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愛郊遊看樹木 為何綠色咁舒服?

評論‧世情 2021/11/04

分享:

昨天談到網球到底是黃色,還是綠色的爭議。綠色令人眼減少疲勞、感到舒適,甚至鎮靜神經,常聽人說眼睛若疲勞,就看點綠色,讓眼睛休息,為甚麼綠色能緩解疲勞?

當我們看到綠色植物時,看到的顏色是植物表面反射的光,被我們的眼睛感知為綠色。眼睛能感知各種顏色,因為眼睛的錐體細胞處理這些光波的波長,並告訴大腦正在看甚麼顏色。人眼視網膜通常檢測到波長為400至700納米(NM)的光波,被稱為可見光譜,每種原色對應不同的波長,從最低的藍色(400納米)開始,到最高的紅色(700納米)。

綠色作為三原色之一,處於人眼可見光譜中心位置,大約在555納米,這個波長是正常人眼最敏感的色彩範圍,人眼往往很容易捕捉綠色,這也是紅綠燈中除了刺眼的紅色,也用到綠色的原因。

人類眼睛更接受綠色,有科學解釋,還有否後天因素?在石屎森林、摩天大廈出現之前,我們的祖先一生都生活在戶外,住在充滿綠色植物的野外,找尋食物時,在綠樹綠葉中見到不同顏色的生果,直接影響有無得開餐、會否餓死。

視力進化,以及日益增強的顏色探測能力,使我們祖先在進化上比其他動物更有優勢,因為牠們不能很好地辨別顏色差異。例如從樹葉、水果和蔬菜的顏色變化,可以看出成熟度,或提供警告,顯示可能腐爛甚至有毒。人類進化,逐漸有這種能力,不會隨便亂吃,今天我們買菜,使用的就是這種祖先留下來成為我們「本能」的能力。

香蕉雖然被廣泛認為是黃色的水果,但由於具有葉綠素,一開始是綠色的,就像草和葉有葉綠素賦予顏色一樣,葉綠素能很好地吸收藍光和紅光,反射出我們看到的綠光。香蕉皮本是綠色,隨着香蕉成熟,果皮內的葉綠素開始分解,蕉皮從綠色變為黃色;黃色的蕉更甜,因為香蕉葉綠素分解時蕉皮澱粉被轉化為糖,所以更多黃色意味更多的糖,直到它腐爛。人叻,因為看得懂這些。

盡管我們可能不再住在森林野外,但我們對顏色的敏銳感知,在保持我們的健康方面發揮着重要作用,尤其是綠色。科學家和研究人員指出,我們的眼睛更易檢測到與綠色相對應的波長,這種色調亦會使我們平靜下來,當中的原理,在於各種顏色對光的吸收和反射各不相同。

光綫反射較弱 助放鬆神經

紅色對光綫反射大約是67%、黃色是65%、綠色是47%、青色則只反射36%。由於紅色和黃色對光綫反射較強,容易對眼睛產生刺激;綠色、青色對光綫吸收和反射相對較弱,對人體神經系統、大腦皮層和眼睛視網膜組織刺激較少,人便感覺放鬆下來。

綠色具備這種鎮靜特性,可以解釋為甚麼人在工作環境中放一些綠色東西例如小盆栽,會感覺較舒服。部分植物能吸收對眼睛有害的紫外綫,同時亦能減少其他波長顏色對眼睛產生的刺激,但說小盆栽能吸收電腦輻射,則毫無根據。

在緊張或長時間工作後,望一下綠色,神經能夠放鬆些少,不過當用眼較多時,多看綠色其實也沒用,原因是看東西用到眼球中的睫狀肌,看遠處物體時睫狀肌會鬆弛,看近處睫狀肌就收縮。如果長時間盯着電腦、看書等近距離用眼,睫狀肌長時間收縮繃緊,眼睛便疲勞。

即使此時看綠色盆栽,若距離沒大變化,睫狀肌也就沒放鬆,眼睛仍然在疲勞狀態;真正能放鬆眼睛的是看遠處,而不是單看一陣身邊的綠色。很多人覺得看身邊綠色更舒服,除了綠色處於可見光譜的最敏感範圍,不排除亦有憑過去經驗或「人話係」的心理影響。

然而哈佛大學曾有研究發現,充滿綠色植被的自然環境也可能有助延長壽命。研究有10多萬名婦女參與,歷時8年,數據顯示居住在最綠化地區的參與者,死亡率比住在最不綠化地區的婦女低12%,生活在綠色的地方或附近,預期壽命可能延長。研究負責人說,有更多綠色空間,就有更多在戶外活動的機會,包括運動,對健康自然更好。

研究亦發現,在那些並非生活在綠色地區的人當中,呼吸系統問題是其一主要死因;較少接觸受污染的空氣,則可能是住在綠色地區的人預期壽命增加的原因之一。此外,身處綠色戶外,心情好令心態好,對心理健康亦產生積極影響。

在香港,居住條件出名欠佳,有多少人能居住在綠色滿布的優質環境?我住在綠樹青草環繞的郊外,算是幸運。在此準備了一段影片(請【按此】觀看「綠色世界」視頻),滿眼翠綠,讓各位舒服舒服,不過用手機或其他電子設備觀看,始終壞眼,放假還是到大自然,尋找green。

我們的祖先居於充滿綠色植物的野外,強大的顏色探測能力令覓食更有優勢;對於現代人類,這種能力對保持健康亦發揮重要作用。據研究顯示,綠色除有鎮靜特性,充滿綠色植被的自然環境也可能有助延長壽命。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