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小說改編電影《Drive My Car》 還原喪妻男人的寂寞和傷痕

副刊版 2021/12/07

分享:

分享:

由小說改編的電影一向能早早得到關注,然而觀眾是否喜歡,或書迷是否賣帳,卻總是一大挑戰。近日兩套改編自著名作家的電影《第一爐香》和《Drive My Car》,兩者待遇可謂天差地別。前者一片負評,後者不只在國際影展獲獎,村上迷亦看得滿足高興。

電影《Drive My Car》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同名篇章,舞台劇演員兼導演家福(西島秀俊飾)與妻子本過着幸福美滿的生活,卻因太太驟逝而灰心喪志。妻子遺下的一盒卡式帶彷彿成為他思憶舊日時光的媒介。兩年後,家福遇上寡言的女司機美沙紀(三浦透子飾),在盛載亡妻回憶的車上,兩個陌生人的簡短交流演變為坦率的剖白。

電影早前在康城影展連奪三獎,包括最佳劇本獎、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及天主教人道精神獎。在亞太電影獎、哥譚獨立電影獎及紐約影評人協會再獲最佳影片,更將代表日本報名角逐來年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去年揚威奧斯卡的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更盛讚:「《Drive My Car》證明濱口導演達至大師級境界」,在國際上掌聲一片。

導演自言非粉絲

村上春樹多年來均為諾貝爾文學獎大熱,縱然村上本人和書迷早已視這「名利」為浮雲,但這位70年代末出道的日本作家,影響力至今遍及亞洲及歐美國家。因為小說廣受歡迎,過往已有數部小說改編電影,包括《東尼瀧谷》、《燒失樂園》及《挪威的森林》等。

這次的改編作品出自村上2014年出版的短篇小說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全書7個短篇故事,圍繞現代都市一群「失去女人的男人們」。導演濱口龍介以同名篇章《Drive My Car》為主體,再抽取另外兩篇《雪哈拉莎德》和《木野》的內容加入。

濱口龍介曾說過自己並非村上春樹的忠實粉絲,但讀過並喜歡他的作品,或許就是這一點,比作為張迷的許鞍華更有優勢。二十多頁的短篇故事,場景幾乎都在一輛車上,角色亦不多,導演卻拍出了3個小時的作品。當然添加的細節眾多,甚至加入另外兩個故事的內容。兩個沉默寡言的人,一個是喪妻男人,一個是喪母又沒有爸爸的少女。失去、疏離,村上小說中的永恆主題,電影不只豐富了內容,亦強化了這一男一女的孤獨感。

《凡尼亞舅舅》對白穿插

主角家福的角色是位舞台劇演員兼導演,正在排演《凡尼亞舅舅》。小說中幾乎沒有出現劇中對白,只由女司機唸出一兩句。然而電影中幾乎有大半時間,都穿插着由亡妻預錄的對白,彷彿兩個文本的互涉。《凡尼亞舅舅》中的絕望,對照家福的壓抑,將小說中淡然的無力感變得沉重。對村上迷來說,這種改變「重量」的做法,不見得討好,然而作為電影,卻充滿了張力。

頗為有趣的是導演將《凡尼亞舅舅》的選角、排演統統補拍出來,分別由來自台灣、韓國、菲律賓等不同亞洲國家的演員以母語排演,感覺新穎,有一種「巴別塔」的意味。

電影最後是家福和美沙紀在雪地的剖白,激烈得像在演出舞台劇的演員。熟悉村上風格的書迷相信會感到突兀,如此聲嘶力竭的自我告白,與整部電影的疏離和淡漠對比,反差極大。也許,電影總是需要這樣的「高潮」和「反轉」,才夠張力。(上映日期:12月9日)

作者:王嵐

責任編輯:郭秀芳

村上春樹作品《沒有女人的男人們》中,其中篇章《Drive My Car》是個圍繞兩人一車的故事。(電影劇照)

男主角西島秀俊出道將近 30 年,曾憑多部日本影視作品奪得最優秀男演員獎項。(電影劇照)

出場不多卻令人印象深刻的家福亡妻,以話音撑起後半部電影的氛圍。(電影劇照)

年輕演員岡田將生(左)在戲中飾演家福和妻子關係中的關鍵人物。(電影劇照)

戲中有不少舞台劇場面,其中韓國手語演員的排演尤其令人動容。(電影劇照)

飾演寡言女司機的年輕演員三浦透子在戲中表現出色,將兩人之間淡薄又微妙的交流掌握得恰到好處。(電影劇照)

執導的是日本新一代代表導演濱口龍介(左),擅長在日常中發掘戲劇性,以出色的劇本及創作力技驚四座。(電影劇照)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