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產業改革 「共同富裕」成功關鍵

評論‧世情 2021/11/24

分享:

過去數月,於香港上市的一眾中資科技股因國內監管改革措施,屢屢下跌,整體市況亦疲弱,例如影片分享網站嗶哩嗶哩(Bilibili)因第三季業績遜於預期,股價急挫1成;反而與「共同富裕」相關的企業,例如新能源車一類中高端消費股,則錄得若干升幅。

有很多本港投資者總是將政府的市場監管行為視為洪水猛獸,一不求甚解,二避之則吉,即使近月中美股市皆呈現升勢,港股卻繼續下跌。筆者猶記得數年前出席一個商學院講座,主講者是一位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之經濟分析師,他對政府監管行為的看法是:「別理那麼多。總之一門生意和政府的關係就是『交稅』,而『稅金』就是一國容許你存在的必要成本,僅此而已。」

正如筆者早前撰文,談及澳門「監管改革」成功案例,假如20年前澳門政府不「干預市場」、不主動介入改善治安和引入新投資,澳門賭業哪有今天世界第一的發展成就?政府和市場本來就應該是一體兩面、共同成長的,不應被看成二元對立。

市場銷量瓶頸 導致社會問題

說回內地近期對科技業的各項新監管措施。以騰訊和阿里巴巴等互聯網經濟巨頭而言,過去十幾年因內地市場的規模取得巨大成功,主要策略在於追求銷售的「量」多於「質」。具體而言,在過去10年,各巨頭在商業上取得成功的業務,主要都是互聯網零售、手機遊戲、媒體廣告等「低平均消費、高用戶數量」、「重量多於重質」的消費產業。

以上幾項產業的勝負關鍵,都是在於首先以低成本從金融市場上獲得大量資本進行平台開發和宣傳推廣,短時間內在全國以至全球獲得數以億計的客戶,再以薄利多銷的戰術,抵銷開發和宣傳成本獲利。

在後金融海嘯、全球央行低息「印銀紙」的時代,這種模式如魚得水,中國也因互聯網科技產業上的改革開放,由以前的「世界工廠」,今日一躍而成世界金融和科技業的一流大國。

但高速發展10年後,問題逐漸浮現。這種重「量」多於重「質」的橫向發展方法,令市場很快就會飽和,在激烈的競爭、海量前期投資需要「回本」的壓力下,經營者經常需要絞盡腦汁,在產品和服務未有結構性升級的情況下,誘使現有客戶增加消費額。

如此一來,就很容易引起惡性競爭,造成社會問題,例如手機遊戲課金上癮、網紅帶貨造成不理性消費等。所以內地近月各項限制產業的政策,例如規定未成年人打機時間上限,其實也是迫不得已,而非政府限制產業的健康發展。

說回中國消費產業的改革,互聯網零售和手機遊戲之所以能出現「沉迷」和「過度消費」的問題,首先是因為內地消費者已積累龐大的消費能力,只是缺乏相對高端和健康的消費項目,加上在商家的營業額壓力推波助瀾下,才出現「高量低質」的沉迷消費現象。

港青消費模式 缺「上流」機會

例如青少年玩手機遊戲、追網紅,每月花高達數千元,其實以同樣的個人購買力,已可消費產業升級,買私家車做車主;然而,就香港青年而言,不買車是因土地問題、車位不足、塞車問題嚴重,所以缺乏消費方式「向上流動」的機會;在全中國而言,則還有環保、石油進口的能源安全問題等需要考慮。

以上這些問題,全部都需要政府主動出擊,在政策上有所改變,打通經絡開拓新市場空間以求解決,所以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實是共生而非對立。

放眼世界,歐美車廠過去在經濟不景氣下,也曾出現「內捲化」(又稱過密化,形容社會文化重複勞作、發展遲緩)現象,例如十數年前一度流行「迷你車」,標榜售價低廉、打青年新興市場,但根據底特律新聞網的資料顯示,做廉價迷你車吃力不討好,對車廠是「在商業上過去8年最差的決定」。

從需求側來說,這個決定亦不怎麼樣:對年輕車主來說,雖然迷你車新車售價低廉,但同樣價格下為何不買質素較高的二手房車?同時,名貴房車卻又因面對惡性競爭,為壓抑生產成本,質素受到影響,例如採用廉價行車電腦芯片,令故障率升高,問題在去年「大重設」全球芯片供應短缺時曝光,終獲得正視。

而由政府主導的宏觀調控,假設政府能對市場和國民消費需求的趨勢作準確預測和引導,並且準確執行,由上而下推動產業改革,可減少上述歐美車廠試誤法(trial and error)的惡性競爭和資源浪費,在追求環保和企業社會責任的新時代,將顯得更加重要。

政府準確調控 可減資源浪費

用「共同富裕」的政策語言來說,近期內地互聯網產業改革,沉迷於冷戰思維的人就會將之看成是政府打壓市場;但如果從更大的格局來看,其實是要加快國民消費產業的升級。只有普羅大眾的生活質素和消費項目的選擇不斷增加,經濟才會繼續發展,而避免墮入「躺平」、「內捲」的中等收入陷阱。

香港經濟的發展程度和面對的瓶頸固然與內地不同,但也有類似措施,例如特首林鄭月娥曾在上月的施政報告中提到,要整合現時的民政事務局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改組成「文化體育及旅遊局」,提升本港軟實力。筆者過去數年推廣馬球,推動香港和大中華區馬業的產業升級,連帶增加文化消費和深度旅遊,其實背後也是消費產業改革的思路。

由澳門的賭業改革、香港建議的「文化體育及旅遊局」,再到在香港股市上投資中概股,香港人需要明白,政府和市場本來就存在共生互利的合作關係。

在「大重設」百年一遇的大變局下,我們不應再被「大政府vs大市場」的狹隘思想,限制對未來經濟發展的想像,而應擴大格局,為今日面對的問題尋找答案。

過去10年,內地各互聯網經濟巨頭在商業上取得成功的業務,主要都是互聯網零售、手機遊戲、媒體廣告等消費產業。(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