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樂趣

副刊版 2021/11/04

分享:

分享:

一男和奇勳的最後對話:

「身無分文和家財萬貫的人,相同之處是甚麼?」一男歎一口氣,再說:「就是:人生無樂趣可言。」設計《魷魚遊戲》的主要背後動機,就是嘗試重拾童年樂趣。

醫生想法跟這風靡全球的韓劇,有相同也有不同之處,就是:「身無分文和家財萬貫的人,相同之處是得到人生樂趣的同等權利。」當然,大家也有同等權利選擇無樂趣可言。以這些兒時遊戲為例,富有人家的孩子不會比窮家子女得到更多樂趣。人長大了不能再從遊戲得到樂趣,物質漸漸成為尋找樂趣的簡單途徑,名錶、名牌手袋、美衣美酒美食……這些物質可會帶來片刻樂趣,有些人在這方面有優勢,但很快便發覺這些樂趣轉眼即逝,擁有後又再次跌回無樂趣黑洞。

回到基本,更要問為何兒時遊戲,能帶來最大樂趣?差不多所有遊戲,都包含三種主要元素:第一是interaction(互動),即人與人相處的相互交往;第二是規條,參與者在規條下,可用無限想像力各展所長;第三當然是勝敗,不論勝或敗也會掀起情緒,這便是樂趣。

窮人、富人長大後,絕對有同等權利去與人交往,發揮想像力和感受勝敗的樂趣。窮人與窮人走在一起談天說地的樂趣,與富人無異;想像力與金錢無關,甚至窮人有更大的想像空間;至於勝敗,不要誤信有錢人的挫敗會少於窮人,主要是對勝敗的定義,可能有出入。

人生樂趣就在身邊,尋找便可尋見,不用參加《魷魚遊戲》。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