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三獎之作《美國女孩》 林嘉欣演活真實母女牽絆

副刊版 2021/12/10

分享:

分享:

擅長拍攝家庭倫理題材的日本著名導演是枝裕和,曾在著作中說道:「因為是家人所以不會了解。」互相理解、體諒的家庭關係並非必然,反而愈是親近,卻愈容易互相傷害。剛在今年台灣金馬獎上大豐收的電影《美國女孩》,說的正是這種愛恨交纏、充滿誤會和傷害,卻又相互珍惜的典型亞洲家事。

《美國女孩》上月剛在第58屆金馬獎奪得最佳新導演,最佳新演員及最佳攝影3項大獎,更同時獲得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亞洲電影觀察團推薦獎,以及觀眾票選最佳影片。電影早前在優先放映中得到觀眾好評,昨天於本港正式上映。

劇本由導演阮鳳儀以個人真實經歷為藍本創作,一家四口的家庭,因美國夢而分隔兩地。兩姊妹與媽媽在美國生活,獨留父親一人在台灣工作。阮鳳儀曾在訪問中指,自己在戲院看去年獲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電影《農情家園》時,看得淚流滿臉,就是因為電影中那個家庭因美國夢而受盡折磨,和自己的經歷接近。

即使觀影前不知道電影的創作緣由,看見戲中媽媽王莉莉(林嘉欣飾)和大女兒梁芳儀(方郁婷飾)之間既遏抑又激烈的衝突,都會察覺得到那種赤裸裸、血淋淋的真實母女瓜葛。

反叛源自迷茫

電影講述原在美國生活的三母女,因母親患上乳癌,無力在當地治療,遂遷回到原生地台灣。正值青春期的大女兒好不容易適應了在美國的生活,再度毫無預警地離開。學校的巨大變化,加上母親的病而籠罩的陰霾,令她迷茫失措,也無力面對,選擇以叛逆行為來抗衡。

母女關係從來複雜,不如母子或父女般溫情又依戀。戲中母親患病,治療過程煎熬,堅持料理全家飲食之餘亦沒有將家務擱下。然而苦心付出,卻往往因一句衝口而出的氣話而被漠視或曲解。電影其中一幕,王莉莉在廚房為女兒們搾果汁,邊搾邊摀着肚子忍痛,搾好兩大杯拿出來讓女兒喝,大女兒嫌棄地拒絕,王莉莉便厲聲責罵:「以後得癌症不要來怪我!」聽在大女兒耳中,彷彿在不斷提醒她,母親是個病人。本來已無從面對大人患病這一事實的她,只懂得更惡劣地回嘴反駁。

電影中大女兒時時都在強調自己不想回台灣,不斷要求回美國。導演將她重回台灣上學面對的不適應,從課業的壓力、教育文化表述。追求名次的心態、公開羞辱的訓導方式,在18年前的台灣是理所當然,但對於一個在美國生活了5年的少女來說,卻是翻天覆地的轉變。從資優生一下子成為考試不合格的失敗者,大女兒梁芳儀的逃離心態不難理解。

期待反成傷害

導演不諱言自己非常喜愛電影《Lady Bird》,甚至直搬當中一句對白:「我希望你成為更好的自己。」「如果這已是最好的我呢?」《Lady Bird》中,是母親與女兒的對話,母親希望女兒做得更好。而在《美國女孩》中,角色則倒轉,從女兒梁芳儀口中說出,希望母親能更努力做得更好,她的同學則反問:「如果這已是她的最好呢?」「做個更好的自己」聽來無傷大雅,只是一句激勵的說話,但這種期望,尤其來自最親近的家人時,有時卻是令人倍感無力的傷害。

妹妹後來染病入院,兩母女難得獨處,姐姐終究將內心的恐懼說出來,希望母親不要死;媽媽沒有回答,而是忍着眼淚告訴女兒自己很愛她。看似自說自話,卻已從互相傷害,變成療癒彼此。導演指,這個故事是獻給所有深愛着、卻沒有勇氣溫柔的人。電影感人至深,情真意切,仿如女兒給母親的一封情書。(上映日期:12月9日)

作者:王嵐

責任編輯:馮柏偉、王嵐

林嘉欣主演的台灣電影《美國女孩》,講述從美國回流的母女生活,榮獲今屆金馬獎三項大獎。(電影劇照)

林嘉欣在戲中飾演確診乳癌、從美國回流台灣接受治療的兩孩之母。(電影劇照)

電影刻劃一家四口的日常,有爭吵也有溫馨時光,平實感人。(電影劇照)

戲中兩個女兒性格各異,小姊妹間的爭執和友愛自然可愛。(電影劇照)

正因愛恨糾纏,令母女間的火花激烈,互相傷害卻又心存珍愛。(電影劇照)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