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香港保衞戰 遊走柴灣赤柱記念戰爭遺痕

副刊版 2021/12/11

分享:

分享:

80年前的12月,香港正捲入太平洋戰爭的風眼中,日軍於12月18日開始攻擊,晚上登陸香港島,香港守軍展開頑抗。今天的的西灣國殤紀念墳場、赤柱軍人墳場,仍然豎立着昔日駐港英軍、加拿大陸軍的墓碑,莊嚴肅穆,遙憶這場80年前慘烈的香港保衞戰。這次由資深歷史導賞員翁漢輝帶路,從港島東區探索這場戰爭的遺迹及墓碑背後的人物誌,以誌曾守衞香港的千秋英魂。

遊走墳場,會教人憶思歷史和生命的意義,尤其在1941年的香港保衞戰。首站是柴灣的西灣國殤紀念墳場,這處建有一座紀念亭,紀念亭的正面有墳場的名字、一把如十字架的長劍,並且註有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年份。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加拿大兵殉葬處

在紀念亭內的紀念牆,刻有在香港保衞戰中陣亡或死於戰俘營的2,071位軍人的名字,他們的遺骸或墓地已不可尋獲,其中有1,319人是英軍、228人是加拿大軍,縱覽山丘間起伏的墓碑,綠草如茵,教人感慨戰事下的浮生造化。

1941年12月進攻香港的日軍,配備精良,反觀香港的英聯邦軍隊則裝備較差,既無訓練,又無作戰經驗,加拿大士兵更只是在開戰3星期前來港(部分是溫尼伯近衛兵團),他們也多是20歲出頭的青少年。在此墓園中,也特闢一個平地安葬,還配有加拿大國旗致敬,氣氛莊嚴。

為記者講解的,為資深歷史導賞員翁漢輝。他本身是中學老師,畢業於浸會大學歷史系,在學至今於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文化博物館、古物古蹟辦事處擔任導賞員的義務工作,公餘時愛發掘香港的不同地方考察歷史,也帶領各企業組織「探古尋源」。他說此墓園中葬了加拿大軍人羅遜准將(Brigadier John K. Lawson 1887-1941):「他於香港保衞戰期間,負責香港守軍西旅指揮。因抵抗日軍包圍,他於12月19日早上與司令部的莫德庇少將通話:『l am going outside to fight it out』再帶領軍隊突圍時戰死沙場,其遺體於12月23日被日軍發現。日軍覺得羅遜准將英勇戰死,於是在他犧牲的守軍西旅指揮部不遠處下葬他的遺體,並立碑去紀念他,戰後其遺體被遷葬於此。」其場面之英烈,足以拍一齣電影予以留念。

赤柱軍人墳場 遙念聖士提反書院屠殺案

去完西灣國殤紀念墳場,下站則是赤柱軍人墳場。遊走其間,永遠有一份寧謐的感覺。它在小山坡間,面積不大,卻盛載着香港沉重的歷史。這墳場是香港開埠初期,為安葬香港駐軍及其家屬而設,墳場曾關閉達70年,在1942年重開,以便安葬在香港逝世的戰俘,或在拘留營中死去的平民。

這墳場葬下691名戰爭死難者,其中有陸軍、海軍,他們有488名是英國人,20名加拿大人,都曾為保衞香港獻出生命。翁漢輝說赤柱軍人墳場有幾個墳地,除了一眾駐港英軍、香港義勇防衛軍外,還有譚長萱。「慘案發生於1941年12月25日,他是被殺害的聖士提反書院中文科主任。日軍侵略香港時,譚長萱選擇留守校園保護學生。12月25日凌晨,日軍逼近該校,約200名日軍攻入已經掛起紅十字旗幟的書院大樓內,刺殺醫生及學校員工,以及躺臥在病床上的56名傷兵,並強姦院內護士,譚長萱亦因保護學生而犧牲,享年41歲,其遺體起初由學校員工埋葬於赤柱村。戰後,聖士提反書院舍監馬田牧師將其遺骨移葬至赤柱軍人墳場內。」

...................

二戰機槍堡遺址

除了兩處墳墓,在舂坎角及淺水灣仍有戰時的炮台遺痕。淺水灣機槍堡遺址建於1930年代末,為駐港英軍為了防禦日軍的海岸侵襲,在港島一共建了72組灘頭防禦的機槍堡,其中一個就是淺水灣17號(PB17)機槍堡。

位於淺水灣海灘西面的機槍堡已局部被沙覆蓋,現在只能見到房頂,機槍堡後方原有一座探射燈掩蔽體,用以照射敵方,協助機槍堡內士兵發動攻擊。可惜該掩蔽體於早年已被拆卸及填平,現在已改建成公園。

另外,舂坎角炮台則於1938年動工,於1941年1月完工,炮台隸屬英軍東岸射擊指揮部。炮台以上下兩層各建有一個炮位,各裝備一門海防炮,並附設有探照燈。炮台位處赤柱半島西部的舂坎灣海濱,主要用於保護赤柱半島,防止敵軍在舂坎灣登陸並威脅赤柱炮台的後方。1941年12月8日,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並入侵香港,雖然位於港島的炮台有效阻止日本海軍艦艇駛近香港島助戰,但因作為入侵香港主力的日本陸軍是採取由北向南的攻勢,所以在香港島南岸的大部分炮台對戰局沒有顯著的影響。

作者、責任編輯:馮柏偉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在盡頭的平地是加拿大士兵的殉葬處,其墓碑都有一片楓葉,氣氛莊嚴肅穆。(馮柏偉攝)

紀念亭後的墓園入口有一座紀念所有陣亡軍人的白色方柱狀碑石,亦即「國殤石」,刻有(THEIR NAME LIVETH FOR EVERMORE)的碑文,即是「他們的英名永垂不朽」。(馮柏偉攝)

墳場入口是一把如十字架的長劍,並且註有代表第二次世界大戰年份的「1939」及「1945」的字樣。(馮柏偉攝)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的記念亭,由英國建築師奧基斯(Colin St Clair Oakes)設計,面向山巒簡素而聖潔。(馮柏偉攝)

在西灣國殤紀念墳場的羅遜准將(Brigadier John K. Lawson 1887-1941)的墓碑,他也是加拿大軍在香港二戰中戰死的最高階軍。(馮柏偉攝)

赤柱軍人墳場,不少是在拘留營中死去的戰俘和平民。(馮柏偉攝)

赤柱軍人墳場內還有 7 名在香港保衞戰中喪生的法國軍官,也在此下葬,記者走訪當天,法國領事館還派人獻花致敬。(馮柏偉攝)

墳場內的譚長萱墓,他是赤柱聖士提反書院的中文科主任,日軍入校時,因留守校園保護學生而犧牲。(馮柏偉攝)

舂坎角炮台則於 1938 年動工,於 1941 年 1 月完工,炮台隸屬英軍東岸射擊指揮部。(被訪者提供相片)

淺水灣機槍堡遺址建於 1930 年代末,為駐港英軍為了防禦日軍的海岸侵襲。(馮柏偉攝)

這次由資深歷史導賞員翁漢輝帶路,遊走柴灣及赤柱的軍人墳墓,了解 80 年前香港保衞戰的印痕。(馮柏偉攝)

欄名 : 本地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