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智齒》重現消失中的舊城 暴戾面具下的人性救贖

副刊版 2021/11/17

分享:

分享:

黑白電影令人聯想起舊時代,如西方的默片、香港的粵語長片。事實上彩色電影已面世百年,以黑白畫面呈現,早就不是條件所限,而是藝術上的選擇。即將正式上映的電影《智齒》,就僅以黑白兩色說故事。導演鄭保瑞直言自己看過彩色版,抽走顏色後再看,發現故事更立體,更能彰顯當中的混沌,也呈現暗黑、仇恨和贖罪的一面。

電影《智齒》改編自雷米的同名小說,原著小說的背景只表述為一個潮濕、髒亂的南方城市,沒有明確地理位置,導演鄭保瑞則決定將電影場景搬來香港。「我讀小說的時候,覺得畫面很港產片,而且那種又濕又髒的南方都市,就像我小時候對於香港的印象,80年代的深水埗,後巷充斥着垃圾,會見到老鼠、曱甴。」相似的城市印象,加上近年舊區重建的步伐愈來愈快,導演希望這種消逝中的「舊香港」面貌,能通過電影記錄下來。

在電影之初,林家棟飾演的斬哥是個易怒、衝動,看似憤世嫉俗的資深警察,與初來警隊卻高他一級的新上司任凱(李淳飾)編為一隊。前者是獨斷獨行的老差骨,後者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新手。兩人合作查案,風格迥異,更令任凱親眼目睹斬哥猶如瘋子般對一個女釋囚王桃(劉雅瑟飾)窮追猛打。

車禍引發的暴烈恨意

有別於男男之間的拳腳往來,一個男人彷彿洩恨般對一個女人的追逐和撕打,令人看得緊張之餘,也充滿不安和疑惑。單是電影初段這一幕無言而激烈的「動作戲」,就足以讓觀眾對斬哥的暴烈印象難以磨滅。隨着劇情推展,慢慢揭開女釋囚王桃和斬哥之間的瓜葛——一場因王桃吸毒而起的車禍,將斬哥的太太撞成植物人。這亦解釋了為何王桃面對似要置她於死地的斬哥,卻總是口中唸唸着「對不起」,甚至打不還手,只是一味慌張逃避。

故事從斬哥認定連環兇殺案的綫索與毒販有關,並要脅王桃為他作綫人開始,恐怖感不斷增加。原本應要保護綫人的斬哥,卻惡毒地將她的「二五」身份在眾人前暴露,令她慘被追殺。彷彿要上演「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暗黑版本。電影讓觀眾理解斬哥的痛,卻亦同情王桃面對的「無間懲罰」。

贖罪與復仇的地獄

犯了錯,接受完法律的制裁,是否就代表已贖罪?一個罪人要償還的債,應該由法官裁定,抑或由受害者定奪?若法律公正嚴明,那麼受害人無法消除的恨,又能在何處安放?電影並非要詰問法律的公平性,也沒有對動私刑的斬哥作出批判。導演的着眼點,更多在於人性的脆弱。面對傷痛時的失控、犯錯後的無能為力,以及人與人之間複雜又難以梳理的仇恨和救贖。

導演鄭保瑞在早前的放映分享會中指,選擇以黑白呈現,並不是認為彩色不好。「彩色當然很好看,但當我收片時,我總是在想還可以做些甚麼?然後決定抽走顏色再看一遍。那一刻我心中便很清楚:『這個創作完成了。』」他笑言作為創作者,心中這個想法沒有花太多時間掙扎,但身邊的團隊如監製,就比較需要時間去消化。「不過當大家都看過黑白版後,都認同『的確是這樣』,所以最終也順利地以黑白版上映。」

作者:王嵐

責任編輯:馮柏偉

林家棟飾演一個被仇恨控制的警察,甚至對釋囚動用私刑。

電影中不乏後巷、垃圾堆、濕亂街道的場景,在黑白色畫面下更具氣氛。

片初一段無言而激烈的「警匪」追逐戲,將整齣電影的緊張感鋪展開來。

導演於土瓜灣、觀塘等舊區取景,希望以電影記錄即將消失的本土面貌。

內地演員劉雅瑟首次在港產片中擔正女主角,堅持親自以廣東話演繹,表現令人眼前一亮。

電影以黑白版本取代原來的彩色,反令鏡頭上的焦點更突出。

廖子妤在電影中飾演傷殘的苦命毒販,出場不多卻令人印象深刻。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