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24年髮型師仍然有heart 享受戶外剪髮與客人尋覓新鮮感

副刊版 2021/10/30

分享:

第一眼見到Grad,戴了一頂草帽,梳了兩條長長的辮子,這樣的打扮,已經很有藝術家的味道。

入行24年,Grad是非一般的髮型師,沒有固定的髮型屋,但與客人打成一片,到公園、隧道、天台、公屋走廊……等古靈精怪地方剪髮。還因為剪髮,換了一架汽車回來,令他剪髮可以更加自由自在。當然這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大前提下一定是熟客。

Grad的入行經歷,與一般的年輕人無異。「暑假見髮型屋請學徒,便抱着玩票的心態試下。最初只是洗頭、掃地,覺得好悶,後來電髮考試ok,加了一點底薪,工作就無咁悶。」

那時候是1997年,髮型屋有一位髮型師,一般人剪髮只是20分鐘,但他剪髮要45分鐘。「我企在他後面學嘢也覺得攰,但現在想起來也覺得他叻。」就是這位師傅叫他去上海剪髮學校學藝,糾正自己的錯誤。「雖然只是短短兩星期,但每一日都指正你有甚麼錯誤,並且學到如何設計綫條,做到立體的效果。」

Grad以前未去學校上堂時,覺得日日這樣剪髮,是一件很沉悶的事。「但學了設計綫條後,原來每一日剪髮都是做不同的東西,只是細微的轉變。」

後來Grad想回去再請教這位師傅,但原來他因癌症離世了。「我記得之前他已剃光了頭髮,仲話唔好睇咩?原來是患了癌症。」

Grad秉承師傅對剪髮的認真態度,剪完髮會拍照,然後和客人檢討。可惜,並不是每一間髮型屋都那麼有要求,認同Grad的理念,在心淡之下,2011年,他去了澳洲工作假期。

澳洲工作假期首嘗戶外剪髮

「我去了一年,做過5間髮型屋,每間幾個月,原來當地casual的意思是求其。」不過,這次的澳洲經驗,卻開展了他戶外剪髮的嘗試。「其中一間髮型屋在大學隔鄰,有華人學生叫我幫他們剪頭髮,於是我們便在車房剪,剪完就一齊打邊爐。」

由於Grad覺得在戶外剪髮有feel,於是工作假期最後兩個月,他就轉兼職,可以有多些時間作戶外剪髮的嘗試。「有些家庭找我上門剪髮,當爸爸媽媽剪髮的時候,小朋友就在花園玩,這種感覺很正,我希望將它帶返香港。」

回到香港,Grad的戶外剪髮地點更多姿多采。「最初試過夜晚在公園剪,但發現不夠光,便轉去隧道剪。又試過在天台日落時候剪,竟然看到麻鷹飛過。客人習慣在汀九橋跑步,於是便約定在那裏剪,但如果潮漲水會浸腳,所以要快手。」還有公屋的升降機位置闊落,也在那裏剪過;在海邊剪頭髮,客人還會買無骨海南雞,剪完髮一起吃。戶外剪髮,很多時候都可以隨心隨意。

「我希望剪髮不一定只在髮型屋發生,而是任何環境也可以,是一件開心事。」當然,Grad也試過上門去半山大戶人家那裏剪髮,望着無敵維港海景;也有在BB百日宴時,幫一家人set頭剪髮。「原來第一個幫BB剪髮,要給他利市,剪完BB的頭髮又可以用來做毛筆,這是一件很溫馨的事啊!」

這些有趣的戶外剪髮經驗,連女生也想一試。「戶外剪髮,我要預備畫架、鏡、擺放工具的茶几。女仔的頭髮太長,我未想到怎樣吹乾。但最近出了無綫直髮夾,加上我可以買個細細個的發電機,或者可以解決問題。」

剪髮換來房車

不過,要想一試這獨特的經驗,首先要成為Grad的客人。「先要上髮型屋剪下先,我怎知道你是否真的欣賞我呢?」雖然Grad沒有固定的髮型屋,但熟客也有二、三百人,有些客人不單與他交心,還送贈意想不到的禮物。

「以前,客人剪髮時都是講有甚麼好食,去那裏買衫,但現在客人都對前景擔心,會說:有friend下周走了;我很想移民,但有父母不能去,大家都處於不安的狀態。」Grad知道自己不能作甚麼,但在剪髮的過程中,會嘗試讓客人發洩紓緩。

Grad說他有個客人,最初剪髮以書本作交換,送過莊子、龍應台的書籍給他看,到他移民時,竟然將自己的房車送了給Grad。「和這個熟客有感情,因此他送書的意義重要過剪髮的收費,但我平時剪髮只是收$300,這架車可以做很多個hair cut啊!而且養車開支大,最初也有些擔心,但既然他將這架車交給我,我就努力保存。」這架車是2000年的Toyota車款,已經是老爺車了,最近壞了,Grad拿去維修,希望可以維修到,繼續幫客人打理愛驅。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何小雲、王嵐

Grad的確是個有心人,為了希望香港髮型師可以交流,於是開了一個Facebook Page—香港髮型師討論會,大約有4,000多名髮型師成員,算是達成他想要的效果。(黃建輝攝)

於汀九橋附近剪髮。圖中這片石地要潮退才會出現,因此Grad要同時和日光及潮汐鬥快。(被訪者提供圖片)

在天台剪髮,竟然有大麻鷹在上空飛翔。(被訪者提供圖片)

從澳洲回港,試過在公園剪髮。但因晚上公園的光綫不足,發現行人隧道的光綫,反而最平均,便與客人轉移陣地。(被訪者提供圖片)

從澳洲回港,試過在公園剪髮。但因晚上公園的光綫不足,發現行人隧道的光綫,反而最平均,便與客人轉移陣地。(被訪者提供圖片)

和客人在上水梧桐河旁剪髮,將近日落,光綫漸弱,Grad要和日光競賽。(被訪者提供圖片)

客人送的房車,陪Grad四處奔走。(被訪者提供圖片)

這就是Grad所指的髮型立體效果。(黃建輝攝)

在澳洲車房幫華人學生剪頭髮,大家對潮流文化的想法接近,因此Grad與他們特別投契。(被訪者提供圖片)

要在戶外剪髮,便需要畫架、鏡子、椅子及茶几等等。(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