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舊事 蘇東坡竟曾主持「抗疫」

評論‧世情 2021/11/16

分享:

體育專員楊德強日前表示,考慮安排轉播明年杭州亞運會,讓全港市民繼東京奧運後,再齊齊觀看亞運賽事。杭州正密鑼緊鼓籌備明年9月的亞運,確保每個環節不出問題,嚴防新冠疫情自然是重點之一。一個由杭州去上海迪士尼樂園遊玩的旅客上月底確診,杭州和上海當局如臨大敵,即時短暫封閉迪士尼,遊客離開樂園要接受核酸檢測。

提到杭州,想說說蘇軾,即東坡居士,世稱的蘇東坡。他除了是北宋大文學家,亦曾當官,其中一個被派往的地方,就是杭州,雖有被貶性質,但他很喜歡那兒。

中國許多城市都有一條以孫中山名字命名的街道,杭州卻有兩條紀念蘇東坡的道路,分別是西湖邊最繁華的「東坡路」和「學士路」;之所以是「學士」,因為蘇東坡曾任翰林大學士。香港人去過杭州的也很多,我也很喜歡那種江南調,和我們見慣的石屎森林不可同日而語。

事實上,蘇東坡為杭州貢獻也不少。他一生兩次到杭州當地方官,第一次是1071年起,因反對王安石變法,以致朝中仕途失意,轉往地方,到杭州任職類似市長助理,當時36歲;第二次相隔約20年,任太守,相當於今天市長。

他第一次到杭州時,四分之一西湖已淤塞,第二次去時更塞了近一半。蘇東坡得到朝廷允許,發動疏浚西湖,挖淤泥除草,更親臨指揮,並且修築長堤,就是現在的蘇堤。為了保護疏浚後的西湖,他在湖中豎立3座石塔,禁止在石塔界綫內湖面種植菱藕,這3座石塔,孕育了「三潭印月」景區。

很多人說東坡肉源自蘇東坡,傳說當年他將豬肉用酒燒好,犒勞築堤民工,百姓為感謝其功績,取名東坡肉;即使如此,今天的東坡肉和當年做法已是兩回事。

蘇東坡在第二次任期中,還做了一件事,後世較少談論,就是他曾在杭州主持「抗疫」。

捐金辦診所 蘇東坡派秘方藥

當年杭州出現大旱災害,農作失收、飢民處處、疫症流行。他拿出秘方「聖散子」,配藥發給病患。他在《聖散子方後敘》中寫道:「聖散子主疾,功效非一。去年春,杭之民病,得此藥全活者,不可勝數。」他將朝廷的撥款,加上自己解囊捐出黃金辦診所,取名「安樂坊」,採購藥材煎「聖散子」藥分發予病患。

「聖散子」秘方有何效用?它被視為一種藥性偏溫的傷寒病通治方,蘇東坡在《聖散子敘》說:「凡陰陽二毒,男女相易,狀至危急者,連飲數劑,即汗出氣通,飲食稍進,神宇完復……真濟世之具,家之寶也。」

古人稱醫生為「儒醫」,儒者,讀書人也,所以古代文人常常懂中醫,蘇東坡也不例外。他年少時不僅苦讀經史,也習醫書等,亦利用在京城和各地當官便利,拜訪御醫、郎中收集宮廷秘方和民間偏方,甚至有說他採摘草藥,研製藥膳、藥酒給人用。

在主政杭州前,蘇東坡亦曾被貶湖北黃州,一場疫症在當地爆發,他拜訪名醫巢谷尋醫問藥,懇求治疫藥方。巢谷將祖傳秘方「聖散子」傳給他,但要求不得傳外人,叫蘇東坡指水立誓,蘇東坡答應了;然而,他其後不顧誓言,將藥方獻出予百姓用,後來杭州出事又再拿來用。

據說他這一藥方在兩宋時期活人無數,但也存在爭議。兩宋另一位文人葉夢得在《避暑錄話》一書,記載稱「聖散子方」殺人無數。話說北宋末年,女真人包圍首都汴京,爆發史上著名的「靖康之難」,戰爭加上飢餓,伴隨瘟疫流行,人們重新拿出「聖散子方」,結果這次用藥導致不少人死亡。後來醫學家認為,可能和藥方用在與黃州及杭州濕熱氣候不同的北方酷寒地區有關。

醫學日漸發展後,「聖散子」在歷史舞台逐漸消失,此古代名方的應用,成為中國千年抗疫史一則公案,蘇東坡以他的名人效應傳播「聖散子」,招致後人對他與「聖散子」的種種負面評價。古方於他之手盛極一時,又因被指殺人,而不得不湮沒於歷史洪流。問題根源也許在於「聖散子」的不當應用,是否以寒疫處方誤施於溫疫?

世上沒有包治百病的靈丹,不加辨別盲目使用,可能適得其反。當時醫學並不昌明,基本上烈性或急性傳染病,在疾病分類上都歸於傷寒病之下,沒講求寒溫陰陽之別,蘇東坡也許只不過是在所處時空下,作出他覺得最正確的抉擇而已,就像今天應對新冠,世界不同地方各師各法、各廟各菩薩!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