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廚房》女神級評判陳曉樺 學廚為放低對摯愛亡父思念

副刊版 2021/12/11

分享:

分享:

在TVB剛播完的《男神廚房》裏,觀眾們除了能一睹各靚仔小生難得一見的下廚真面目外,當中還有讓人眼前一亮的「女神級」廚師評判Hilda陳曉樺。其實Hilda早在2017年已挾着謝霆鋒「鋒廚」之名嶄露頭角,並跟隨過多位米芝蓮星級廚師學師,早前更有機會親身到法國皇宮廚房見識,為總統下廚。會計碩士畢業的她,半途出家去學廚,原來並非甚麼「為理想放棄高薪厚職」,原因很簡單——藉着專注烹飪,放低摯愛父親離世的傷痛。

與Hilda的相識,倒是個緣份。還記得2017年時,有機會參加在澳門舉行的《米芝蓮港澳指南》10周年晚宴,當晚全球名廚濟濟一堂,但大家的焦點都放在壓軸出場的表演嘉賓,兼且是負責設計宴席甜品的謝霆鋒身上。他甫出場就氣勢逼人,那幕「摩打手chok爆唧朱古力」場面至今仍是熱話。不過那刻最引起我注意的,並非霆鋒本人,而是他身邊的幾位鋒廚助手,其中一位正正就是Hilda。晚宴過後,膽粗粗上前認識及「抄牌」,自此更成為好友,所以得知她會擔任《男神廚房》評判時,的確替她高興。

「這次能夠做評判,是非常巧合。我10月中回港後打算放個假,但幾天後就收到TVB的留言,說想邀請我拍飲食節目做評判,決定後很快便開拍,才有機會讓大家在幕前看到我。」無心插柳下獲得與Do姐同框演出的難得機會,但她回想起多年前的入廚之路,亦非順流。

為父親放棄藝術讀會計

會計碩士出身的Hilda,當初的首選其實是藝術,但她疼愛的爸爸卻是個生意人,為了不想令他失望,大學二年級時就轉修會計。不過她自細外向兼喜歡試新嘢,刻板的會計師生活自然不適合她,故畢業後就由美國回流香港,當上婚禮統籌師。那4年間,每次籌備的活動和婚禮難度都不一樣,極具挑戰性,她亦非常投入。可惜2015年突如其來的噩耗,卻改變了她的一生。

「那年爸爸因癌症離開我們,還記得他離世的那朝早,我召救護車送他去醫院,那刻我的心好像被大力扯了一下般,更直覺他會捱不住。後來他被送入ICU,醒了醒跟我們說幾句話就走了。當下我竟哭不出來,異常冷靜,怎料過兩天後才開始崩潰,完全失去重心。」失去爸爸雖將近6年,但每當Hilda提起這位一生中摯愛時,眼眶的淚已出賣了她。

「我有兩個哥哥一個細妹,但因為我是大女,爸爸就特別錫我。而且我細個很硬頸、固執,但他跟我說的每句話,我都一定會聽。他經常教我別那麼執着,凡事沒有如果,只有結果,以前這些話我是不了解的,但投身社會工作後,就發現很有得着,所以他的離去對我打擊及影響的確很大。」

想念亡父多年難釋懷

Hilda和爸爸的關係更親密到仿如一對「閨密」,她所有如拍拖等的秘密,爸爸總是會第一個知。而在《男神廚房》的最後一集裏,當嘉賓們提起與家人往事時,她亦忍不住淚和大家分享她對爸爸的思念。

「他絕對是當我如珠如寶,記得剛讀完書回來第一次見工,是爸爸車我去的。落車時我緊張到喊,他就會叫我不用怕,並安慰我:『就當係跟老竇傾計』,每次他也會用不同方法去開解我。而我去TVB拍攝的第一天,落車那刻我就想起他。以前工作時爸爸會在自己身邊,好像每次到最後那刻都會幫我加加油,讓我回復信心,可惜這次沒機會了。但臨出門口時我有上香給他,好像感覺到他一直陪住我一樣。」

要接受最愛的人完完全全離開自己,非一時三刻就能做到。Hilda就選擇了將悲痛的心情投放在烹飪之上,報讀了法國廚師會Disciples Escoffier舉辦的法國菜課程,接受約一年的專業訓練,期間更要到高級法國菜餐廳實習,一切由低做起。「讀大學時我已經愛上烹飪,會趁旅遊時順道去上堂。學廚真的令我很集中及放鬆,完全投入在這個空間裏,完成一碟菜式後會很快樂,根本沒時間去想其他事。」

不過Hilda笑言,學廚期間其實自己仍很封閉,不太願意跟同學交流,反而是後來到餐廳實習時,認識到一班志同道合的新朋友拍住「作戰」,生活變得充實,才稍稍釋懷,再次敞開心扉。「我真的很感激在學廚路上遇到的一班伯樂貴人,如給我首個機會踏入廚房工作的Ecriture總廚Maxime Gilbert、賞識我及帶我到米芝蓮盛事見識的謝霆鋒,還有以華人身份在美國闖出一片天的名廚甄文達,他樂意跟我分享他的成功之道,教曉我很多事,每位對我的成長也功不可沒。」

跟法國御廚皇宮實習

當然,還有掌勺法國總統官邸愛麗舍宮(Elysee Palace)逾25年的御廚Guillaume Gomez,Hilda亦因一次的「好奇心」,而有機會到皇宮廚房實習。「有次出席有廚藝界奧林匹克之稱的Bocuse d'Or比賽時認識到Guillaume,就膽粗粗問他可否到皇宮工作,怎料他一口答應,2018年尾時我就到那裏實習3個月。我曾經多次想到法國工作但都不成功,這次絕對是非常幸運。」

她負責的正正是總統馬克龍的膳食,雖然這皇宮實習期僅短短3個月,但也令Hilda大開眼界。「皇宮廚房的運作其實與普通廚房沒太大分別,約有20位廚師,但任何崗位都要試,就算最低職位的人隨時是米芝蓮3星廚,絕不聘用新手。而總統吃的料理亦非用上甚麼矜貴食材,是以傳統菜式居多,但簡單得來亦要處理得很仔細及精緻,非常考工夫。」

寧研究健康飲食棄全職

隨後她亦為2019年浪琴表香港馬術大師賽擔任客席廚師,要負責逾100人分量的晚宴,又曾經擔任埃科菲國際廚師協會(Disciples Escoffier International)的亞洲大使,但當大家對女廚「陳曉樺」開始有認識時,她偏偏決定選擇到澳門工作,於大型度假村內擔任名廚餐飲活動策劃。期間更不幸碰上疫情,幾乎兩年多沒回港。

「雖然烹飪對我來說的確很重要,但現在的我並不想做個全職廚師,始終女孩子青春及體力有限,做廚工時長,跟朋友家人的關係可能會疏遠。而我天生坐唔定,愛新鮮感,反而更想去放眼世界,在廚藝不同層面上增廣見聞。如我在疫情時就讀了一個營養科學課程,我本身對健康飲食非常有興趣,或許將來如能與不同名廚合作設計新菜單或Pop-Up活動,亦不錯吧。」

畢竟,在烹飪路上,她最希望做到的其實是藉着她親手炮製的美食去感動人,當然還有她心中最重要的「那位」。「有點遺憾爸爸看不到,雖然他口說不支持我學廚,但最後我夢想成真,相信他也會稱讚我,會叫我繼續努力。他現在必定是很開心,我希望他在天上會聽到。」

作者、責任編輯:黃依情

《男神廚房》的廚師評判陳曉樺,吸睛度絕不比一眾男神差,更是入得廚房,出得廳堂。(受訪者提供)

Hilda與港姐陳曉華撞名,曾經令觀眾誤會,但兩位都非常省鏡。(受訪者提供)

她非常感激爸爸生前留低的人生格言,是他臨走時送給她最寶貴的禮物。(受訪者提供)

Hilda與節目中多位男神成為好友,她說這次拍攝非常順利及開心。(受訪者提供)

謝霆鋒於2017年邀請Hilda及 Amanda S.做鋒廚,協助他在米芝蓮晚宴中做甜品。(受訪者提供)

Hilda非常痛錫爸爸(右),為了他甘願放棄鍾愛的藝術而修讀會計。(受訪者提供)

法國愛麗舍宮的廚房有大約20位廚師,全部也是大師級人馬。(受訪者提供)

曾經到法國皇宮廚房為馬克龍下廚,是個非常難得的經驗。(受訪者提供)

除法國菜外,她更自學做糖皮蛋糕,並曾為已離世的鍾士元爵士 100歲大壽製作賀壽蛋糕。(受訪者提供)

她笑言自己的學廚路上遇到不少貴人,讓她有機會與多位米芝蓮星級大廚合作。(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