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天文台服務 獲國際認可

評論‧世情 2021/11/20

分享:

正所謂「做又死,唔做又死」,無論是要掛八號風球,還是黑色暴雨警告信號,香港天文台都面對這種兩難局面。

有些人認為,是否發出八號颱風信號或黑色暴雨警告,與科學無關,反而與經濟有關:商業活動及股票市場因惡劣天氣而停止,停工停市必然會造成巨大經濟損失。其實,天文台以嚴格的準則,釐定要否發出颱風信號,例如颱風與香港的距離、風速、持續陣風等;暴雨警告系統則依據廣泛地區已錄得或預料的降雨量而定。香港與大多數地方一樣,以公眾安全為上。

科技發達 八號風也可在家工作

人們的爭論點,多落在應何時發出颱風信號或暴雨警告,把天氣當成是由天文台「安排」一樣。今年首個黑雨警告信號在6月尾的星期一早上8時20分發出,有不少批評說天文台「太遲」發出黑雨,學童們已上學去,家長們又不得不把孩子送回家,而大多上班族已出門,正在趕搭交通工具途中,非常狼狽。

另一個颱風「圓規」襲港期間,天文台發出長達逾23小時的八號颱風信號,港股停市、馬會取消夜馬賽事,估計經濟損失逾千億港元,又有人抱怨說,其所在位置似乎很平靜,沒有必要癱瘓整個城市。然而,就算在同一城市內,颱風的風向、身處位置不同,所體驗到的風力可以完全不一樣。

有唱道「天氣不似預期」,每次人們對天文台的預測有不滿時,就會想起這句歌詞。公平地說,要準確預測颱風和暴雨等瞬息萬變的天氣現象頗為困難,氣候變化和季候風又令情況更複雜,也讓預測颱風任務甚具挑戰性。

不少人把颱風與「特別假期」扯上關係,在所謂的「舊時代」,即手提電腦、智能手機尚未出現或普及的年代,掛八號風球對大多數上班族來說,等如放假一天,但科技改變了一切。

第一代iPhone智能手機在14年前推出,很快智能手機變成主流,再加上手提電腦、上網速度亦比之前快得多,這些都讓大家能夠在任何時地都可以通過網絡處理業務;新冠疫情更是加速了遙距或在家工作的能力,政府人員,跨國公司和很多本地企業都推廣在家工作的安排。

應用程式高空觀測站 屢獲殊榮

八號風球和黑色暴雨警告信號並非法定假期,亦沒有法例規定期間的工作安排,只有勞工處的「工作守則」,其原則是在惡劣天氣下,即八號風球或以上、黑色暴雨生效時,僱主不應要求非必要僱員上班,而必要人員則在安全情況下,按協定的安排於工作地點工作。

盡管似乎有諸多批評,但在過去20年,市民對天文台服務有不錯的評價。2020年調查顯示,約80%市民認為天文台在過去20年發出的天氣預測是準確的;經客觀方法驗證,其天氣預報準確率更達到92%;船長認為天氣預報準確度為97%、航空公司更認為準確度達到99%。

此外,香港天文台在很多方面都是先驅。天文台自行研發的「我的航班天氣」流動應用程式,為機組人員提供最新氣象資訊,亦是全球首個由官方氣象機構自行研發的電子飛行包氣象程式;天文台的高空觀測站亦成為全球首個獲世界氣象組織認證的百年高空觀測站;「我的天文台」流動應用程式,亦在去年世界氣象組織國際天氣應用程式獎「公眾天氣預報和資訊--資訊內容」類別中獲勝。

很多時候人們見面時要打開話題,其中最安全的就是談天氣。每個人都經常講天氣,或許這就是之所以天文台容易成為別人挑剔的原因。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