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齒》成劉雅瑟從影最苦命之作 廖子妤錯失女一首演毒販感刺激

副刊版 2021/11/25

分享:

由鄭保瑞執導的港產犯罪片《智齒》,上映前已獲各地影展青睞,揚威海外。其中兩位女演員劉雅瑟、廖子妤(Fish),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暢談拍攝點滴,首次擔正香港電影的劉雅瑟更搏到盡,直指是從影以來最辛苦的一部作品,而Fish拍攝前更親身到深水埗實地考察,目擊街友吸毒以揣摩角色,功課做到足。

犯罪懸疑片《智齒》改編自內地知名犯罪心理小說作家雷米的同名小說,講述偵查一宗連環兇殺案的故事,被封為年度最暗黑港產片。導演鄭保瑞在芸芸過百試鏡演員中,挑選了內地女演員劉雅瑟擔綱女主角,飾演剛出獄不久的年輕街童「王桃」,而廖子妤則飾演被社會遺棄的吸毒者「可樂」,兩個角色均非常沉重。

廖子妤劉雅瑟 惺惺相惜

期間Fish分享當初選角的秘辛,透露自己原本參加試鏡「王桃」的角色,但之後一直未有回音,令滿心期待能跟鄭保瑞導演合作的她,希望落空。她原以為本片只得一個女角,故早已打定輸數,不料後來得知選上「可樂」一角,她坦言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

雖然結果劉雅瑟贏得演出女主角機會,但當Fish在片場親眼看到對方專業的表現時,她直言輸得心服口服:「我心裏面想,難怪她中!我自認沒辦法做到她的靈活、演技及專注,能夠在現場見識到她的能量,讓我覺得非常幸運。」

戲中二人有一場對手戲,她們之間口角,甚至發生肢體衝突。但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兩女合作過後更加欣賞彼此、惺惺相惜。雅瑟也大讚Fish:「我當天也有關注Fish的表演,她身上的氣質是我挺嚮往的,因為我比較看到別人身上的優點,反而覺得自己身上的都是缺點。」

劉雅瑟花半年時間走出角色

劉雅瑟在電影中每日都在雨水、泥濘及滿布老鼠曱甴垃圾的後巷被暴打、被性侵,受盡皮肉之苦。她形容本片是有史以來最辛苦的拍攝經驗,更揚言未來再也不會遇到比這更慘的角色:「不管是在肉體上,或是靈魂上受到的傷害,也無法用言語表達。其實我花了很長時間走進角色,拍完後也沉醉在王桃這個角色當中,一直都很崩潰,大概花了半年的時間才走出來。」

不僅如此,她更為演出而苦練廣東話,獲拍檔林家棟大讚非常流利,令大家在演戲上零隔膜。她說:「粵語是很難學的,記得在片場時,除了台詞以外,我都聽不太懂他們聊天的具體內容,只能憑感覺。當時為了揣摩角色,我經常問工作人員,那些台詞的發音、意思還有語氣,讓他們反覆的說給我聽。」

戲中林家棟對她恨之入骨,經常向她拳打腳踢,回想首次跟家棟見面,劉雅瑟的第一句話就是『之後你打我的戲,你都可以來真的。』然後家棟也回應道『我也喜歡來真的。』不料一語成讖,讓她忍不住笑言:「沒想到這麼真,他打得那麼實在,但是這也讓我們之間形成了一種默契。」

廖子妤考察街友吸毒

另一邊廂,首次飾演罪犯角色的Fish直呼刺激,皆因她一直期待參演一部探索人性的電影。而戲中她扮演一位癮君子,為了更加貼近角色,她特別在居住的深水埗附近考察,她說:「我當時居住的地方算是龍蛇混雜,會有些無家者躺在街邊,明顯已經『上電』,那麼我在自己的安全範圍下觀察他們,已提供了很多靈感給我。」

此外,戲中她的角色更被斬去左手,事前她嘗試以襪包裹左手掌,令自己感受一下殘障人士在生活上遇到的不便,與此同時,她藉此留意到社會上無障礙設施仍有許多不足之處。「感恩接到這個角色,才讓我能設身處地,並明白到作為四肢健全的人是有多幸福。因為即使失去一隻手指,生活也會造成很大的不便。」

鄭保瑞導演無聲的壓力

終如願以償跟鄭保瑞合作的Fish,稱拍攝過程最痛苦的並非肉體上的折磨,而是擔心達不到導演要求,使她精神上備感壓力。「拍戲時被打、污糟而皮膚敏感等情況都是有辦法解決的,但對我來說,猜度的過程是最痛苦的。因為導演是個要求高的人,他並不是那種火爆發脾氣,而是會說出『你可以做得更好』,這句說話已包含許多意味。」

對此,劉雅瑟點頭以示同意,更笑指導演「變態」,意指態度變換得很快。「他拍攝前很隨和,但一開始拍攝的時候就很嚴肅認真,他也不會直接指出你的問題,就是靜靜地不說話,所以我摸不透導演的心。」但正因為跟鄭保瑞合作過後,她對劇本的要求開始變得更高,因此拍完《智齒》半年後一直都沒有接拍其他電影!

﹏﹏﹏﹏﹏﹏﹏﹏﹏﹏﹏﹏﹏

服裝:Louis Vuitton (廖子妤)

髮型:ZapTang@ Toni & Guy(廖子妤)

化粧:King Yip @KingsMakeup(廖子妤)

﹏﹏﹏﹏﹏﹏﹏﹏﹏﹏﹏﹏﹏

圖片:陳國峰、電影公司提供

作者:曾嘉善

責任編輯:馮柏偉

廖子妤原本參加試鏡《智齒》的女主角「王桃」,雖然最終落選,後來卻選上「可樂」一角。

在芸芸過百試鏡演員中,內地女演員劉雅瑟成功當選女主角,飾演剛出獄不久的年輕街童「王桃」。

戲中林家棟對劉雅瑟恨之入骨,經常向她拳打腳踢,但二人之間已建立默契。

劉雅瑟戲中在雨水、泥濘及滿布老鼠曱甴垃圾的後巷被暴打、被性侵,受盡皮肉之苦。

劉雅瑟和 Fish 不約而同指鄭保瑞導演是個要求高的人,時常讓她們覺得捉摸不定。

劉雅瑟為演出而苦練廣東話,更獲拍檔林家棟大讚非常流利,令大家在演戲上零隔膜。

廖子妤在戲中飾演被社會遺棄的吸毒者「可樂」,更被斬去左手。

廖子妤為了更貼近癮君子的角色,特意在當時居住的深水埗實地考察,觀察吸毒者在街上打針的過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