙,涉及稅款高達4.65億元。由犯罪集團操控的走私活動,令新界沿海地區面臨治安問題,筆者之前亦撰文,提及不少北區居民生活受私煙販子滋擾;「大飛」走私帶來的危險,更令反走私執法人員殉職。

早在香港開埠前,走私問題便已經存在,當時海盜們組成高達數百隻船的船隊,劫掠出入澳門及廣州的商船,獲取財富,清朝著名海盜張保仔的兇悍程度及規模,就連清廷也忌諱三分,與葡萄牙海軍聯手,在赤鱲角苦戰近10日,也未能完全剿滅,最後只能招安。

開埠後,香港作為大中華地區少有的自由港,也曾多次成為走私天堂,不少中外商人利用清朝與香港關稅制度的差異,以及中歐兩地商品在對方市場的稀缺性,謀取暴利。

在改革開放不久的90年代,內地當時仍有進口管制,「先富起來」的內地民眾對汽車及進口家電有很大需求,於是有不法分子如「賊王」葉繼歡,便看中當中的商機,開啟了「大飛」走私之路。雖然這些加裝數個舷外機的快艇操控不易,缺乏足夠安全設備下,容易在大浪中出意外,加上當時兩地警方海關皆會使用荷槍實彈對付這些亡命之徒,但上面提到每次走私可謀取暴利,令走私客明知有危險,也甘願以命相搏。

隨着中國加入世貿,各類商品可從合法途徑進口中國,「大飛」走私需求一度式微。雖然仍有內地人渴求香港的進口商品,但「水貨客」勉強算是採取較為安全可控的方法;至近期「新冷戰」導致內地對不少外國商品實施貿易限制,再加上疫情封關,令水路走私活動再次活躍起來。縱觀香港史上各次走私熱潮,其實都是隨着國際情勢、外圍因素以及供求定律而起。

與以上提到的走私活動不同,私煙的售賣對象是一直想逃避香港高昂煙草稅的本地居民。本來「走水貨」的方法不難管控,但最近因「大飛」走私重現,趁空船回港時運載大批走私香煙,增加管控難度。

煙草售價一直高踞不下、市民又因為經濟停擺,備受經濟及生活壓力,較為便宜的私煙就有了捧場客,令私煙問題持續,特別是新界地區。

發展北部都會區 新界邊陲不再

當然,自去年至今的新冠疫情,令香港衞生部門忙於應對,無暇他顧,打擊私煙的工作便落在執法部門身上;而控煙辦作為傳統技術官僚部門,難以重新界私煙問題猖獗的真正困境出發,所以只能被動地處理私煙流入的問題。

特首林鄭月娥在最新的施政報告中公布「北部都會區」計劃,本來已擁有全港一半人口的新界,將會再引入多250萬人居住。

隨着部分政府部門計劃遷入「北部都會區」,新界亦將會一改以往僅屬邊陲的定位,政府的思維模式也應當走出港島,站在新界人的角度,以更全面的方向,處理新界人日常面對的具體問題。

同時,更要避免單純使用「堵塞法」,被動地要執法部門不斷搜查破獲,而是要用新界地區實際情況為依歸,找出更有效的打擊方法。

近日香港各執法部門連環展開多項行動,嚴厲打擊水路走私活動,掃蕩多個相關場所拘捕多人,並在屯門貨櫃場破獲走私集團倉庫。(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