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台灣牌又怕衝突 拜登到底想甚麼?

評論‧世情 2021/11/08

分享:

《伊索寓言》有篇「狐狸和貓」:狐狸和貓結伴同行一路搵食,矛盾漸生。一天狐狸對貓吵起來:「你以為聰明過我嗎?我渾身本領!」貓說:「我認我只會一招,但那能頂一千招!」狗吠突然響起,獵人帶着獵犬來了。貓二話不說即刻爬上樹。狐狸想了很多辦法脫身,卻決定不了用哪種,又是加速逃跑,又是折返洞穴。獵犬追了上去,狐狸就此了斷。故事寓意是:常識永遠比機靈狡猾更有價值。

台灣問題「切香腸」 無視風險升級

台海近期鬧得沸沸揚揚,中方表述已是老生常談,美方表述卻是花樣百出。中美元首視頻會晤要在年底前成事,台灣問題看來已成為最大障礙。

對拜登來說,倘能一邊舉行美中元首會,一邊邀請台灣當局出席美方12月主辦「民主峰會」,既找來北京合作,亦能展示對華強硬,豈非彰顯對華「合作競爭又對抗」如意算盤?只是北京自然不會答應。

拜登口口聲聲強調美中要避免衝突,但美方對最敏感的台灣問題卻不斷「切香腸」,未有在意衝突風險升溫。拜登既是先將台灣與北約混為一談,繼而聲稱美國有承諾協防台灣,兩次都弄錯事實,要白宮出面澄清;國務卿布林肯則鼓動各國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體系,欲將台灣問題國際化。

美方亦經傳媒與台灣當局唱雙簧,證實少量美軍人員在台提供訓練,打破兩岸與華府心照不宣這公開秘密的多年默契。台灣當局也日復日地,渲染解放軍軍機進入台「西南空域」,哪怕這空域其實伸到廣東離岸,與台島有相當距離。

戰略收縮戰略明確 兩思潮夾擊

拜登政府對華政策自相矛盾,一方面雖然意識到中美爆發衝突後果不堪設想,要設法避免,另一方面卻不能自拔地玩火,頻以最易引爆衝突的台灣問題來遏制中國。

究竟華府葫蘆裏賣甚麼藥?可以說,拜登正夾在了美國兩種思潮--戰略收縮與戰略明確的鬥爭之中,身不由己。

美國數十年來「以接觸改變中國」、「藉協助中國發展令中國融入(西方)世界」(這當然只是美方邏輯)策略失敗,是美國內部今天罕有的普遍共識,但談到美國接着應怎樣做,就一如既往爭吵不休、互相否決。

戰略收縮(retrenchment)支持者不乏重量級現實主義政治學者,包括芝加哥大學的John Mearsheimer、哈佛大學的Stephen Walt等,近期較為活躍者則有喬治華盛頓大學的Charles Glaser。

這一派認為,美國綜合國力雖仍第一,但相對下滑已是常識,而戰略收縮是此時最理性的自保辦法。概念就是將更多責任交回盟友本身,避免捲入他方衝突,以集中精力解決自身問題。哈佛研究指出,近現代相對衰落大國,例如英國,選擇戰略收縮後,普遍都成功穩住國力排名。

一國核心利益,不過就是自身安全和發展前景。戰略收縮陣營察覺到,美國已過度擴張,全球盟友看似陣容強盛,實質不勝重負。不少盟友遠在世界另一端,語言文化歷史不同,甚至制度都不如「理想」,他們命運無關美國核心利益,惟美國卻在擔保他們安全。美軍兵力分散全球熱點,容易意外捲入衝突之餘,一旦出事,前沿部署力量亦不足應戰。這種做法更迫使中國與俄羅斯愈走愈近,也助長反美伊斯蘭極端主義,加劇美國險境。

台灣並非美國盟友。美國自與新中國建交,即廢除美台共同防禦條約,不再承諾協防台灣,僅沒有說過不會。戰略收縮陣營因此看來,美國如果為了台灣而冒上與中國開戰風險,極其愚蠢,畢竟中國常規軍力比蘇聯更接近美國,同時擁有核武。美國應如冷戰大部分時期尋求與蘇聯力量均等一樣,與今天中俄三分勢力範圍,互不侵犯,捍衞和平和安全這最大利益。

戰略明確(strategic clarity;又稱戰略清晰)觀點則完全相反,主張全力挺台。這一派其實屬於新保守主義,除了更講意識形態,堅持「宣揚民主」,更不願放棄冷戰後美國一度的唯一超級大國地位,故支持干預主義政策。比起警覺中美不可開戰,他們更強調的是美國輸不起。

他們相信,美國倘在地緣上向中國退讓,就等於徹底失敗。中國國力已直逼美國,亞洲更是21世紀世界中心,美國不能承受中國成為亞洲盟主。而且如果兩岸統一,美國信譽不但在日本、澳洲等盟友面前岌岌可危,中國力量投射更可直出西太平洋,打破美國支配全球海洋格局。美國失去亞洲話語權、海權受到蠶食,即返魂乏術。

拜登首年民望挫 仇華氣候添壓

所以就新保守主義者而言,美國現在一不做二不休,應該打破戰略模糊,明確承諾協防台灣,並盡一切辦法否定中國繼續發展的權利和空間。這一派主要以特朗普政府成員、國會反華力量為代表;國防部前高官Elbridge Colby 9月出版有關新書即名為《The Strategy of Denial》(拒止戰略)。用這些人的話來說,是「要令中國清楚自己位置」(put in its place)。

不管拜登團隊骨子裏怎看,戰略收縮、戰略明確兩條路都會完全改變現狀,都不是輕易的選擇,惟有在這無法調和的兩極之間,強行耍出古怪的平衡雜技。

拜登一面是奧巴馬派系的人,深知美中關係重要,也有心做好美國自己的事,解決社會種族問題重振雄風;但另一面,美國仇視中國政治氣候,及其對執政者的壓力也是不可忽視,而拜登首年民望跌幅已創了戰後總統紀錄。拜登政府因此既表示無意新冷戰,嘗試改善美中經貿關係,並強調要設置防護欄避免衝突,但又老是在說「要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極度競爭」,更猛打台灣這張保守勢力自以為的「王牌」。

時勢皆在北京 急的只是美國

到底拜登政府對台操作是否僅為內部表演,中美暗裏已充分溝通,有不擦槍走火的默契?這還有待觀察。但無論如何,中美關係的結構性衝突不會改變,長綫走向恐是撲朔迷離,是陰是晴相當程度視乎美方政治需要。

對中方來說,台灣問題的一貫立場,永遠比美方百變花招更有價值。決定乾坤的終歸是實力,中方近日對美台高調動作反應相對低調,拒絕隨之起舞,國家主席習近平辛亥談話更強調堅持和平統一,反映軍事上、經濟上,時勢皆在北京,急的只是美國。正如普京所言,中國按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 PPP)計算經濟規模已超美國,實現國家目標用不着動武。美國只要不敢實質顛覆中美建交時美台斷交、廢約、撤軍三條絕對底綫,導致不可預測的衝突,就損不了中方戰略主動權。

美國總統拜登口口聲聲強調美中要避免衝突,但美方對最敏感的台灣問題卻不斷「切香腸」,未有在意衝突風險升溫。(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