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北都」低碳區 重構港發展優勢

評論‧世情 2021/11/25

分享:

特首林鄭月娥在今年10月公布的施政報告中,提出發展北部都會區。這個規劃和建設藍圖十分宏偉,涉及面廣闊、發展周期長,自《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報告書》公布後,引起社會各界廣泛討論,包括從城市規劃、科研發展、財務融資等角度進行探索。筆者認為有一點很重要,就是為北部都會區注入可持續發展的元素,建設成一個碳中和的北部大都會。

注入可持續發展元素 達碳中和

日前於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按與會各國代表達成的《格拉斯哥氣候公約》(Glasgow Climate Pact),大家取得共識,將全球氣溫升溫幅度控制在攝氏1.5度內的目標,並明確提出減少煤炭用量。因此,減少碳排放和達到碳中和,已是全球未來發展不可逆轉的大趨勢。

細看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計劃將改造300平方公里的土地,用於再工業化、創新和科技發展、住屋和生態保護等;事實上,整個北部都會區其實具備可持續發展、低碳和社會適應能力等巨大發展空間。

落實這些開創性的工作,一則將使香港獲得更多寶貴專業知識,形成更好的發展優勢,並且可以為本地人才提供更多培訓機會;二則打造一個低碳、碳中和的大都會區,完全切合全球未來發展的大勢。

按照北部都會區規劃藍圖,提出發展「雙城三圈」,「雙城」指香港和深圳,「三圈」即包括深圳灣優質發展圈、港深緊密互動圈、大鵬灣/印洲塘生態康樂旅遊圈,並以20年時間,基本建成北部都會區,強化香港與深圳共同發揮粵港澳大灣區「雙引擎」的功能,建設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並為香港市民締造一個宜居宜業的美好家園(《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報告書第114段)。

很顯然,北部都會區戰略是有道理的,因為香港和深圳將因更好的融合而受益。事實上,這個發展鴻圖計劃是前所未見的,因此有甚麼比在早期階段將其規劃為碳中和大都會更好的項目呢?

再者,國務院於上月24日印發《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的通知》,提出深入貫徹和落實國家關於碳達峰、碳中和的重大戰略決策,並紥實推進碳達峰行動,可見謀求都會區發展取得碳中和,不僅符合追求碳中和的目標,更是香港未來可持續發展的有力基礎。

一個具有氣候意識的大都會,是一個盡可能實現碳中和的大都市,此舉顯然需要我們的官員有前瞻性的眼光,及早作出謀劃。在這方面,其實有很多學者和專業人士樂於為此攜手合作、出一分力,為北部都會區的碳中和目標作出貢獻。

誠然,這項宏偉計劃將耗用大量人力、物力和資金,難免出現異議聲音,甚至會被視為耗時太長而受到抵制,但規劃也將是開創性的,將讓香港獲得寶貴的專業知識,從而最終形成優勢,也是培養本地人才的絕佳機會。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曾表示,香港人可以參與北部都會區的融資;與此同時,香港在工程和建築環境方面,亦已經擁有非常強大的政府和私營人才。

借助自然力量 提升社會適應力

在北部都會區的規劃下,相信未來香港和深圳的發展將慢慢變得「唇齒相依」。官員在考慮發展大都會區時,其中一項重要工作,是設計和建造基礎設施,足以抵禦氣候變化導致的海平面上升、風暴吹襲、山體崩塌、山泥傾瀉等問題。

他們除了要評估上述問題的威脅程度外,還應該制定一個讓自然發揮更大作用的方法,以提升社會的適應力。例如,應對海平面上升,不僅僅是建造高壩和巨大閘門,荷蘭經驗就是一個很好的借鏡例子:荷蘭大部分地區都低於海平面,但當地是採用「與水共存」的空間哲學,而非堵截式、敵對式的頑抗。

建「海綿城市」 防洪兼保護生態

荷蘭人設計和建造了池塘、湖泊、公園、廣場甚至車庫,當海水氾濫時,它們可以兼作水庫。記得今年10月,颱風圓規襲港,掛起八號風球,這是不到一周內,香港第二度受強烈風暴吹襲。在重新構想整合「雙城三圈」的北部都會區計劃時,香港和深圳可以從中學到甚麼?得到甚麼啟發?畢竟,我們生活在沿海地區,如今面臨風暴潮和海平面上升的高風險,而在氣候變暖的情況下,局面很有可能會變得愈來愈糟糕。

由於香港經常出現大雨,政府的規劃人員和工程師對於管理水流相當有經驗,在城市多處建造了「藍綠基礎設施」。所謂「藍綠基礎設施」,就是結合自然和工程的功能,借助自然力量幫助管理水流,比使用大量混凝土製造管道,將水引向大海更好。

目前,內地不少城市通過結合自然和工程的力量,建設成「海綿城市」,防洪防澇同時兼具生態環境保護功能。「海綿城市」為一個比喻,指城市如海綿一樣,降水時能「吸水」,平時則可把蓄收在海綿裏的水「擠」出加以利用。

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模仿自然功能的環境設計和工程設施,對港深兩地整合發展可以合力制定出一個適切的綜合計劃。事實上,北部都會區為香港和深圳提供了一個絕佳機會,在一個如此大規模的發展規劃下實踐新方法;這也符合特區政府把北部都會區發展成創新和技術中心、「城鄉融合」發展、開發與環境保護並存的大都會之期盼。

拓研發中心 推動再生能源發展

當前,內地政府鼓勵將智能光伏發電納入樓宇發展,以促進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香港在這方面也應該採用相同技術,並發展成為研發中心,政府和私營機構可以共同努力,推動實現這一轉變;由此亦可清楚看到,今天所有的基礎設施,都包含信息與科技的組件,本港的發展顯然也需要聚焦於這個領域。

總而言之,提升社會適應力,可應對水浸、強烈風暴、山泥傾瀉等氣候變化帶來的後果;再者,我們也能夠從這些方法中,辨識到哪個方法可以實現碳中和,甚至做到負碳效果。

北部都會區發展規劃還包括一項「積極的保護政策」,計劃恢復數百公頃的濕地和魚塘;如何管理這些濕地、魚塘以及大片森林區域,將影響到減碳的成效,而在這個過程中,可能累積到可觀的「碳信用額」。

過去不少人批評政府缺乏長遠規劃,如今政府史無前例提出這個宏偉和充滿機遇的發展規劃,無論從發展角度,或是順應全球減碳大潮流的角度,把北部都會區打造成碳中和大都會,是值得各方共同努力推動和實現的目標。

無論從發展或是全球減碳大潮流的角度,把北部都會區打造成碳中和大都會,都是值得各方共同努力推動和實現的目標。(資料圖片)

撰文 : 陸恭蕙 香港科技大學環境研究所首席發展顧問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