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倡修法援制度 無損法律公正

評論‧世情 2021/11/06

分享:

經常看美國電影或劇集的朋友,必定會聽過警察在逮捕疑犯時,會向疑犯說:「你有權保持緘默……如果你無法負擔一名律師,你可被指派一位律師。」任何人因財政問題而請不起律師,便可向法律援助署申請法律援助,這似乎已是理所當然、大家耳熟能詳的。

屢現懷疑濫用 納稅人埋單

法律援助是為無法負擔律師費用的人士,提供法律代表,以讓人們擁有訴諸公義的平等機會。法援的理念,是確保具合理理據提出訴訟或抗辯的人,不會因缺乏經濟能力,無法尋求公義、在法律面前處於不利位置,而申請人須通過經濟和案情審查才可獲得法援。

近日,政府建議修改法援制度,修訂的其中一個原因,相信是制度經常為人詬病,出現懷疑濫用的情況和漏洞,尤其是申請人可以自選律師代表,一些人士也似乎經常濫用機制,不斷提出司法覆核,而這些通通都由納稅人埋單。

另一關注點是,法援案件過度集中在少數律師和律師事務所,2020年的司法覆核相關法援案件,就由極少數律師和大律師包辦,分別佔全體合資格律師和大律師約8.5%和16%。

有聲音批評,政府建議改善法援制度的措施是別有用心,然而聯合國一項關於法援的全球研究發現,4成受訪國家在過去9年也改革了其法律援助體系,當中包括美國、英國和澳洲。

事實上,香港法援頗為慷慨且全面,涵蓋刑事和民事案件;相比之下,美國的聯邦法援並不包括民事案件。香港法律援助署於2020年所接獲申請中,76%為民事案件,而由今年4月至6月獲批的民事案法援證書,約9成為婚姻訴訟及人身傷害案;2020至2021年度支出的法律援助費用約為9.53億元,即每個香港人承擔了約127元。我們用於法援的支出,比法國、德國及歐盟的平均水平為高。

本港法援制度的另一特別之處,是不論是否香港永久居民,只要申請人能夠通過經濟及案情審查,便合資格可獲得法律援助。全球很多地方包括澳洲,民事案的法援只適用於其公民。

此外,香港的法援制度適用於司法覆核案件,意味可用政府公帑挑戰政府政策或法律的合法性。某程度上,這機制有機會被人濫用,例如不斷向政府提出挑戰,有些人甚至缺乏充分理據,也作出大量司法覆核的申請而被拒絕。

建議改善法援制度的措施,包括加強對缺乏理據案件的檢視,以確保制度的完整性,如此可以更好地支持合資格的案件,以及有效地運用公帑。

除了法援,社會上也有一些非政府組織如律師會等,也有向弱勢社群提供義務法律相關服務。

申請人自選律師 非法定權利

有意見對刑事案件法援申請人不能自選律師這項建議表示憂慮,然而這可能是公眾的一些誤解,認為讓刑事案件的法援申請人自選律師代表,是項法定權利,但實際上這可說是按以往做法的「特權」,法律上申請人並無提名律師權利。

就算是在美國的米蘭達警告(Miranda warning),當中內容表明,若你無法負擔一名律師,可以為你指派一名律師,並不是你可以揀選一位律師。刑事案被告不能自選指定代表律師,並不代表其權益受損,事實上全球大多數司法管轄區的法援代表,通常由法院或值班人員輪流分配。

或許被告和原告人應該感謝香港市民,為他們的法援提供資金,同時各方人士都能享有法律代表、在法律面前有平等的地位。

香港法援頗為慷慨且全面,涵蓋刑事和民事案件,我們用於法援的支出,亦比法國、德國及歐盟的平均水平為高。(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