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人的東洋襪語

副刊版 2021/11/09

分享:

一對襪子看似是細眉細眼的小事,但其實它卻是生活上的必需品。有兩位資深的廣告創作人,深明箇中道理,在繁忙的工作以外,創立了襪子品牌6:25am,更遠赴日本奈良與當地廠商商討生產過程,誰知碰巧遇上世紀瘟疫,6:25am之後的故事……

今天在這個社會環境下,年輕人或創作人都有一個衝動在工作以外「搞下嘢」,亦即是大家口中的side project。前身為4A廣告創作人的Marky和Sally也不例外,自組廣告公司後,有感工作上創意上諸多掣肘,倒不如做一些工作以外的嘗試。

「約兩、三年前,我們想做一些新嘗試,美其名想經營一個品牌又好、又或是邊學邊做marketing又好,忽發奇想,既然我倆由小到大都鍾情日本的人與事,於是就向這方面去想。還記得去東京時,發覺日本的襪子做得很好,當地的品牌如Tabio、Sou Sou由質料到顏色都有很多選擇,反觀香港市場充斥着都是黑白灰的襪子,而且有一點我們注意到的是港人很捨得花錢添衣,但無論他/她們穿得多好,只要往下望,襪子都是褪色或殘破不堪,加上我們認為市場上太多tee難以突圍,所以將side project鎖定為襪子。」

日本生產好比品質保證

對於不是修讀時裝的人,茫無頭緒要推出自家品牌絕對可不是容易的事,但熱愛日本的他們,又豈會推出一些濫竽充數的產品就此了事。

「一開始我們就不想將襪子於內地生產,在搜尋資料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以前日本的奈良和台灣的彰化是製襪的重鎮,而因為內地生產成本低,令兩地製襪的工業萎縮,今天的奈良就只餘下十多間廠商。但我們深明不少港人心目中日本製這三字就好比高品質的代表,所以我們膽粗粗直接聯絡奈良廠商洽談生產上的可能性。」

單一發售日商讚揚

日本人做事永遠有板有眼,要合作,就要守規矩,但Marky和Sally令他們接受少量訂單,而且還是一個來自香港素未謀面剛剛成立的小品牌,實在談何容易,要得到過百年的日本廠商認同,還必須兩個「意」--誠意和創意。

「當時日本廠商要求我們往奈良走一次,我們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當是去一次旅行,哈……在參觀廠房時我們既了解他們日常運作和生產過程,例如有機棉製的襪子是做不到鮮艷顏色等,同時亦將我們的意念告訴他們,就是製成後的襪子將會單一隻發售,購買者可以自行選擇不同的顏色和圖案襪子配對成一雙,打破傳統襪子必須一色一樣的配襯手法。這個意念看似簡單,但就算是日本方面亦從來沒有品牌這樣做過,他們聽後都感到有趣。」

「另一方面,今天市場所見,日本生產的襪子呎吋方面通常是23至26厘米,又或是大一點呎吋的25至27厘米,但經過我們商討後,他們嘗試突破固有生產時的框架,將襪子的尺寸調校到拉力更闊的25至28厘米,這些看似少少的改動,對他們和我們來說都是一次難得的經驗。」

佛系經營賺得滿足感

生產商落實,設計亦早已準備,6:25am襪子隨時啟動,可惜的就是偏偏遇上世紀疫情。

「由構思到落實都在疫情前進行,2019年尾甚至拉大隊往日本拍攝宣傳照和錄像,拍攝後疫情就爆發了。說到底,我們是小生意,疫情對我們來說影響不大,最大的影響是我們原定會在當地嘗試發售,但現在飛不了日本,一切要停下來,我經常自嘲是佛系模式經營,哈……總有其他可行的辦法,例如意外地找到傳媒人盧覓雪合作。」Marky說。

Sally補充:「去年12月經朋友介紹認識盧覓雪,爽朗的她二話不說就提供了自己鍾愛的顏色和圖案,合作過程非常愉快。難得的是日本廠商眼見少量訂單仍為我們生產。」

雖然6:25am的襪子暫時只在南豐紗廠的Chat Shop、Kapok和網上發售,Kapok亦因為營運問題而未能做到可單隻襪子發售,但Marky和Sally這兩年間由無到有成立一個自家品牌,笑言過程中賺了滿足感。

「襪子如果在中國生產,enjoy過程一定不及走訪日本,自己品牌一腳踢,甚麼都自己去做,加上在南豐Chat Shop推出兩個月後由寄賣到賣到斷市。而且在經營時所學得的生產知識,網站的建立和與零售商的洽談,那一份滿足感又豈是我們以前做廣告創作時可以得到?單是滿足感就已經賺過滿滿了。」

不過,更難得的是Marky曾經在網站inbox裏收到顧客留言:「終於知道甚麼叫做一分錢一分貨了。」簡單的一句,就叫他倆樂上大半天,為這本地原創「襪語」錦上添花。

﹏﹏﹏﹏﹏﹏﹏﹏﹏﹏﹏﹏﹏

查詢:www.six25am.com

作者、責任編輯:何偉雄

6:25am和盧覓雪推出聯乘系列。盧覓雪笑說:「找得我蕭翠蓮推出聯乘系列,自然一定會幫你拍攝廣告呢!」

Marky和Sally二人本身為廣告創作人,推出襪子品牌6:25am。Sally笑說名稱的由來:「是我們廣告人的職業病,一來找一個令人好奇的名字,二來早上6:25帶着朝氣,感覺每日都有着新的事情發生,亦代表品牌有着很多的可能性。」(黃建輝攝)

顏色的選擇和圖案都由Marky和Sally操刀,再經來自日本奈良的生產商製造。(黃建輝攝)

為盧覓雪拍攝廣告時的一刻。

由襪子衍生到公仔,每個Y Not Boy公仔由一隻襪子縫製,每一個公仔都給予特別的名字,例如天然呆、為食和厭世等,全人手香港製造。(各 $388)(黃建輝攝)

6:25am能夠在市場上突圍的原因是主張襪子單一隻發售,可按顧客個人喜好自行配搭。(一隻 $78)(黃建輝攝)

圖中是與盧覓雪合作的聯乘系列,是次追加小童襪子,這亦是日本生產商首次編織小童和中童襪子。(成人6隻$588,成人1隻$98,中童1隻$88,小童1隻$78)(黃建輝攝)

疫情前在日本拍攝廣告,Marky說:「襪子在日本生產,品質好得無話可說,但不要催促生產商,因為襪子產自中型廠商,生產需時,此外,廠商亦要照顧本地需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