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內外

副刊版 2021/11/26

分享:

幾個月前,搜尋網站百度根據職場人搜索大數據的最常見詞彙,發表了《當代職場人更好生活圖鑑》報告。其中一項很有趣,數據發現年輕職場人心願清單中,有以下幾點:準時收工、減肥成功、提前退休、財務自由、脫離單身。以上五項當中,脫離單身居然是年輕職場人最渴求的心願,甚至超過了財務自由。香港情況也差不多。

經常接觸年輕人的好處是,他們教曉我很多潮語。幾年前,首次聽到他們說:「好想出pool呀!」「我畢咗業成年都未出到pool,真失敗!」我不明所以,還傻傻地問究竟是carpool(合夥共用車去某地點)還是swimming pool(游泳池)?原來兩者皆非,出pool是指有拖拍,即內地和台灣的「脫單」。

看見他們如此坦白和充滿憧憬,我笑着說起錢鍾書的小說《圍城》:「城內的人想出來,城外的人想進去。」錢所指的城牆是婚姻,但用「圍城」去形容「渴望得到愛情,得到後又發現不外如是」也切合。我把這個喻意跟年輕人說了,莫不以慨歎兼自嘲回應:「想逃脫的,至少他們入過城吖!我哋依家連入都未入過,無資格講逃脫呀!」說時悲壯,聽得我仰頭大笑。

悲壯過後,他們又問:「真的個個入了圍城後想逃走那麼恐怖嗎?」「不,寫《圍城》的錢鍾書認識了他口中『最賢的妻、最才的女』楊絳後,這樣寫道:『遇見你之前,我沒想過結婚;遇見你之後,結婚,我沒想過和別的人。』」一九九四年,錢鍾書病重住院,逾八旬的楊絳獨自照料丈夫,無微不至,只一心念着「鍾書病中,我只求比他多活一年。照顧人,男不如女。我盡力保養自己,爭求『夫在先,妻在後』。」楊絳在丈夫與女兒相繼離世後,於九十二歲高齡寫下《我們仨》,閱畢此書後,你們會驚歎,人間竟有如此堅毅又柔情的女子,以及如此歷久不衰的妙曼愛情。圍城不恐怖。」我細細道來。

當然,決定一個人想在城內安留還是速逃,伴侶的質素和水平最關鍵。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