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找數 未來冬天更寒冷?

評論‧世情 2021/11/01

分享:

香港近日轉涼也才20多度,但對世界不少人來說,這個冬天也許很難過,因為一場能源危機正在全球各地醞釀。油價重上每桶80美元水平多年高;美國汽油售價按年升逾50%,加州一加侖已超4美元警戒綫,部分地區甚至要7美元。歐洲天然氣供不應求,換成油價相當每桶230美元,比去年高逾8倍。中國煤碳緊絀促成電荒,北方常用的取暖煤升至2,000人民幣一噸,有民眾直呼「活50歲都未見過煤價漲至1,000元以上」。

各地能源緊缺 減碳陣痛期到

盡管今輪能源短缺與疫情後需求反彈,供應鏈困擾卻未解決有關,但背後更深層因素同樣不能忽視。今次能源危機,恐可能是未來十年八載,以至更長時間的縮影,預示着碳達峰/碳中和轉型陣痛期到來。

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昨日(31日)在格拉斯哥開幕,這次預料是繼2015年大會達成《巴黎協定》後,各國再度有具體應對氣候變化承諾的一次大會。

環顧全球,極端天氣今年肆虐各地。美國年初雪暴,夏季又有颶風罕見導致紐約等東北地區水災;中國河南極端暴雨,鄭州幾天被灌相當於數百個西湖的水;西歐德國、比利時多地同受洪澇之害,承受不少人命和財產損失。氣候變化正使極端天氣變得更加頻繁,也更加暴虐,以至城市與發達地區,亦時常碰上此前未有料到的緊急情況。氣候問題已倍感切身,不再「只是科學家和農林漁牧的事」。

另一方面,國際政治環境轉變,亦使各國更加重視合作應對氣候變化。特朗普否定氣候變化因人類活動加劇,更讓人均排放第一的美國退出巴黎協定;今年拜登接掌白宮、美國重新加入協定,各國相信都意識到,要及時實現將全球氣溫升幅控制在攝氏2度以下,並力爭控制在1.5度以下目標,現在已是行動的最後機會。

碳達峰/碳中和因此成為了今年經常聽見的關鍵詞,而具體行動就是要減少使用,並最終棄用化石燃料,降低碳排放。

化石燃料買少見少 有迹可循

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於聯合國大會宣布,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並重申了在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國家目標。發改委強調,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歐美方面,由於早把高污染產業轉移,碳達峰若干年前已實現,碳中和目標普遍定於2050年;拜登近期則提出在2030年,將美國溫室氣體排放量自2005年水平減少50%至52%。

世界能源需求有增無減,惟化石燃料不被鼓勵甚至受到遏制,供應危機實在有迹可循。近年ESG(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概念興起,傳統能源被視為不受歡迎領域,影響着資金流向。大型機構顧及公眾形象,紛削減或避免投資傳統能源,改為押注可再生能源。例如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去年就宣布不再投資化石能源。

事實上,隨着疫情衝擊和電動車普及,不少預測都把石油需求見頂日期,提前至2025年至2030年前後。一葉知秋,傳統能企也嘗試轉型。全球最大石油商沙特阿美10月定出目標,要在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比沙特阿拉伯2060年的國家目標更進取。

可再生能源未到位 落差難免

化石燃料步入夕陽漸成為各方接受的現實。投資減少、開發受限,意味長綫供應難再增加,每單位成本和價格則會愈來愈高,需要依賴化石能源的產業和消費者,日子就會愈來愈難過。尤其是天然氣和煤碳作為供暖燃料,每到秋冬需求往往特別旺盛,供應鏈更易出現樽頸,導致供求和價格扭曲。

化石燃料買少見少,理論上應為好事,有助推動世界向可再生能源轉型,對抗氣候變化;然而實情是,化石燃料市場份額極大,可再生能源卻尚未到位。這個落差令能源危機看來難以避免,震盪還會在一段長時間內反覆出現。

化石燃料份額有多大?牛津大學旗下網上刊物《Our World in Data》數據顯示,2019年世界接近80%能源消耗,均來自石油、煤和天然氣,另外約10%來自木碳、牛糞等傳統生物燃料以及核能;剩餘約10%的可再生能源,其中超過一半來自普及潛力較弱的水力發電,而被寄予厚望的風能和太陽能,分別只佔2%及1%。

換句話說,風能和太陽能加起來的3%,要增長數十倍才可取代化石燃料;這無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實現,而坊間對核能的恐懼和排擠,更加大了世界在新舊能源過渡期面臨的挑戰。

綠色低碳轉型 欲速反而不達

能源危機不利世界經濟從疫情復甦,這亦會間接阻礙新能源發展和普及。風電和光電都受天氣主宰,不像化石燃料可按需求增加燃燒,未來清潔能源系統要成為可靠主流,就需有大量電池將電力儲備起來。這涉及的投資規模巨大,若環球經濟條件欠佳恐難成事。

因此可以說,世界向清潔能源轉型雖勢在必行,但道路卻不一定如想像中非黑即白。要推動可再生能源盡快發展壯大,則反而不能在棄用化石燃料上太過急進,方能維持過渡期內能源供應穩定,確保投資轉型的經濟基礎無礙。

國務院10月下旬印發《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指出,穩妥有序、安全降碳是為工作原則之一,要堅持先立後破,以保障能源安全和經濟發展為底綫,爭取時間實現新能源逐漸替代,推動轉型平穩過渡,保障能源安全、供應鏈安全、糧食安全和群眾生活。人民銀行副行長劉桂平亦稱,國民經濟向綠色低碳轉型是動態優化過程,金融既要支持經濟高質素發展,亦不能簡單過快退出傳統能源領域。

格拉斯哥氣候大會在能源危機陰霾下舉行,各國除了需要突破政治紛爭,如何制定出既具雄心,同時又腳踏實地的減碳時間表和路綫圖,實現綠色轉型而不用缺電少暖,同樣是民眾對政治家的期望。

化石燃料買少見少,理論上應為好事,惟化石燃料市場份額極大,可再生能源卻尚未到位。圖為浙江省積極推進光伏發電項目。(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