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橫空而出 誰人管治費思量

評論‧世情 2021/11/11

分享:

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10月底宣布,將把公司名稱改為Meta,並計劃把「元宇宙」(Metaverse)打造成為一個虛擬空間,讓用戶可以使用虛擬人物進行數碼互動。Facebook易名為Meta,令「元宇宙」的討論再增熱度。

目前,不少企業和分析師認為,「元宇宙」將會成為未來網路發展的延伸,可能成為日後的綫上社群互動模式,使用者在「元宇宙」內,可以不同數碼面貌呈現,並扮演與現實世界不同的自己,據此可望帶動一個全新市場發展的商機。

曾擔任Alphabet執行董事長的施密特(Eric Schmidt)日前接受《紐約時報》訪談時,談到「元宇宙」議題,並指出「元宇宙」對人類現實世界來說,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當大家討論這個虛擬世界時,只看到這個「元宇宙」比現實世界更令人滿意、在這個虛擬世界裏「你更富有、更英俊、更強大、速度更快」,但他形容「元宇宙」發展背後運算的關鍵技術人工智慧(AI)是「虛假的上帝」(false god),可能會造成不健康的社會關係。誠然,這個「元宇宙」議題的確很值得分析。

AR+VR 虛擬與現實融滙

「元宇宙」其實是「增強現實技術」(Augmented Reality,AR)和「虛擬現實技術」(Virtual reality,VR)的延伸版,有人認為,互聯網未來的發展就會進入「元宇宙」。所謂AR,是利用電腦技術,把虛擬的信息內嵌到真實世界,把虛擬與現實融滙,通過手機、平板電腦等設備顯示出來,而被人們感知,使現實世界變得更「多姿多彩」。

至於VR,則集合了電腦圖形學(computer graphics,CG)、仿真技術、人工智能、電腦網絡技術、多傳感器技術等,模擬人的視覺、聽覺和感觸等人體器官功能,令人有親臨其境之感。通過AR和VR「創造」出來的「元宇宙」,使進入這個虛擬世界的人,在另一個層次上進行互動和交流。

「元宇宙」的概念,其實並非嶄新事物。早於2006年末,Linden實驗室開發用戶端遊戲程式--「第二人生」(Second Life),每個用戶在遊戲裏都可以有一個虛擬身份,並且可以用這個虛擬化身(virtual representations),進行虛擬交流、參加個人或集體活動、製造和互相交易虛擬財產、提供虛擬服務等。

技術顯著進步 提升體驗

目前「元宇宙」吸引到公眾眼球,當中原因包括AR和VR技術取得顯著進步,愈來愈多科技企業生產這類AR和VR的設備及程式,令進入這個虛擬世界的人體現到更多「親臨其中」的感受;現實生活中的一些經驗也得到提升;想像的行為目標或目的得到實踐,亦讓虛擬世界的身份比過往更容易得到接受。

如今Facebook和不少科技企業一窩蜂地爭相發展「元宇宙」事業,不過筆者認為,有一個關鍵問題,仍未得到解決--這個「元宇宙」的虛擬世界,究竟應該由哪一個「主體」去創世?誰去協調在這個虛擬平台上進行活動、互動和交流的虛擬個人身份?Facebook雄心勃勃,顯然是想擔任這個「元宇宙」的創世者和操控者。

Facebook發展「元宇宙」是順理成章的,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社交平台。在這個社交媒體上,其實已容許很多現實世界的人,在這個平台圈子裏產生一個電子身份,以此在這個平台上留言、與人交流、分享影片和生活體驗。要進一步發展,進入發展「元宇宙」世界、強化用戶電子虛擬身份的活動功能,的確順理成章。

然而,問題就出在這裏。無論Facebook也好,其他想創造一個「元宇宙」世界的公司也好,它們都只是一家中心化的機構。如果大家都接受有一個與現實個人身份連繫的虛擬身份,通過虛擬身份在這個「元宇宙」世界應用互聯網,Facebook等商業機構是否適合擔當「協調人」的角色?

個人資料一旦暴露 難逆轉

筆者記得於2013年5月在本報發表過一篇文章,提到虛擬身份證的概念。為甚麼提出虛擬身份證的概念呢?其實是針對個人的私隱保障問題。當時眼見互聯網上信息氾濫,個人私隱很容易受到侵犯,當身份證明資料等個人私隱信息一經披露,便無法一筆抹去、逆轉。

在這種情況下,政府要有效保護個人私隱,可以怎樣做?筆者借鏡信用卡系統運作的機制概念,信用卡之所以能夠運作,是因為有一個特定中央資料庫,以核實信用和提供付款保證。事實上,每個信用卡的用戶,其實都有一個「虛擬身份」,並獲允許以此通過網絡進行不同的交易、付款等活動。

設「虛擬ID」 保護個人私隱

據此,筆者建議政府為市民設立一個「虛擬ID」,並將相關信息儲存到一個由政府建立的中央資料庫,庫內載有具真實身份與虛擬身份之間的聯繫,並接連場外(工商或其他需要用戶身份的機構,如銀行等)的終端機,以用作實時核實身份。

當市民在網上進行購物等活動,通過政府設立的中央資料庫進行核實,再把核實的信息傳到有需要核證用戶身份的機構,如此則只有政府知道現實世界的個人身份,商家不會知道。

事實上,市民進行需要身份認證的網上交易時,工商機構都以個人身份證作為依據,但身份證號碼也有被盜竊的風險。假如政府為市民設立「虛擬ID」,可有助釋除市民對身份私隱在網上或社交平台上被廣泛暴露的風險憂慮;就算真實身份遭到「起底」,用戶也可以到政府申請重置一個新的「虛擬ID」,而舊「虛擬ID」的「虛擬人」,也就從此在這個虛擬世界「人間消失」。

看深一層,這個「虛擬ID」系統,需要有一個「協調人」,對真實身份與虛擬身份之間的聯繫進行核實,而這個「協調人」非政府莫屬,因為所有現實世界的「身份」,都是政府核實的。

當「協調人」核實身份 非政府莫屬

如今Facebook或其他私人企業要做「元宇宙」的創世者和協調人,有意「統治」這個虛擬世界,它們適合擔任協調人的角色嗎?關於這一點,筆者認為是與虛擬世界本身的設立有一定矛盾:當一個人進入虛擬世界,並且用一個虛擬身份實踐在現實世界想做但未能做到的事情,或者擴闊、加強在現實世界的更多生活體驗,這個場景和互聯網的應用,允許私營商業機構操控或主導是否適當?筆者發表過多篇文章,與讀者分享區塊鏈的技術、應用及潛力,在「元宇宙」問題上,區塊鏈或可扮演一個重要角色,囿於篇幅,有機會筆者另文論述。

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日前宣布,將公司改名為Meta,並計劃把「元宇宙」打造成為一個虛擬空間,讓用戶可以使用虛擬人物進行數碼互動。(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佳龍 科大商學院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講座教授、艾禮文家族商學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