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比賽結束仍不忘繼續考牌 梁菁琳因自家鸚鵡失救讀獸醫

副刊版 2021/11/02

分享:

分享:

本屆參選港姐,有許多「學霸」,梁菁琳便是其一。她有兩個學位,其中一個便是獸醫,但專科並不是我們常養的貓狗,而是珍禽異獸,當中包括雀鳥。

對於雀鳥的熱愛,緣於高中時曾經飼養一隻彩鳳,在病危之際找不到獸醫而離世。

在澳洲攻讀6年,雖然今天選完港姐可能會轉「跑道」加入娛樂圈,但好學的她,仍然繼續考專業試,仍然沒有放棄拯救動物的心願。

將梁菁琳帶入獸醫行業的彩鳳(又名虎皮鸚鵡),其實是她高中時候在街上遇見的。「那天見到一隻彩鳳向馬路方向行,本能反應就是拯救牠,而且猜到牠不是野生的,應該有人飼養,於是便在家裏附近貼街招,看看牠的主人是否正在尋找牠。」但最後主人卻沒有現身,於是梁菁琳便拿回家飼養。

由於怕這隻彩鳳寂寞,於是便買了另一隻雌性陪伴,可惜這隻彩鳳半年後就病倒了。「我們找醫生不容易,通街都是貓狗診所,但只有一個專科醫生是負責雀仔,但要等幾個禮拜才可以診治,但雀仔如果未能掩藏自己的病,就已經很嚴重,那時候覺得很無助,結果雀仔死了。」

梁菁琳一直沒有忘記這件事,因此當她讀獸醫時,雖然一半時間是讀貓狗、40%是讀農場動物,接觸雀鳥的機會不多,但一有機會多了解雀鳥,她都不會放過。「獸醫要讀5年,最後一年實習,但我第四年後停了一年,走去研究鸚鵡的真菌感染。同學問:『讀得咁辛苦,唔想快啲讀完咩?』但因為和我之前養的彩鳳也有關連,讓我可以學得更多,所以我就去了做研究。」

救不活有緣彩鳳感難過

她與雀鳥相處得多,的確能懂得觀察雀鳥的身體語言,成為寵物與主人之間的橋樑。「其實牠們聰明過貓狗,因為牠們是獵物,感覺不安全,就會飛走。」她醫治過一隻折衷鸚鵡(Eclectus Roratus),當時狀態很差,站不穩,很瘦無肉。「雀仔是驚覺性很高的,很留意環境,牠們會隱藏自己的不舒服,不然大隻的雀鳥就會來食你。」她很感恩主人的信任,鸚鵡留院一周,由最初的不肯進食,漸漸可以站得穩,還懂咬梁菁琳,證明精神已恢復了。

但最難忘的回憶,也與雀鳥有關。「我做研究的時候,知道如果鸚鵡受到真菌感染,藥物是不能100%控制。那次我們做研究,有一隻彩鳳,是第一隻也是唯一一隻,會企在我手上不願離開。牠好瘦,肌肉量低,好似人類皮包骨咁,只是羽毛令牠好像好肥。平時,她很喜歡企在我膊頭,玩一陣我的頭髮。有一晚,她很想從籠內出來,我讓牠出來,但牠企在我膊頭不願走,我收拾完,陪了牠一陣,便說:『好啦!我走了,明天再來陪你。』但想不到,牠第二天就走了。」

經過解剖,原來這隻彩鳳也患有癌症。「我一邊做一邊喊,那時候覺得好唔開心,牠信我,但我救唔返佢,很有挫敗感。」她的上司對她說:「我們未必可以100%救返病人,但牠在生的時候,你可以做多少呢?你與牠相處了幾個月,我也看得出牠特別喜歡你,相信牠應該很開心。生死不是我們可以控制,但牠的生活質素,牠過得好與不好,你絕對可以幫手改善。」

膽生毛不怕蛇及鱷魚

女仔驚蛇是正常,但梁菁琳真的「膽生毛」,對蛇一點也不恐懼。就好像她曾經將一條兩米長的大蟒蛇放在自己的肩膊上。「這條蛇很nice,很溫馴。我們一定safety first,確保自己及其他人都安全。」

另一次,她面對的是一條見到都怕怕的鱷魚,原來牠吞了一個錢幣進肚。「不用擔心,everything is planned。牠不會有即時的性命危險,我們用醫院的內視鏡發現胃裏除了銀仔還有石頭。我們幾個醫生、學生、護士,用了兩個鐘才將銀仔拿出來,因為牠消化系統經常郁動,會阻礙我們的工作。」梁菁琳還清楚記得,那是1981年的新西蘭1毫硬幣。至於見到鱷魚會感到驚恐?根本由始至終她都沒有放在心上。

---------------------------------

選港姐無心插柳

新冠肺炎影響許多人的生涯規劃,就好像梁菁琳畢業後,2019年去了新加坡一間新的專科醫院執業,但因為疫情,年多都沒有回港,因為想陪伴家人,便於4月離職回港。碰巧那時候見到TVB港姐招募的宣傳廣告,而妹妹便提議她參選。「我無想過可以去到final。有時我在想:除了獸醫,我是甚麼人呢?現在多了港姐的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那是否代表梁菁琳會放棄獸醫的行業呢?「我現在27歲,還年輕,還可以作其他的嘗試。」事實上,對動物的熱愛,梁菁琳那團火仍在。「過往10年,我一直也有在香港做動物拯救,像貓、狗、雀仔、野豬及牛等等。」

此外,雖然梁菁琳可以在香港執業,但她也正準備考北美洲的獸醫執業試,她希望為未來作好準備。當然,熱愛唱歌、跳舞的她,如果有機會實現夢想,並且可以做吓主持、拍吓劇也不錯。

﹏﹏﹏﹏﹏﹏﹏﹏﹏﹏﹏﹏﹏

圖片:湯致遠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馮柏偉

梁菁琳覺得做獸醫,就好像拆禮物一樣,每一天見到的動物都不一樣。而診症就好像砌拼圖一樣,透過不同的測試,將問題的畫面拼砌出來。

梁菁琳停學做研究時,第一隻也是唯一一隻彩鳳,會企在她手上不願離開,可惜最後也救不回。

對於蛇,梁菁琳一點也不害怕,還說這條蛇很nice。

大部分人在觀賞動物時,忽略了與牠們正確相處的重要性。這一條鱷魚便因為吞了遊人拋到園區裏的硬幣,而需要獸醫團隊利用內視鏡,把硬幣從胃部取出。

在動物園實習,亦有機會接觸瀕危物種名冊中的動物。圖中的峽灣企鵝,為易危物種,正在等待接受例行身體檢查。

當獸醫最有趣的地方,是永遠不會知道等着你的是甚麼?又有誰會想到打開一個盒子時,裏面的變色龍會往前握着你的手呢?

在不同的地域實習,總會遇上不同的動物。梁菁琳在加拿大實習時,有幸遇上這隻非常友善又願意乖乖和她一起拍照的雪貂。

照片攝於新加坡實習時,圖中的鮭色鳳頭鸚鵡曾經歷心臟停頓,所幸搶救成功,並在梁菁琳實習期間逐漸康復。盡管曾被遺棄,這隻鸚鵡並沒有放棄對人類的信任,依舊非常喜歡與人相處。

這便是梁菁琳高中時飼養的彩鳳,今天她暫不會再養雀,因為自己未定下來,而且帶雀鳥旅行是很困難的,檢疫及隔離都會令牠們倍添壓力。

無心插柳,梁菁琳沒想過自己會入到總決賽。

除了在海外實習,梁菁琳亦在香港以義工身份參與動物拯救工作,偶爾會遇上如夜鷺等本地野生鳥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