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愛人

副刊版 2021/11/16

分享:

分享:

和內地朋友介紹《梅艷芳》電影的時代背景,就似翻開一章又一章的香港城市導覽。有很多六七十年代的記憶,內地觀眾完全沒有。譬如說荔園,又或者夜總會演唱文化。今天,年輕人已經難以明白,要去一個綜合式遊樂場的概念,當中還可以看到動物,玩機動遊戲又滑冰,兼聽到現場演唱。更加不用說香港那特有夜總會現場文化。

因為夜總會對於中國,又甚至乎是後生一輩的香港人而言,都有一種誤解。我雖然沒有親身經歷,但是都聽過當年的大紅明星如汪明荃等,都曾經歷唱海城夜總會日子,大班人在台下面好多圍枱吃飯,邊吃邊聽歌,跟內地對於夜總會的理解不太一樣(內地理解就是坐枱陪酒場)。

至於內地剛上映後,口碑和評論出來,竟然有不少是提及,對觀眾而言,最有記憶是當年梅艷芳和趙文卓的花邊,怎麼在片中就沒有趙文卓了?

另一樣就是對梅艷芳的接受過程,說第一次留意她,是唱《將冰山劈開》時,當時《壞女孩》疑似禁歌,沒法大範圍流行起來,之後有此曲,當看着歌詞,對其時青年來說,覺得還算相當大膽,所以留有印象。

但有一個觀察不能忽略,論街知巷聞的普及性,八十年代的梅艷芳,歌聲在內地的知名度,實不及僅唱歌的陳慧嫻,後者的《千千闕歌》才真正的傳遍大街小巷,連《飄雪》、《紅茶館》等都是普通話人去唱K都曉唱的粵語歌。梅艷芳給內地的較早印象,反而是通過電影來強化,因為到九十年代,大量VCD及各式錄像傳遍中國,而那時梅艷芳的音樂發展,反而沒八十年代那麼活躍。她在一九九一年就推出《親密愛人》這國語碟,也是她在內地較紅的歌,但最初是在台灣走紅,要等多幾年,她才再一次真的深入到中國樂迷群體。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