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外科醫生見盡生離死別 體會放手讓子女展翅的重要

副刊版 2021/11/03

分享:

近來熒光幕正播放有關兒童醫院的電視劇集,讓大眾可一窺兒科醫生的工作。現實中的小兒外科專科醫生司徒達燕,26年的行醫生涯,見盡林林總總的兒科疾病,陪伴病人走過康復路、成長路甚至短促的人生。歷練中的領悟:沒有甚麼比快樂健康的人生更重要。

行醫志向人人不同,但司徒達燕醫生的原因卻頗有趣,是父母覺得她不是從事朝九晚五坐寫字樓工作的人。「因為我性格固執、不喜歡聽人講,他們說,我最好做自己可以話事的工作,不如去做醫生啦。」

父母並非從事醫學相關工作,有親友是醫生,略知他們工作情況,於是覺得女兒適合做此範疇。「聽得多入了腦,小時候接觸都是家庭醫生,能夠做自己工作不用打工確實不錯。這是我想做醫生的最初想法。」

她中學時參加不少社會服務,如到幼稚園、孤兒院和老人院,陪小孩子、長者聊天,有機會接觸到不同階層的人,既享受其中也開闊了眼界。「我只是一個中學生所識的不多,但一樣可以幫到人,也得到對方欣賞。做醫生同樣可接觸和幫到不同的人,由此想,行醫的性質也適合我。」

她在香港的國際學校考畢預科,順利遠赴英國入讀醫學系。眾所周知,進入醫學院的門檻,內裏都是尖子,要順利過渡並畢業,寒窗苦讀似是必然。「與其他學科的同學比較,讀醫所花的時間確是較多,所以感覺也辛苦得多。因此讀醫最重要的,是自己有沒有興趣,而不是父母或其他人的期望。因為是自己想做的事情,自然不覺得辛苦;過程中付出莫大努力,也會感到值得。」

喜歡的事不覺辛苦

讀醫時,她都會帶着大量書本到圖書館,書本攤滿桌上,然後逃之夭夭跑去玩。「跟自己說玩一會再溫書,同學都睇死我不能順利畢業。」其實呢,司徒醫生有她一套讀書方法。「由中學開始,父母已不會管束我讀書,課業都靠自己自律。讀書有我自己的方法,上堂要留心,吸收多點,有問題立即發問,把功課做好。入了腦明白了,自然水到渠成,考試溫習都沒那麼費心。」

司徒醫生格言:讀書時留心聽講,課餘盡情去玩,腦筋才會清醒,死讀是沒有用的。「好欣賞爸爸媽媽沒有在讀書給我壓力,童年時光過得非常愉快,到我生兒育女,我要把這愜意感覺給予我小朋友。童年一過就不能返轉頭,只是一味讀書無得去玩,大個了也追不回來。做了醫生以後,見盡大大小小的疾病和生離死別,更珍惜這點。」

愛上外科

說來有趣,她讀醫時完全無想過做外科,她既怕血、怕黑又怕針,看電影也不看打殺暴力一類。至當上實習醫生時,真正接觸內科和外科,燃起做外科之火。「當年我做內科是呼吸系統科和老人科,半年過去,感覺不大開心,因我如何盡力去幫助有呼吸問題的病人,隔兩、三星期他們又再因同樣問題入院,好像怎也醫不好他。做老人科更慘,病人今天好端端,明天我上班,他可能已不在。」

從事外科時,卻令她有另一番體會,在血管科見有病人舉步維艱,行一段短路已痛不可支,但手術後可以輕鬆步出醫院,腳痛問題迎刃而解;盲腸炎病人,痛到面容扭曲,醫好後一切如常。「可以幫到人是非常開心的,這是我最想尋找的感覺,愛上了做外科。而且在埋首工作時,全心幫病人,怕見到血的感覺完全卸下,也壯大了自己的膽量。」

小兒外科 不二之選

由小到大司徒醫生也喜歡小朋友,就讀醫學院時也想過當兒科醫生,但有朋友跟她說過,喜愛小朋友反不適合做兒科,因為工作性質都是接觸患病幼兒,未必感開心,聽罷她覺得甚有道理,便轉而向婦產科為目標。最終是完成實習後,接觸到有一科小兒外科,兒科外科俱備,便成為司徒醫生不二之選。「一來我喜歡小朋友,而這科面對的病人不少是醫得好,十分適合我。」

成人外科早已細緻分為不同專科,如大腸科、腦外科、耳鼻喉科,外科醫生可專注一個範疇。但小兒外科卻屬「大包圍」,任何有關兒童的外科問題也涵概其中,肺部、大小腸、泌尿系統、生殖器官、皮膚等問題統統也要涉獵,此科醫生需認識的範疇極廣,司徒醫生說挑戰也正在此。

「發展了二十多年,小兒外科專科近年逐步邁向再分專科,這是好事,我們能花多些時間做好一個範疇。做醫生要對病人有責任,把一個範疇讀深入些、專注些是好重要。」

醫病也醫心

司徒達燕醫生溫文爾雅,笑容可掬,令人如沐春風,使小病人易於親近,她說花時間細心聆聽患者及其家人的想法至為重要。一般情況,父母聽到子女毋須做手術是最開心的,但有時候並不盡然。有一個數月大的嬰兒頭頂長了一顆皮下層肉粒,司徒醫生檢查過後指並無大礙,但父親卻堅持要盡快進行切除手術,原來他的妹妹小時候曾有相同情況,初步診斷是良性,但後來證實其妹長的是罕見惡性腫瘤,要經歷大大小小的治療。嬰兒最後也把肉粒切除了,父母也放下心頭大石。「這些都要花時間細心聆聽父母的想法。我們醫的不只是病,更是家人的心。」

以她臨床經驗,小朋友都很忍得痛,或者怕要入院,有時未必肯坦白相告,甚至扮作無病無痛行得走得。「大部分小朋友看醫生時都說無事,因為他們不懂分辨身體正常與否,而且也不要假設他們能把不適一一道出,慢慢跟他玩、傾計,耐性查找更是必須。」

司徒醫生行醫26年,難忘事不計其數,如任職初級醫生時,面對第一個病人離世。病人是一位需接受肝臟移植的小妹妹,她返港行醫第一天到病房,小妹妹已在病房留醫,幾年間她接受過不同手術,有一次更要接受十多小時的肝臟移植手術,三、四年間與她朝夕相對,她在7歲時離世,也是司徒醫生除家人以外首次出席病人喪禮。「從這病人身上,我頓悟到醫生不是甚麼都可做到。做醫生令我可以接觸不同的人,經歷不同事情,構成我的人生經驗。」

---------------------------------

開明醫生媽媽

司徒醫生育有兩女一子,分別13、14及17歲。當了母親後,她直言在行醫及教養子女上都有徹頭徹尾的影響。「有了孩子後,對病人及其父母了解會加深,身同感受我會多了同理心,了解父母的看法,會更懂得與小朋友溝通,對工作上很有幫助。」過往曾有前輩跟她說,治療所作的決定,有時需把病人的情況換作是自己子女,會否有相同做法。「這句話聽得多,到自己為人母時,才真正深明說話的真義。做一個好的醫生,不單着眼於手術做得是否好,而是能顧及患者與家人的想法和感受。」

工作上也幫助她當媽媽的角色,每一個小朋友、家庭都不一樣,不能一個方法放諸四海皆準。「回到家中,每個小朋友個性都是獨特的,他們的成長與教育需要都各異,不能每個子女都催谷的,可能他未必是讀書的人才;而且每一個人都有自己讀書的方法,要先了解子女的個性,發掘他的長處專長。」

學會衡量 分析利弊

有些家長不准子女吃這吃那、不可以看電視、不能打機,家長也會預計她是醫生會更加嚴格,答案出乎大家意料之外。「我不會呢!做醫生看很多研究報告,但要懂得哪些是重要,哪些是初期研究,自己要學會衡量,會與子女分析哪些是好哪些是不好。凡事適量便OK,所以我不會不准兒子打機,不讓子女吃快餐。」

工作上她見盡各種兒童病患,當了媽媽後,她在急症On Call時,最怕是聽到放學時有學生遇上交通意外,第一時間會想子女會否途經意外現場,然後對照傷者年紀是否與自己子女相若,心情不期然會緊張起來。「所以會睇開一點,不會過於逼迫子女,小朋友應玩時讓他們玩得盡情盡興,做父母要開明些。」

﹏﹏﹏﹏﹏﹏﹏﹏﹏﹏﹏﹏﹏

圖片:湯致遠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責任編輯:周美好

小兒外科專科醫生司徒達燕說從事這科,一定要喜歡接觸小朋友,從與他們玩樂和聊天時了解更多,從中觀察徵狀,找出疾病的蛛絲馬迹。

她於疫情前和家人旅行。

司徒醫生(前右三)曾於威爾斯醫院兒科部門工作。

司徒醫生於懷孕時完成ATLS(Advanced Trauma Life Support)課程。

獲頒授外科醫生學院院士。

於手術室工作時攝。

她畢業於英國諾定咸大學醫學院。

診症室內放滿病人及家人的感謝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