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建築設計師英國留學重拾自信 義助發展中國家建設成傑青

副刊版 2021/11/15

分享:

分享:

當不少香港家長都認為子女入讀名校,就是贏在起跑綫時,80後的吳偉麟(Norman)卻告訴你這並非必然。中學時在名校就讀,卻因為表現未夠突出而影響自信,中三決定到英國升學,自始改變了他的一生。成為建築設計師的Norman擁有自己的建築設計公司,2020年更獲選為「40歲以下傑出青年」,為回饋社會,他創立了DEFT Community,義務為發展中國家進行社區建設。

小時候的Norman經常在父母於屋邨經營的小型五金舖內流連,因此從小就接觸不少五金及建築材料。到了中學,因舅父的關係,某年暑假進入了他工作的金門建築公司做暑期工,當時公司正跟進的項目是一條由屯門至赤鱲角的大橋,屬於港珠澳大橋相關工程。縱然Norman只是負責一些瑣碎職務,卻打開了對建築業的眼界。經過兩個月的學習,他從工程師們身上學到不少建築知識,而眼裏看着他們每天開會、到地盤視察時的專業,亦深深受到薰陶,想不到此職業竟成為了他日後的目標。

Norman自小喜歡畫畫,他表示自己四、五歲時畫畫已經有板有眼,當時喜歡《龍珠》卡通片,他說:「有一段時間我媽媽是開童裝店的,我陪媽媽看舖時就利用童裝衫內夾着的卡紙,拿起畫筆畫《龍珠》卡通人物,然後掛滿全店,不少客人幫襯時都會要求拿走一張,頗受歡迎的。」可見他的畫功相當不俗。

入讀名校卻失自信

不少香港家長都希望將子女送到名校,Norman從小一到中三都是頭上戴着光環的「喇沙仔」,問到他是否覺得自己贏在起跑綫?他說:「沒有,我學業成績一般,在校內非常平凡,覺得自己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失敗者。當時我的目標已希望向建築業方向發展,但我知道以我的成績沒可能考上香港大學,於是央求父母讓我到英國升學。」他認為讀名校有好有壞,不一定贏在起跑綫,大家總覺得從名校出來的人多會成功,但可能是因為該校歷史夠悠久,所以成功人士的數字累積起來很多,對他來說那只是一個數據。

因為本身的天份加上個人興趣,Norman到英國升讀中四時選修了藝術及物理兩科。在彼邦的幾年中學生涯,對他有很大啟發,因材施教的教學模式,讓他重拾自信,並擴闊了他的視野,尤其是如何定義藝術。他有機會觀摩不少大型展覽,令他眼界大開。準備報讀大學的時候,Norman詢問老師的意見,老師鼓勵他將藝術及物理結合,並為他介紹法國南部一條全世界最高的公路橋Millau Viaduct,他深深被那些圖片吸引着,在中學暑期工的經驗亦立即在腦海浮現,於是決心選修建築系。他當時報讀了英國及香港幾所大學,結果獲香港大學取錄,成功考入他曾經認為是遙不可及的香港大學攻讀建築系,並完成碩士課程。

提倡本土建築學

Norman現在擁有自己的建築設計公司,他形容當建築設計師最有趣是能夠將幻想出來的變成現實,很有滿足感。「例如興建酒店之餘亦會設計所有附屬宣傳品,當別人在我公司負責的建築項目如酒店、餐廳、酒吧內覺得很享受,並高興地拍照打卡,我會很開心。又例如我在街上看見一些出自自己手筆的平面設計,又會覺得很有成功感。看着一幢大廈經過3年的建造終於落成,心情會很興奮。而最滿意的項目,是黃竹坑的the Arca酒店,我們動用了香港全公司以及馬尼拉分公司的support team,合共20位同事一同參與創作,加入很多嶄新的構思。」

他亦是香港大學建築系最年輕的講師,曾講授「本土建築學」的課題,他解釋:「例如福建土樓,是用上當地的泥土堆成圓形房屋,但今天很難做到。又例如我建the Arca,不可能挖掘黃竹坑的泥土來興建,於是我們將『本土建築學』更新定義為該地方的歷史及背景。我們在設計酒店時加入了工業風,因為該區是工廠區,也有藝術元素,因今天該區有不少藝廊及藝術空間,這些就是我們提倡的『本土建築學』。」

義助發展中國家建設

為了回饋社會,Norman參與創立非牟利組織DEFT Community,期望以自身的建築設計專長,為香港及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有需要人士創建安全、具可持續性及成本效益的社區項目。印象最深是2014年的尼泊爾地震,Norman知道當地有一條村損毀嚴重,希望幫他們重建,於是發起籌款行動:「當年我們公司只有五、六名員工,於是我們就分工負責所有物料搜購、運輸、設計等,花了四、五個月時間準備。我們了解他們的生活習慣及文化,先幫他們重建了一個社區中心。原來社區中心對當地人來說很重要,他們在內裏進行拜神、聚會等活動,並可讓未有棲身之所的村民暫住。我們用當地的泥土建牆,屋頂就用上竹、鋁板搭成,這就是我所說的『本土建築學』,見到當地村民很開心,我們覺得非常值得。」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黃依情

Norman現時擁有自己的建築設計公司,他形容當建築設計師最有趣是能夠將幻想出來的變成現實。(攝影:Zero Lai)

黃竹坑是工廠區,因此the Arca酒店的設計亦滲進不少工業風。(受訪者提供)

Norman除負責建築設計外,亦會創作所有附屬宣傳品,為他帶來不少滿足感。(受訪者提供)

黃竹坑the Arca酒店是他最滿意的建築設計項目,加入了「本土建築學」概念。(受訪者提供)

他有份創立非牟利組織 DEFT Community,2014年尼泊爾地震,他與一眾同事義務為當地村民重建社區中心,得到村民祝福致謝。

Norman(右一)到英國度過了4年寄宿生活,當地因材施教的教學模式,讓他重拾自信,並擴闊了他的視野。(受訪者提供)

他認為讀名校有好有壞,不一定贏在起跑綫。他鼓勵學生要多嘗試,擴闊眼界,建立自信心。(受訪者提供)

Norman(右二)跟公司拍檔Peter Lampard(右一)及同事,經常會進行一些team building活動增進感情。(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