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選制重質不重量 比較往昔沒意義

評論‧世情 2021/11/29

分享:

有報道指建制中人頗擔心12月19日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將會很低,亦有評論指由報名至今的選舉氣氛不夠熱烈;此外,也有學者提出可用「加權」的方法計算,投票率云云。

留意這類說法往往涉及與過去的投票率比較,故從本質而言並不恰當,因為中央今次改變本港選舉制度,其務求「完善」之總體方向乃重質不重量--即本來就沒有打算推高投票率此目的,更由始至終把重點放在誰可參選,以及用甚麼手法當選。既然是重設一條新的起跑綫,與過去的數字比較便沒有甚麼意義。

3大原因 立會選戰硝煙減

以科學的方法分析論證,這次選舉競爭的激烈程度客觀上就不會很高,主要原因有三:

(1)地區直選由比例代表制轉為雙議席單票制--不論是學術研究預測還是實際經驗觀察,比例代表制一般都被視為較容易吸引選民出來投票,當中原因非常簡單:由於比例代表制有利於小政黨出綫,所以支持它們的選民往往有較大意慾投票,畢竟有時就算只獲8%至10%的總得票亦足夠當選。結果是一眾小政黨為求出位,紛紛變得立場偏激或聚焦敏感議題(近年常見例子是主打反對新移民)。

相反,今次地區直選採用了雙議席單票制,加上泛民缺席選舉,泛政治化議題及反共宣傳隨之消失,故建制派候選人最合理的選戰策略,必定是關心基層者得一席,而聚焦中產利益者則取另一席,於是小眾權益會相對被忽略,相關選民出來投票的興趣亦自然下降。

(2)公眾要面對的關鍵議題單一且有共識--隨着今趟選舉制度轉變,輿論一般相信,政府短期內重啟政改以求達致普選之可能性較低,何況政治現實是現時香港的最大問題,短期必然為「防疫抗疫」,而中長期則肯定是「房屋供應」。

在近月疫情長期「清零」,加上《施政報告》提出北部都會區以求多管齊下增加土地供應的情況下,透過積極出來投票,好讓政府知道市民很憤怒的政治氛圍並不存在,也就是選民沒有一種必須出來投票的迫切感覺。

(3)新人不能靠口號,而選民對其能力認知不足--承以上分析,在前年區議會選舉中,由於許多反對派支持者純粹要表達對政府不滿,故寧可投票予自己不認識的「政治素人」,亦要千方百計阻撓那些具豐富政績的議員連任;可是,今次立法會選舉以新人身份參選者,即使市民願意給予年輕一代機會從政,也要看清楚其實力,而不會單憑一紙政綱,便貿然投票給他們,所以即使有建制派選民不想再投票予熟悉的面孔,亦可能會選擇多觀察4年,而未必出來投票。

西方力谷投票率 社會更分化

事實上,過去西方社會強調要推高投票率,箇中論據主要圍繞「認受性」(legitimacy,又稱正當性或合法性),簡單來說,可以理解為投票率愈高,代表愈多人參與,因此等於認受性愈高。

當然,這種推論存在很多潛在問題,例如最典型的反駁就是沉默的大多數並未表達意向;再者,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西方多國近年在民主選舉過後,大量國民「不服輸」,亦不願意放下成見,未能讓國家團結一致,解決眼前危機,更令社會日益分化、問題加深,例如特朗普支持者於拜登正式當選美國總統後,仍堅決抗拒接種新冠疫苗,共和黨領導的州份之疫情死亡率與其他州份的差別,在今個月更達新高。

追求「政績認受」 提升管治質素

在概念層面分析,完善選舉制度的核心自然是「愛國者治港」,但在這個基礎上如何提升管治質素,則似乎不在於追求「選票認受」,而在於「政績認受」(meritocracy),意思是怎樣善用立法會議員身份,為相關界別謀求福祉。以這個角度看,則地區直選、功能界別和選委會界別的候選人,應當在未來幾星期展現以下才能:

(一)地區直選--由於大部分區議員已辭任,新一屆地區直選的立法會議員應積極填補已辭任者之角色,並藉機拓展票源。因此,參與地區直選的候選人,實不必重申自己對全港性議題的看法,卻應抓緊機會,到個別被忽略而又缺乏區議員跟進的選區拉票,提出一些針對該區、同時惠及鄰近地方的政策建議。

(二)功能界別--功能界別選民主要看自身利益,所以能否在明年疫情期間,為業界爭取更多針對性措施,可謂至為關鍵。目前的評估是,過去兩年為業界多番「成功爭取」者,雖然有較明顯優勢,但隨着香港要進一步融入大灣區,功能組別也需要盡快世代交替,因此很多新人即使勝算不大,但也應藉今次機會表現自己的政治承擔,以及掌握未來形勢,尤其應熟悉內地政策,懂得怎樣透過內循環強化產界競爭力,從而令2024年交棒變得更順理成章。

(三)選委會界別--由於選委會界別是51人爭奪40席,加上採用全票制,所以必然是沒有菱角的候選人佔優,畢竟選委會內各派系之間講求和衷共濟及團隊精神,過分強調自己個性者其實並不合適;另一方面,由於這個界別的立法會議員少不免會被外界標籖「由小圈子選舉產生」,所以他們必須同時具備親和力以及政策分析能力,藉此證明自己的「政績認受性」,並有能力在相對民粹的地區直選議員和聚焦業界利益的功能組別議員之間居中協調,從而提升管治效能。

作者認為,今屆立法會中央完善選舉制度之總體方向乃重質不重量,故比較歷屆投票率意義不大。(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